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被怀疑的可能性

    说实在的,秦尧对这次的吞噬并不抱太大的提升希望。

一来白京溪这货一看就是个半吊子货色,自身血气本就不如当初的丝袜男。二来当时才吞噬了一半,就被黄文生那老家伙一拳打断,导致秦尧吞噬到的血气应该不到白京溪全身六成。

103宿舍里,秦尧按部就班地修炼,体力也在慢慢恢复。胸口被力道透过来的拳伤,基本上恢复了大半。

至于吞噬到的白京溪的血气,原本就在体内自行净化吸收,而在修炼时候这个过程显得更快,修炼还没过半就已经完成了全部吸收。

血脉之中的胀感更加明显,感觉似乎要撑爆了一样。连续吞噬了丝袜男和白京溪的血气之后,秦尧感觉着似乎已经到了自己的承受极限。

也说不定黄文生打断了吞噬过程也是一种幸运,否则秦尧说不定会被撑爆血脉吧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

修炼结束后,秦尧脑袋里准时出现了新的数据——

念力:72;

这个数字其实很有意思。因为在修炼之前,秦尧的念力只有二十多点,也就是说一场修炼就让他增加了大约50点念力。较之上次,又明显提升了一些。

要是明天白天再自发生成一些,那么以后单是自发生产的念力基本上都够自己使用的了。

第二个数据是念力上限:146;

上次还只是131吧,那么现在一下子又提升了15个点,“蓄水池”再度明显扩容。

至于说直接体现境界的血脉浓度,数字的提升也让秦尧小小的意外了一把——1/12980!

可了不得,大大逼近了万分之一的重大关口。

记得上次是1/16220,那就意味着这次吞噬让他一下提升了三千两百多点!

虽然比吞噬丝袜男形成的六千点少得多,但毕竟这次吞噬的血气非常少。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,已经超出了秦尧的意外。

与此同时,秦尧觉得心脏部位似乎开始出现一种特殊的跳动感。那不是正常的心跳,而是一种不安的躁动。

仿佛一种力量要破茧而出,即将压制不住。

“这就是即将突破的感觉啊!”秦尧心中暗爽。

“吞噬一个丝袜男的血气,暴涨了六千点血脉值;吞噬了大半个白京溪,又涨了三千。”

“那么,要是再吞噬哪怕一个刚觉醒的家伙,说不定就可以……?”

“一旦突破的嫡裔境界,不知又该开启什么咒法,又能产生多么强大的攻击力。到时候,哼,至少更有些自保之力了吧?”

好强烈的诱惑啊!

不过秦尧也发现,自己似乎更加受到这种诱惑的影响,总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。

但凡能够快速躺着赢,谁还愿意一天天的修炼一天天的等?

“要稳住,感觉太快了不是好事。”秦尧自我提醒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秦尧就以看病的名义出了龙城学院。而且这次学精了,成功避开了姚秦的监视。

就凭医院大厅那恐怖的客流量,你手牵手都能把人搞丢了,何况是远远的跟踪监控。

而且秦尧就匆匆从医院后门出去,打车折返向龙城学院的方向——这是林教授跟他约定的见面地点,一个偏僻公园角落的小树林里。

林教授这次穿了件可以竖起领子的长风衣,换了个发型又带了个小墨镜,完全变了个形象。

“可算是见到你了,你知道多吓人吗!”秦尧见了之后依旧后怕。事实上就算昨天她已经离开了火葬场,秦尧还是担心她的安全,一整夜都如此,直至现在相遇。

林教授摇了摇头:“你想多了,事实上一般大男人也远不如我的生存能力,你考虑那么多干什么。”

秦尧:“能得你!那是谁被人家打晕了丢到尸柜里了,真是的。再说一般大男人确实没你能打,但人家也不会被一群遗族给盯上对吧。”

林教授在墨镜后瞪了一眼:“咱俩谁是师父谁是弟子,没大没小、欺师灭祖。”

呵呵,别以为搬出师父的架子就能让我屈服,我可是个硬邦邦的汉子。

林教授说完,还是补充了句:“但,还是谢谢你。”

秦尧:“客气啥,自家师父。对了说起这个关系,我对姚秦胡诌说咱俩是恋人关系,现在他们都知道了。”

林教授:“……”

秦尧:“不提这个,现在总能仔细说说了,你当天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林教授带着疑惑的表情说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那个人高马大的女凶手给盯上了,因为她自信最近并没有暴露行踪。事实上来到龙城学院就职以来,就压根儿没有暴露过。

说到底,极有可能还是因为秦尧。

“咋赖我?!”

因为你就是个天生的惹事精呗。

另外,那个身材高大的女人实力不错,血裔高等的境界。假如类比的话,可能比赵振涛和丝袜男略强一点。

这个境界的血裔已经具备了极强的战斗力,特别是实战经验丰富的那种。按理说单纯论血脉浓度的话,秦尧也大体到了这个境界,只可惜他的实战经验太差,对咒法的掌握也不娴熟。

“你是嫡裔啊,也不是她的对手?”

林教授摇头:“我受伤期间实力差得很,而且她也是偷袭。重要的是,这坏女人应该使用了*。”

虽然没有将林教授这个嫡裔强者迷晕,但也让她头晕脑胀,战斗力减弱了不少。

“难道和三号宿舍楼里出现的*‘七分幻’一样?”秦尧一惊。丝袜男出现那晚之后,秦尧就没再能跟林教授联系上,所以至今没提到这件事。

而简单形容之后,比如那淡淡的薄荷味,确实和七分幻的药性非常相似。

林教授微微一惊:“这么说,偷袭我的那个高大女人,和龙城学院里作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一伙儿的?”

秦尧:“姚秦说过,这种特制的毒药是什么天理会最近常用的东西,那是个邪恶的魔教。是了,火葬场里逃走的黄文生和死掉的白京溪,据现在推测也应该是天理会的人,而且黄文生应该还是个会首级别的头目。”

龙城学院凶杀案,和火葬场绑架遗族案,都是天理会做的?而假如黄文生、白京溪、高个子女人、丝袜男、赵振涛这些家伙都属于天理会,那么他们在龙城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做事,没理由不认识。

这俩案子有关系吗?还是说就是单独的个案,只不过是天理会的两路人马各做各的?

有点复杂了。

“老师,‘魔’到底究竟是什么玩意儿?”

林教授其实也知之甚少,接触不多。也是,连专门执法的姚秦也只见识过一次,那么平时深居简出的林教授接触机会更少。

“我只是听说过,说是这东西都是些奇怪的邪恶存在。”

“它们没有实体,只能寄宿在觉醒者的体内,当然会取而代之。而且它们一旦夺舍之后,会自动继承宿主的实力、咒法,以及绝大部分记忆。”

“但它们随后就无法通过修炼功法提升了,而只能通过各种形式的吞噬。比如吞噬觉醒者的血气甚至直接饮血,极端者还有直接吞噬心脏脑颅的,所以才被称作魔啊。”

“对了,据说还有一些高明的可以直接吞噬别人的念力,或者说精神力,让别人陷入虚弱昏迷,他自己的实力却得到了提升。咦,这一点倒是跟你搜集别人念力有点相似。”

秦尧的心陡然凉了半截!

我何止是搜集别人念力?我还直接吞噬人家的血气呢!

要是这件事传出去,别人会咋看,会不会将秦尧视作一尊魔?

那可就完蛋大了,到时候圣教也好、遗族警官也罢,都会蜂拥而来剿灭他吧。

但是就凭他现在这点本事,经得住人家一波冲击吗?

林教授用手指捅了捅他:“喂,怎么了,有心事?”

“我是想,假如人家知道我能搜集念力,会不会误以为我是魔啊,那就可怕了。”

“有可能,所以尽量避免暴露吧,免得麻烦。以前没说起过魔的话题,我还真没留意这一层。”

妈蛋要是连搜集念力都可能被怀疑,那么吞噬血气的事情传出去,自己肯定百口莫辩。

好阔怕。

林教授:“总之你注意点安全,反正我这边最近也无法公开露面了,干脆暗中追踪调查那个高个子女人。哼,让我吃那么大的亏,我也不会让她好受。”

“你伤都没好就别冒险了好不好!”

“上次是大意,而且被下了毒。现在我主动出手,就算我有伤在身,她也没有机会。”

可见林教授是真的恼了。而且她说在跟高个子女人打斗的时候,其实她那时候就在对方身上下了“精神印记”。只要这高个子女人出现在她周围三十米范围内,她就能产生感应。

虽然范围不大,但已经可以当做是一台移动的雷达来看待。

其实当时林教授还以为自己可能逃脱,所以才下了精神印记,以便日后再来报仇。哪知道最后旧伤复发没能逃走,反倒被那个高个子女人给擒住了。

秦尧还是叮嘱道:“虽然你有信心,但还是别轻举妄动。假如有机会就喊我,好歹我给你当个帮手。”

也行,弟子为师父代劳天经地义,林教授没有拒绝。

秦:“不过,为什么距离你三十米,你才能感应到?”

林:“笨蛋,这是咒法施展范围极限,自然也是感应范围极限。事实上,几乎所有的血裔和嫡裔都差不多如此,这些也忘了对你讲了。”

血裔和嫡裔境界,咒法作用范围都是十丈,也就是三十米?

“但是,一旦达到了真裔的境界,这个范围会扩大很多的,因为实力大大提升了。当然,跟你说这些太遥远。

秦尧这时候忽然乐了:“那你老实交代,心相印图腾的作用范围是不是也只有十丈?哈哈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