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伤离别

    其实照这么说来,孔家的圣诵还是有点牛波一的,只不过孔二傻子这个修炼者不够强。

秦尧:“那么苏无求呢,我早晨和刚才都看见他去食堂吃饭,这小子真是个顺其自然派,已经在这里住上了?”

不但住在了孔宰予的房间里,而且还照常打饭,感觉像是要长住的节奏。

姚秦:“他本来就是个云脚僧般的修行者,走到哪里算哪里,居无定所随遇而安。由于现在这件案子需要他配合调查,老高就希望他能留下来。”

那这个佛系青年肯定说“都行”、“没问题”了。

“那么这家伙的修为怎么样,能打吗?”秦尧有点关注这个。

姚秦摇头:“这混蛋就会笑着说‘一般般啦’、‘惭愧惭愧啦’,谦虚得像个大呆瓜。”

他不谦虚也像个呆瓜。

这倒好,他跟孔宰予两个,一个呆子一个傻子,住一起般配。

于是秦尧随后就成了姚秦的私人助手,虽然这个身份挺让大老爷们难为情。

偏偏他有了这半个“公职”之后,事态却又平稳了下来。连续半个月了,龙城学院里面屁事儿都没发生。

倒是在学院外头,慢慢刮起了一阵风暴。

自从麟城那桩冲突爆发之后,遗族警方高层肯定大为震怒,不但抽调了几乎可以调动的全部人马,而且将此事报请圣教处置。据说,连圣教都派遣了高手前来调查并围剿。

而且调查之中确认,对方就是天理会。这个邪魔组织一直在东部大区下属的东一区活动,以前其主要核心活动区域是东一区的首府城市麟城,而现在他们在东一区其余十二座城市的活动也明显频繁起来,包括龙城。

可以说,天理会之猖獗已经到了不得不打的地步。

姚秦的宿舍里,她和秦尧、高战庭正在分析形势。现在秦尧已经取得了两人的信任,经常参与他们的活动。

姚秦:“我估计,天理会总部遭受的压力太大,所以在龙城学院这边已经没有行动的能力,所以这么多天都一直风平浪静。”

高战庭:“也可能天理会已经在这里完成了任务,或许他们做完五次案子,行动就已经结束了。”

照这么说的话,其实就已经可以鸣金收兵了?

其实遗族警方的上层也有这样的观点,他们认为案子该查的查,但不至于一直将两员干将绑定在区区一个学院里面吧。要是十年查不出来,难道就让姚秦和高战庭在这里住十年?那要是三十年、五十年呢?总要有个结束时间的。

高战庭:“所以我刚刚接到了上面的电话,他们认为最多再给咱们一星期的时间。假如一周之后还没什么动静,那就把我们两个撤回去,只留下龙城当地的普通警察留守。”

姚秦其实不甘心:“那万一再爆发第六次案子呢!”

高战庭顿默了片刻,道:“那时候再回来。”

“去他的!”姚秦挺不开心。因为这件事有始无终,仿佛显得他们两个非常无能。

秦尧巴不得他们离开,乐呵呵道:“其实真可能像咱们分析的那样,坏人已经结束了在龙城学院的任务。

现在能确定和龙城学院凶杀案直接关联的遗族,也就赵振涛和丝袜男,后者还死在了这里。所以要是赵振涛再不敢出面的话,后续也就不会爆发新的案件了。

而赵振涛这混蛋在学院里这么扎眼,好多人都认识,不敢露面也属正常。”

说得虽然很在理,但姚秦还是抽了抽鼻子说:“我有种感觉——你这家伙怎么好像很希望我走啊。”

“瞧你说的,哪能啊,你一说走我这心里啊,感觉跟失恋了一样……再说我还指望你保护我呢,对吧。”

姚秦:“是啊,要是我走了,校医姐姐欺负你怎么办?”

“所以我要抱紧你的大腿啊。”

高战庭摇头:“其实我们可以对沈盈说一声,就说秦尧是我们的人,而且是要入籍的,到时候充当我们的编外协警。她就算胆子再大,真敢对付警方的人?除非不想活了。”

姚秦:“嗯,顶多只能让秦尧受受罪,发泄一下。不过老高啊,你就这么想回去吗?”

高战庭也有点苦恼说:“可你也知道,咱们现在已经落下多少了?当初以为龙城学院的案子破获之后,会得到足够丰厚的绩点。但是现在呢,咱们耽误的时间越来越多却一无所获。再这么耽误下去,我会被另外两组拉开更大的距离,那就追不上了。”

姚秦也有点泄气。

秦尧好奇道:“什么绩点?你们的评比任务?”

高战庭点了点头:“可以理解为一场奖励丰厚、惩罚痛苦的竞赛吧,输不起的那种。赛期为半年,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。”

这么严重?

那么现在姚秦等于已经浪费了快一个月了,要是继续等下去,还没等上级发话,高战庭就已经等不及了。

但是高战庭既然没说是什么“竞赛”,秦尧也不便多问——人家要是想说,就不用这么绕弯子形容了。

而秦尧心里暗喜,心道你们赶紧走,快。到时候林老师就能出现了,而你们两个也不至于专门盯着这边的事情。

高战庭又道:“其实我们可以跟上级说明,就说聘用了秦尧为咱们的助手,算是咱们这一组的留守人员。到时候一旦发现新的情况,我们随时可以杀回来,这案子还算是咱们办的,怎么样?现在交通工具这么便捷,一天就能回来。”

期间他俩可以继续接新的任务,不耽误在别的地方挣什么绩点。

姚秦不满意地撅着嘴点了点头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秦尧顿时愣住了:“你们让我打个下手帮帮忙就算了,怎么,走了之后还得让我在这里放哨啊。那可不行,万一真的遇到什么天理会的高手,我危险得有多大。”

姚秦翻了翻白眼:“是谁刚才信誓旦旦说这里的案子可能已经结束了呢?”

秦尧:“那不都是推测吗,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对吧。这样吧,你们给我点辛苦费——助手也得要工资的是吧,哪有白干活儿的。”

“德行!才请我几顿饭啊,就开始伸手要钱了,男子汉的风度呢。”姚秦哼哧着说,“私人助理啊,公家不给发工资的,还得我掏腰包。让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小萝莉掏钱,你良心不会痛吗?”

高战庭心情不错,毕竟小姐松了口,愿意离开龙城了。于是笑了笑说:“这工资我出,未来两个月里面,每个月给你卡上打五千块。别嫌少,毕竟就是放个哨、有情况了通个信而已。真要是有了大情况,破了大案子,奖金肯定比这个丰厚得多。”

“还是高队长爽快!”

姚秦:“记住哦,这五千块里面拿出两千来请我吃好吃的。”

秦尧:“那时候你都离开龙城了吧。”

姚秦:“老高,赶紧把首月工资打给他!趁着没走呢,我得把两个月的吃饭钱提前消费了。”

两个月,四千块的,先吃了再说?

行行行,你胸大你说了算。只要姑奶奶你赶紧走,我比苏无求都佛系。

结果在这里海吃海喝了好几天,秦尧那五千块花得就剩下四千八——每次最终都是热情好客的孔宰予埋单,最终秦尧只花了两次打车的钱,外加买了两大盒巧克力。

不得不说,孔二傻子很多时候还是挺招人待见的。

结果在一周之后,也就是姚秦他们来到龙城刚好一个月的时候,终于要喝散伙酒了。

高战庭忙着收拾东西没去,于是聚会只有秦尧、姚秦和孔宰予、苏无求四人。需要说明的是,经过二十多天的交往,苏无求这家伙竟然完全适应了龙城学院里的生活节奏,懒得走了!

而作为一个觉醒者,好歹是有些用处的吧?所以姚秦当时跟学院方面协调了一下,让苏无求正式在学院里住了下来。学院只知道是警方特聘的一个年轻高手,当然不会拒绝,他们巴不得学院里一万多人全特妈是高手呢。

结果四人朝夕相处,慢慢也就产生了感情。

姚秦喝得有点多了,醉眼迷离:“说实在的,我这两年还没在哪个地方一直待这么久呢,更没有交这么多朋友。都是缘分,不要忘了我哦。”

“怎么可能,回头我们还得去找你玩儿呢。不就是真武山吗,假期就可以赶过去的。”

“可我……未必回真武山呀……唉唉,你们又不懂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趴在了秦尧的胳膊上,“其实我根本不想回去的,一点都不想,好累,还是跟你们在一起舒服……”

或许,萌妹肩上也有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压力吧。

秦尧也忽然觉得,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女孩子挺可怜的。可能她有时候霸道点,有时候刁蛮点,但内心深处却很柔软。

也很孤独。

一个孤独的人一旦认定了谁是朋友,便好似溺水之人抱住了浮木,不舍松手。

就好像现在她紧紧抱住了秦尧的胳膊,一边的脸蛋儿也贴在秦尧肩头,闭着眼睛的样子像是做着美梦的婴儿。

最后她喝了个透醉,连走路都摇摇晃晃,需要人背。

孔宰予假装看不见,其实这家伙不喜欢女人,都懂的,秦尧也不便强人所难。

再看苏无求,这货一本正经目不斜视地捻动着佛珠:“佛门弟几(子)不近女色啦。”

艹您!秦尧鄙视两位之后,将大萝莉扛在了肩膀上。哎呦喂,两边肩胛骨猛地一软,感觉简直太明显了。后背上也软乎乎的,那*在他身上贴得贼紧。

“苏和尚,俗家弟子也有不近女色的要求?你爸是怎么娶你老妈的?”

苏无求干咳一声:“爹系(是)爹,偶(我)系偶,个银(人)信仰不同。”

算了,跟你丫聊着真累,比外语都难伺候。

一直把姚秦送回了宿舍,秦尧这才出来跟苏无求和孔宰予道别,大家约好明天一早给姚秦和高战庭送行。

苏无求有点不舍,摇头叹道:“哎,真武山毓仙宫的‘千选’哟,难为她一个女孩几(子)家喽。”

秦尧怔了怔,好奇地扭头看了看这个光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