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坏消息和好消息

    林教授也不得不承认:“好吧,确实要让你血液沸腾的话,只能在十丈范围之内。但只说它带来的心灵感应作用,比如说你在千里之外遇难了,甚至挂掉了,我应该也会有些触动的。”

拜托你别举这么悲伤的例子好不好?恰恰相反,昨晚是你差点挂了呢。

秦尧乐道:“那么同理,我想母子连心咒的作用范围也只有三十米啊,那应该放心了。”

林教授一愣:“什么母子连心咒?”

“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!”秦尧顿时哭丧着脸说,“师父,你要为徒儿做主啊,我被一个貌美如花、毒若蛇蝎的女人给暗算了!”

“怎么个暗算法儿?”

“就是被人下了毒咒,类似于心相印图腾这样的控制法儿。”秦尧于是将沈盈的事情仔细说了说,说得可谓是苦大仇深。“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个该死的母子连心咒给我破解掉?要是破解不掉,你可就不是我唯一的女人了……女主人……”

林教授狠狠白了他一眼。

而仔细听了这母子连心咒的施展方式,特别是那种下毒奶的方式,林教授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秦尧:“很厉害?”

林教授摇头:“很下流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林教授:“其实我还没见过这种咒法,但根据我的经验,想要消解这个恶毒的咒法,最好是以毒攻毒。”

秦尧大惊:“难道你也给我下一次毒奶?难道你也能挤出……啊疼死了,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经历了一波欲`仙欲`死,秦尧又因为这张破嘴吃了不少亏,但也占了大便宜。师徒俩凑一起研究很久,随后林教授准备离开。她会想办法再弄张电话卡,保持秘密联络。

至于住的地方,她也会自己想办法。说是生活经验,其实身为大学教授的她比秦尧更丰富,这一点无需秦尧担心。

“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临别前师父对弟子叮嘱,“不要和姚秦他们走得太近,这小女孩很机灵。还有那个孔宰予,不要以为他是个二货就轻视南都孔氏,事实上孔氏是个非常强大的派系。”

秦尧:“有多强?”

“非寻常世家门阀,事实上他们南都孔氏已经可以用‘豪门’二字来形容。不是说财富,而是说他们在遗族界的地位,因为他们是圣教的支柱之一。”

圣教本就是林教授的对手,而南都孔氏又是圣教内重大派系之一,林教授当然要防备。

“那真武山呢,算不算厉害?”

林教授皱了皱眉头,心道你小子真能惹事,招惹的全都是这个层面的势力。明明只是个刚觉醒的小子,但却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周边的人和事。

“真武山和龙虎山并为道门两大祖庭,历代道尊多出自这两家,所以也成为道门最强两大派系。另外,当今道尊就是真武山的太微真人,你说厉不厉害?”

果然都是些超级遗二代,秦尧暗自咕哝。所谓“遗二代”是遗族二代的简称,秦氏说法。

“那苏家呢?就是什么佛门俗家弟子。”秦尧马上补充一句,“这次别赖我惹事,是你招惹的。和你躺在尸柜里当邻居的那个光头小子,他是什么苏城苏镇苏家人。”

林教授:“……”

确实,这次全赖秦尧就有点不现实了。难道说不仅仅秦尧,而是他们师徒俩全是惹事精?

“苏城苏家也是佛门巨头,其实力和佛门几大道场不相上下。虽然他们苏家不可能出现佛尊,但历任四大护法明王都有他家的一个位置,而护法明王是佛尊之下地位权势最高的几个人。”

那么也就是说,苏城苏家在佛门里的位置,和南都孔氏在圣教里的位置差不多。

“不过一般意义上,俗家弟子都算是旁系杂牌吧,为啥地位这么高。”

“时代变了啊。”林教授感慨,“以前苏家在佛门里的地位还没这么高,但当今时代什么发展不需要财力支持。单凭寺庙里的一点香火钱,能干什么?”

秦尧恍然大悟:“这么说,苏家就是给整个佛门挣钱的?!”

林教授:“说挣钱太俗气了,其实就是经营佛门世俗产业。”

还不是一样。

总之不管是姚秦还是孔宰予、苏无求,都离他们远一点。对了,更要好好跟那个沈盈周旋。

秦尧点了点头:“孔宰予这小子就是个自来熟,但识趣,问题不是很大。苏无求本来就不熟,无非是和你在尸柜当邻居的那么一点点交情罢了。”

这事儿得拉上美女师父,否则她老抱怨秦尧是惹事儿精。

“至于姚秦,按说明天就该走了。学院凶杀案迟迟没破,影响反倒越来越恶劣,所以上面已经派人来接管他们。”

说不定,今天就有人来对接了吧。

“对了,啥时候需要吸阳了就及时喊我。不要找别人吸,忽然觉得我可能会吃醋。”

林教授气得脸蛋儿微红,秦尧竟然收到了几个点的怒之念力!

“干……干嘛……”

“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!”林教授的怒气好歹消了点,“还有,以后不准对我满口花花的。师徒就是师徒,你见哪个弟子跟他师父这样,这是乱……是大逆不道。”

“杨过对小龙女。”

“打死你!”

……

悄悄回到了龙城学院,还带着顺路在大药房里买的六味地黄丸,就说这是医生给自己开的药。

姚秦估计真的跟踪他了,所以脸色不太好看,毕竟最后跟丢了,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于是这妞儿把双臂抱在鼓囊囊的胸前,嘴里含着棒棒糖咕咕哝哝:“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先听哪个?”

又来这套,哼,女人!

“坏的吧。”

姚秦:“今天早晨,一百公里外的麟城发生了一起严重的遗族争斗事故。现场尸体中有一个高个子女人,经过视频体貌特征比对,应该就是那个挟持林教授的。也就是说,查找林教授的这条最重要线索估计断了。”

影帝的脸色顿时悲痛起来,但却心花怒放:这算是坏消息?这尼玛是天大好消息啊。一旦这个高个子女人死了,那么林教授就能随便编造自己被擒的事情了。到时候就说高个子女人以为她死了,所以丢给了火葬场。但结果林教授却没死,找机会逃了出来……反正高个子女人已经死无对证。

“肯定还有别的办法的!”秦尧假装悲痛,“比如黄文生,这家伙也可能知道林教授的线索。”

“嗯,也有可能。但他对林教授的接触,肯定没有高个子女人直接。反正消息就这样,你心里有数就行,我一开始还真怕你焦躁。”

秦尧摇了摇头:“焦躁是肯定的,但这时候必须冷静,否则更坏事。”

影帝不但悲痛,而且理智。

“那好消息呢?”

姚秦:“好消息就是,在刚才说的那场冲突之中,我们警方派遣的遗族高手也折损了两位。恰好,就是准备接管我们这件案子的两个同事。他们当然来不成了,那么我和老高就只能继续在这里办学院凶杀案,不走了。”

呃……这尼玛算是好消息?我正盼星星盼月亮般盼着你们走呢,而且明天就到时候了,这时候你说你们不走了?

秦尧觉得自己和姚秦对好消息、坏消息的理解,基本上完全是反着的。

姚秦眼睛瞪得大大的:“不高兴吗?难道你不喜欢我留下吗?瞧你那苦瓜脸!”

这张脸的表情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魅力自信。

“废话,当然高兴了,我都开心死了。”强大的求生欲让影帝表演出色,“但我觉得你们两个同事刚刚因此而牺牲,我要是把开心表现出来,是不是太过分了。”

大眼萌妹撇嘴:“管他们呢,死就死呗,干我们这行本就是刀口舐血的行当,谁还没个三灾六难呢。”

这语气听起来不好,三观不正确哦小老妹。

而后姚秦又道:“这俩家伙在我们圈子里很讨厌的,经常在背后坏我和老高的事——显然他们是嫉妒我的才华和美貌吧。”

秦尧:“特别是美貌。”

姚秦:“肤浅,其实我更满意自己的内涵。”

秦尧明白了,遗族警官的小圈子里其实也挺复杂,肯定牵扯到不同小团伙、甚至不同大派系的斗争。

果然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姚秦:“麟城这场冲突来得很突然,战况也很惨烈。原本准备接我们班的两个家伙刚好在那里中转,接到上面的消息就去顺手援助一下,哪知道就栽在了那里。”

秦尧:“太可惜了,向他们表示由衷的哀悼。”

“你的哀悼怎么比我的伤心还假。”

“那你和老高准备在这里呆多久?一直到案子破了以后?”

秦尧真希望这俩人能赶紧走,林教授就能正常出现了,免得被这个嗅觉灵敏的小丫头给盯上。

“你是担心我走了之后,沈盈会继续纠缠你吧?放心,我肯定要破了案子啊。东部大区这下子折损了这么多好手,短时间里没有多余的人手,你就放心接受本姑娘的庇护吧,我是不会放弃你的——只要好吃的管饱就行。”

这么说,我还得向你表示由衷的感谢喽。

“而且等案子结束了,我还得帮你介绍入籍呢。好好表现,到时候给你搞个不错的待遇。”

“怎么好好表现?”

“帮我办案啊。”姚秦乐道,“我发现你的咒法非常神奇实用啊,竟然能让我的攻击力几乎瞬间提升一倍!我本来只能勉勉强强伤到嫡裔境界的坏蛋,但有了你的帮助之后,我基本上和普通嫡裔的战斗力差不多了。”

秦尧:“意思就是,咱俩搞个组合呗?”

“不,是助手,你要认清自己的从属位置,不要飘。”

好的……那孔宰予呢?

“这个二傻子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啊,辅助效果也有限。据说他老爸孔维泗‘圣诵声压东海潮’,他要是有他老爹一半的威力,也就足以充当我的助手了,哎。”

其实我觉得,孔二傻子要是有他爹一半的实力,恐怕大眼萌妹你要给他当助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