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所谓公正

    回到龙城学院,苏无求跟着孔宰予一起住,秦尧则少不得要跟高战庭做一番交流。而且姚秦和高战庭肯定还得把情况汇报上去,毕竟事关天理会这个魔教组织,非常重要。

至于没找到林教授,高战庭要秦尧也别伤心难过,只要没确定最终死亡,就说明还有一定的希望。

“对,”刚刚接到最新消息的姚秦满眼希望的说,“刚才刘队长他们提审负责火化炉的那个老顾了,老顾说这两天确实没有焚化过漂亮女人。”

影帝秦尧故意眼睛一亮,希望之火在睁大的瞳孔中熊熊燃烧:“这么说,林老师或许根本没死?”

夹克青年虽然说见到过林教授的“尸体”,但他只是远远看一眼,可以解释为并未看清楚。这一点也得到夹克青年的确认,因为他没资格近距离接触尸体。

那就可以解释为林教授被大个子女人给扛进去,但却不一定为了焚化。至于后续如何,则需要看情况再编下去。

姚秦:“所以安啦,你先去休息,被黄文生那一拳震得不轻吧。还有你的眼圈儿,咦,怎么好像又黑了点,夜里一路上没怎么留意。”

呵呵,其实你都亲眼看到我被美女师父给吸阳了,只不过记忆被抹除了而已。

秦尧:“嗯,估计劳累一晚上,连惊带吓的精神不太好吧。到了明天,我去医院看一看。”

姚秦哈哈一乐:“不敢去那个美女校医那里了?”

废话。

此时高战庭点头道:“你电话上把沈盈的身份告诉我之后,我就让单位里调查了,结果没发现太多异常。”

姚秦:“什么意思?”

高战庭:“沈盈,应该是西南沈家那位离家出走的女子,恰好沈家就是医道世家,符合她从医的身份。她资质修为都不错,年纪轻轻据说就达到了血裔巅峰,即将突破到嫡裔,为此成为沈家的重点培养苗子。”

但是后来由于家族死活不同意她和一个普通男子的婚恋,横加阻挠,导致她一怒之下离开了沈家。据说到了个小地方藏身,避免被沈家找到。

秦尧有点好奇:“不同意婚姻也不至于这样吧,还和家族彻底断绝关系?”

要说那些痴情女子这么干,秦尧或许还能勉强相信,但校医姐姐是个什么人儿?会为了某个男人而痴情到这种地步?

高战庭脸色有点灰:“或许只是阻挠也就算了,但据说沈家知道她这桩恋情之后,她的那个男友竟人间蒸发了。或许,这才是沈盈一怒之下离家出走的原因。”

人间蒸发!

世家门阀下手这么强悍?

或许警方也只是没找到证据,否则肯定立案调查了吧。

秦尧点了点头:“那么,沈盈是否以前没这么放浪,只不过受到这次爱情挫折之后才变得乖张,甚至自暴自弃。”

完全有这个可能。

要是你看到自己心爱的人,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,甚至凶手可能就是自己的父兄,你会是什么感受?说不定也会崩溃。

但不知怎么的的,提到了人间蒸发这个词,秦尧忽然想到了凭空消失的女友唐小虞,于是心头又是狠狠的一痛。

“怎么了,脸色不对。”姚秦观察挺仔细。秦尧不仅仅是虚得眼黑,而且神色也有点抑郁。

“没什么,你们提到人间蒸发,我就想到了林老师……”

“哦哦不好意思,那你赶紧休息去吧。”

秦尧:“那么沈盈呢,你们不调查她了?我可是被她施展了什么母子连心咒,命苦死了。”

讲述了这个蛋疼的咒法,姚秦和高战庭都面面相觑。说实在的,从未听说过这种怪诞的咒法,甚至感觉有点邪恶。

大眼萌妹相当震惊:“以奶作咒!她是个魔鬼吗?”

高战庭苦笑:“沈家向来是医家代表,精通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物咒法不算奇怪。”

秦尧又愣住了,医家?已经知道有儒释道三教,对了还有美女师父提到的墨家,现在又出现了医家,难道煌煌华夏数千年来,三教九流每一个大派系,其背后竟都是遗族在支撑?

又或许,任何一个可以流传数千年而绵绵不绝的流派,自有其生存之道吧。没有超乎常人之能,哪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?

至于姚秦和高战庭的意思,就是暂时不调查沈盈了,顶多保持关注就行。

“凭啥,她都给我下奶了,这是人身伤害啊!”

姚秦没说话,高战庭沉默片刻,说:“对于已经入籍的世家门阀子弟,没有明显作恶的话,我们基本上不用管——我们只是警方内部的遗族,而非圣教。”

他们这些遗族警官,主要针对其他遗族祸害普通人的案件,当然若是遗族之间发生混战而危及社会秩序的时候他们也管。包括抓捕自然觉醒者入籍,也是为了防止觉醒者对普通人类形成危害。

但是一般遗族觉醒者之间的小恩怨,这种事他们不用管。真正在遗族管理事务上具有无上权威和近乎无限权力的,是圣教。

说到底,遗族警官也不是最牛掰的。

但秦尧不敢苟同:“她都已经试图掌控我了,严重威胁我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安全,竟然还不算‘明显作恶’?拜托,你们就会欺负老实人吗,遇到高门大户就不敢管了啊。”

高战庭的脸色相当难看,显然被戳了痛处,被揭了短。

没错,他们毕竟不是圣教执法者啊。

高战庭沉声说:“好,既然你执意要申诉,我们可以受理。但我要告诉你的是,你现在是尚未入籍的野户,也就是‘黑户’,而她肯定是入籍的。

假如你坚持申诉的话,我们目前可以对你进行保护,但需要将案件转交给她入籍所在地——西南大区,由西南大区相关部门进行处理,并且联合沈家一同办理。

按照通常的步骤,首先应该是沈家自查自纠,然后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再由……”

“停停停!”秦尧算是服了!

一件小案子,但凡牵扯到世家门阀就这么多的毛病?还特妈让沈家首先“自查自纠”,这是让他们既当运动员、又当裁判员?

那这官司还打个鸡毛啊,我到时候稳输不是?

就算最后沈家大义灭亲,把沈盈给捉回去。但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,足够沈盈把母子连心咒给催动一万次了,我尸体都凉了。

艹您!不是针对高战庭,而是针对这个完全不公正的遗族世界秩序。

姚秦又给秦尧手里塞了枚棒棒糖算是安慰:“另外你要明白,遗族世界和世俗世界一样,没有一碗水端平的公正。圣教追求的终极目标是‘稳定’,而并非‘公正’,明白?”

秦尧:“没有公正,何来稳定?”

姚秦有点愣住。

但高战庭给出一个答案:“制造稳定有两种途径,一种是公正,一种是严明——压制一切的严明。对不起,这个世界往往会自动选择后者。不管是遗族世界还是世俗世界,不管古今还是中外。”

就差直接说明:你没本事,还要什么公正?你要是强大如教尊、道尊、佛尊,保证走到哪里都会有人主动把公正送到你面前,而且是“更加公正”的那种。

“安啦,不会怎么样的,她也不敢真的搞出人命来,我罩着你!”姚秦人小鬼大般拍了拍秦尧的肩膀,“回头她要是喊你,你就带着我一起去呗,随时随地我为你提供保护。跟我混,吃不了亏的,对了一会儿夜宵怎么吃?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内心深处,秦尧已经放弃了申诉的想法。自己是个单干户,无根无基无凭无仗,怎么跟世家门阀掰腕子。

甚至连林教授曾经所在的世家门阀,在圣教面前又是那么不堪一击。

这些让秦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渺小,但心底深处又生出了前所未有的逆反之心。

是的,老子现在只能忍,林教授也只能隐姓埋名狼狈躲避,但总有一天我要改变这种不公正的遗族秩序。

假如改变不了,那么退而求其次,我至少也要拿到比寻常遗族“更加公正”的待遇!

与野心无关,只是为了生存。为了自己,也为了林教授。

至于看病,秦尧当然不会再去沈盈那里了,而是准备明天去市里面的医院。这其实也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,便于他找机会和林教授接头儿。

还别说,沈盈没多大会儿还真的又给秦尧来了电话,说是让他到医务室里复诊。

复诊泥妹啊,这大半夜的!这小娘皮肯定寂寞难耐想起秦尧这个床伴儿了,猥琐!

姚秦直接把电话接过来:“沈老师吗?我是警官姚秦。现在秦尧涉嫌跟重大凶杀案有关,正在接受我们警方的监控并随时配合询问。他的身体暂时没有问题,假如有问题的话,会和你联系的。另外假如你有事找他,可以来三号宿舍楼找我,我负责安排你们的见面。”

沈盈一下子不说话了。本来想半夜撩汉呢,哪知道撩到了一个冷冰冰的暴力萌妹,扫兴。

“多谢多谢!”挂了电话,秦尧心里总算稍微放了点心。虽然母子连心咒没解除,但沈盈不敢轻易找自己麻烦,也不敢真的动用这个恶毒咒法害死自己——遗族警官随时监控着呢,她那么干岂不是引火上身。

而秦尧则向姚秦和高战庭告辞,到自己的单间宿舍。快到修炼时间了,还不知道吸收的白京溪的血气,究竟产生了多大的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