第57章 聪明的苏和尚

    秦尧:“老兄你知道姚秦的事情?”

苏无求点了点头:“其习(实)也不系什么大秘密啦,很多家族核心层都鸡(知)道的。”

按说孔宰予也该知道的,只不过这货懒得修炼、疏于打听,又不怎么跟老爹交流遗族世界的事情,所以才没怎么了解。

苏无求表示,姚秦所在的真武山是道门超级宗派,比苏家在佛门里的地位更高。

这一点秦尧清楚,因为美女师父也说了,苏家家主的地位“只”到佛门四大护法明王的位次。但是真武山不同,当今道尊就在真武山!

一直以来,真武山修炼之风盛行,也是天下道门遗族的心中圣地。他们为了更好的培养下一代,特意建立了毓仙宫。

毓仙宫每年都会挑选最优秀的年轻弟子重点培养,等他们年满十八周岁之后,就会参加当年的综合竞争,也就是所谓的“千选”。

“千”只是个笼统的虚数,为了显示真武山人才济济、遗族繁盛,而实际上人数肯定不到这么多,多少有点吹牛波一的意思。

首先就是血脉浓度的比拼,十八周岁之后还无法达到三万分之一以上,就注定要被淘汰掉了。而后就是内部的咒法比拼战斗,最终会决胜出最强的前十名。

所谓最强不一定是武力战胜,有时候一些偏门也会得到相应扶持。比如孔宰予这类以诵读为主的辅助类咒法,一对一肯定吃亏,但是会得到考官的照顾加分。毕竟这类咒法一旦达到高处,比如孔维泗那种境界,恐怕比寻常攻击类咒法更可怕。

总之,每年都会优选出前十位,作为最后一关的参赛者。而这一关,就是真正的实战——投送到各地参与办案,而且给予遗族警官的身份!

每个案子根据难易程度不同,会被真武山毓仙宫划定不同的“绩点”,完成就可以获得。而半年下来谁完成的任务多,得到的总绩点最多,谁就是最后的胜者。

需要补充说明的是,要是参赛者遇到偶发的事件,虽然不一定是毓仙宫指定的任务,但完成之后也会相应增加绩点。

比如说偶然发现了江湖闲散遗族,并将之收编入籍,这种绩点很少,但顺手为之也不错;再比如火葬场绑架案,这种绩点就蛮多了,破获之后得到的奖励绩点还是比较可观的。

所以说姚秦在这里虽然没有破获龙城学院的指定任务,但也没算白来。

总之,十位最后的参赛者就是这样参与竞争,最终凭积累的绩点总数来确定最后的胜者。

这位胜者,就是毓仙宫这本年度的“仙苗”,不但会配给优秀的名师,还会得到各种辅助资源,以后的修炼道路上自然更加顺畅。

甚至,那些表现突出的“仙苗”还能偶尔得到道尊的指点!

当然这些参赛者、特别是最后一关的十位年轻遗族,都是真武山的优秀资源。就算没能成为本年度仙苗的其余九位,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,所以不容有失。为此真武山会为他们配备一位“护法者”,贴身保护他们的安全——高战庭就是这样一位!

为此,真武山内部各个派系也当然会竭尽全力,扶持自己一方的参赛小选手,肯定挑选最得力之人。不过真武山也有规定,护法者只能到嫡裔的境界,不能强得离谱。

你要是派一个真裔级大佬去护法,得了,几乎办任何案子都手到擒来,年轻选手还怎么展现自身实力,也缺乏了实战锻炼的效果。

因此各个派系挑选护法者的时候,只能选嫡裔高手,但又会是嫡裔之中超级能打的那种。

难怪高战庭能给人一种压舱石般的安全感,这家伙在嫡裔之中也是绝对上流的存在。

但就算有这种级数的强者为护法者,任务失败率还是很高的。原因很简单,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得到最多的绩点,这些自负为天子骄子、天之骄女的参赛者,选择的往往都是难度极大的任务。

而且不是一次任务,而是连续不停地做。

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就算你高战庭很强,但龙城学院凶杀案的凶手究竟多强?至少可能对姚秦形成伤害吧。万一高战庭保护不力,姚秦遇害也是有可能的。

再比如火葬场那件案子,面对黄文生这个老魔,其实姚秦险些就遭殃了。

所以说十个参加最终决赛的选手里面,有的可能提前受重创而退出,有的则可能差距拉得实在太大而放弃,甚至更有可能已经死在了执行任务的途中……

直至现在,坚持到最后这一个月的也只有姚秦和其余两组了。

“大眼萌妹竟然这么优秀。”秦尧不由得说道。

苏无求咂了咂嘴巴,想说什么,结果又没有说出来。

其实他想说的是,一个女孩子家正值天真烂漫的花季年龄,你以为她真的想参加这种日复一日且凶残危险的任务吗?

她就不想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,看个电影吃个烧烤逛个街吗?

而且就算是成为了“仙苗”,等待她的也不是安逸,反倒是开启更加勤奋的修炼征途。

有些事,本不该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要承受的。但是她没办法啊,她的师尊,她所在的派系,利益的大手推着她有进无退,像是棋盘上过了河的小卒子般身不由己。

或许也只有像国际象棋里的小卒子那样,真正冲到了最底线的时候,才可能升变为强大而无所不能的皇后。

但有几个兵卒具备这种强大的命运,更大可能是死在了征伐的路上了吧。

没办法,这是豪门大派或世家门阀青年子弟们的宿命。真武山如此,南都孔氏和苏城苏家也一样。

呵,年轻人。

只不过这些烦恼不会出现在秦尧这种闲散遗族的身上,说了也未必会感同身受。与其鸡同鸭讲,不如保持缄默。

看到苏无求不再说什么,秦尧拍了拍这个同龄人的肩膀:“也回去休息吧,明天一起送他们俩。对了,等他们走了之后,案子也就不用你协助调查了,那你以后啥打算?”

佛系青年憨厚地笑了笑:“都行,习(十)丈红尘哪里不系修行处。”

就服你这个生活态度,牛波一。

秦尧忽然眼睛一亮,乐道:“他俩虽然走了,但是护花大队还在,不如你也搬进103宿舍算了。”

妈蛋,万一凶杀案没有结束怎么办?万一强大的凶手真的来了,自己区区一个血裔还未必能应付。要是苏无求在这里就好得多,两人联手总会多一点自保能力。

反正学院允许他住,还知道他是警方请来的高手。

至于说秦尧的修炼,那就没必要瞒着他了,事实上只要不被普通同学看到就行。当初躲躲藏藏只是为了回避姚秦和高战庭,但现在姚秦知道他的底细了,而且都要走了。

而同为觉醒者,苏无求也有自己的修炼任务,大家互不干扰就行。

“都行。”佛系青年点头同意。

而且看得出,佛系青年也感受到了秦尧的信任,两人的关系不由得加深了一步。

于是就在他要返回宿舍的时候,忽然又停了下来,低声说:“秦尧兄,你那位美女西(师)父滴事情还没法解决么?”

噗……秦尧险些一个踉跄趴地上。

“你要吓死我吗我滴哥!”

真想不到啊,你竟然是这么深藏不露的苏和尚!

大家交往二十多天了吧,这家伙一直没提过这件事,现在怎么忽然提出了这件事?这小子,什么时候知道美女师父的事了?

而且秦尧这些天来虽然和美女师父接触过几次,但确认一直很小心,没有人监控到才对啊!

苏无求露出个淡淡的笑容:“那天你在火葬场停西(尸)间救了偶,而后又救了你滴美女西(师)父啊。但你美女西(师)父使用精神咒法抹去了姚秦他们滴记忆,而偶当习(时)昏迷中——其习(实)当习(时)已经醒啦,几系(只是)躺着休息,没有被催眠啦。”

艹艹哒……秦尧听得一头黑线!

妈个了蛋的,原来你那时候就知道了。但是这家伙还真够守口如瓶的,二十多天竟然只字未提。

很显然他知道秦尧和林教授当时是为了躲避姚秦,现在姚秦都要走了,佛系青年这才揭开了这件事。

二十多天都没有提,其实很知趣,也很够意思了。这些天来苏无求虽然嘴上没说,但确实是把秦尧当做救命恩人来对待的,没有对秦尧不利的意思。

“真要被你吓死了……”

苏无求笑了笑:“或许,你那美女西(师)父有难言之隐,不能和警方接触吧。”

废话,当时在停尸间里秦尧和林教授说了好多私密话呢,都被苏无求给听到了。

“不要担心什么,回头就说我西(失)踪后,苏家高手来寻偶(我)。虽然没有找到偶,但却意外救了你美女西(师)父就行了呗,也就不怕警方调查了。”

嗯,苏家的高手按照线索找到火葬场一带是有可能的,而后来虽然没找到被冰冻的苏无求,但却意外从高个子女凶手那里救出了林教授。

这么一来,遗族警方就算调查也死无对证,高个子女凶手已经死在麟城那场冲突里了。至于说去苏家调查?犯得着吗,而且他们也未必能迈得进苏家那道高高的门槛。

这确实是个好办法,利用了苏家强大的背景为担保,直接阻断了遗族警官的调查。

再说姚秦和高战庭都要调走了,大家的关系又已经这么和谐,事情已经极大的缓和,回头就算姚秦在千里之外听到林教授出现的消息,应该也不会非要盯着调查了。

所以说苏无求虽然帮忙是真的,但也不是个愣头青,而是非常会选时间火候。

这小子貌似木讷的光头里藏着一颗聪慧的大脑。

“这……多谢了!”秦尧讪讪的笑道。

苏无求笑了笑:“救命击(之)恩无以为报,介(这)点小系(事)算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