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苏醒和遗忘

    那个干瘦的男人已经被秦尧和刘队长抬到了地上,体温也在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。至于这个人的身份,以及为何被送到这里,只能等调查之后再确定。

“下面再打开任何一个尸柜,都可能出现类似的情况。”姚秦说得很谨慎,“甚至,可能出现你女朋友。”

所谓女朋友就是林教授,秦尧当时随口编的关系。

秦尧的心微微一动。

“那到时候是你来,还是我来?”姚秦说,“方法其实很简单,基本上就是碰运气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秦尧说,“我和她交往多了,相互之间有点感应。”

姚秦撇了撇嘴,心道你这说法就有点玄乎了,但也没反对。她才不愿施救,毕竟眼看着一个人从自己手中失去了苏醒希望,是一件非常扎心的事情——虽然这件事总要有人做。

另外高战庭还说,遇到这种事,救活的机会完全看冰冻时间的长短,时间越长越难施救。

还好,刚才那干瘦男人已经被冻起来十来天了。而假如林教授真的在这里的话,顶多才冰冻一两天,轻得多吧。

随后又连续打开了两个柜子,一个空的,一个是真尸体。当再打开第三个的时候,又出现了一个“活尸体”!

这是个白胖胖的光头青年,大约二十多岁,身体也不算太高,穿着粗布衣服,看起来挺和善的样子。就算已经变成了“尸体”,依旧保持着嘴角的微笑。

这种笑容可能已经融入到他的性格之中,所以就算假死状态下都不会改变。

“有活的气息。”秦尧点了点头。

姚秦歪了歪脑袋,示意“你来吧”。虽然不是林教授,但谁做都一样,而且可以让秦尧熟悉一下练练手。

假如光头青年现在有意识的话,会不会被姚秦的想法儿给气个真死。

按照姚秦说的办法,秦尧把手掌伸进这光头青年的衣服里,掌心贴紧了他的胸口,开始缓缓运转血气。

渐渐的,他能感觉到光头青年体内的血气也开始流动。只不过这人的血气时高时低,起伏的幅度有点大。

而为了和他的血气活跃程度尽量保持一致,秦尧自感难度确实很大。

不过艰难控制了没多久,秦尧就发现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——对方的血气竟然不那么剧烈跳动了,似乎是有意识地自我控制,有节律地配合秦尧。

这个光头青年行啊,假死状态下竟还能保持这种意识,不错。

而在这种配合下,秦尧施救的过程也开始顺利起来。光头青年的身体开始慢慢回温,从冰冷状态慢慢提高了二十度、三十度……直至体表温度与常人无异。

终于,只听他一声轻哼,嘴巴张开吐出一口浊气,而后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皮。

醒了!

或许他还迷茫,不知道身在何处。但是仅仅过了一两分钟,他竟然就开始缓缓伸手蹬腿儿,真没想到他的恢复能力这么强。

“你们系(是)……什么……银(人)。”嘴巴还有点不利索,估计是冰冻的副作用尚未完全消除。

姚秦在一旁抱着胳膊说:“警方,救你的人,你是怎么被弄到这里来的?”

光头青年看到了刘队长身上的标准警服,确认大家确实是警方的,于是大大的松了口气:“偶困鸟……碎会……先。”

什么狗屁“碎会”,应该是“睡会”吧,这舌头真秃噜。

然后就是没心没肺的呼噜大睡,亏他还真有这个心情。虽然乍一苏醒肯定精疲力竭,但这是啥事儿啊,生死攸关好不好。

秦尧觉得假如这货一旦真正醒来,恐怕是个不弱于孔宰予的奇葩货色,真特妈让人无语。

而后就是继续开箱,随着连续两个空尸柜拉开,剩下已经不多了,意味着机会越来越小,秦尧的心也吊得越来越紧。

终于,在随后一个尸柜拉出来之后,秦尧险些吼出来——林老师!

冻龄女神这次是真的冻住了,但依旧是那么的美丽。脸色更加苍白,嘴角一丝血迹尚未清理,可见当初她被高大女人掳来后,就直接送到了这里面!

还有活的气息,果然没死!秦尧压制住内心的激动,附身看着这个陷入假死状态的美女师父。

“你愣着干啥,快啊!时间拖久了会不好的。”姚秦在一旁催促。

“哦好。”秦尧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进了林教授的衣服。当手指触碰到那冰凉的玉峰,不由自主地犹豫了一下,毕竟还要将她的罩杯推上去,才能做到掌心贴着心脏。

有点局促。

这似乎比人工呼吸还耍流氓。

姚秦有点发愣:“你脑袋没问题吧,快呀。自己女朋友有啥好难为情的,不至于没摸过吧。”

但那不是忽悠你的吗,我真没摸过呢。

姚秦皱了皱小鼻子:“哼,你不会是吹牛皮的吧,说她是你女朋友。”

秦尧翻了个白眼儿,硬着头皮下了手。

哇,好凉!肌肤的手感较正常人微微硬了点,但还有一定的弹性。

收心、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收心……秦尧静了静心,开始缓缓运转自己的血气。

和刚才的光头青年一样,一开始林教授的血气还是比较散乱不定的,但不一会儿就开始自动配合秦尧。

甚至就好像只有一个人的心思在指挥,比那光头的默契程度高了何止十倍。这应该都是心相印图腾的作用,让他们两个时时保持协调。

当然,林教授被冰封的时间更短,所以这也成为容易施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于是,过程出了奇的顺利!

区区几分钟之后,嫡裔遗族那强大的血气似乎将冰封的血液点燃,让她的身体恢复了常温。

心跳也慢慢加速,直至到了每分钟大约五六十下。基本上就在这里了,恢复到常人七八十次的频率估计要休养一晚上。

这时候,林教授长长的睫毛轻轻动了动,而后眼皮沉重地睁开。第一眼看到的,就是大手依旧留在她胸前的秦尧。

“总算醒了!”秦尧没敢高声,但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。这是什么遭遇啊,简直是从阎王殿前走一遭,能不百感交集。

但林教授却还是身体虚弱,嘴唇颤悠悠道:“阳……阳……”

声音很低,只有秦尧听得到,但也只有秦尧听得懂。

很显然经历这番磨难之后,林教授的身体机能再次遭到严重破坏,身体更加虚弱。所以,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阳气的滋补。

姚秦在背后倒是觉得奇怪:“她说啥?”

秦尧没理她,而是将嘴贴在了林教授的双唇上,霸气!

于是林教授像个沙漠里即将渴死的旅人,忽然找到了一瓶甘露,贪婪的吸吮索取。等到双臂能够稍微动弹了,更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秦尧的后背。

如不知是在吞吸阳气的话,只会以为这是一对恋人经历生离死别之后的热情相拥,没毛病。

姚秦在背后眨了眨眼,噢噢,这家伙还真是林教授的男朋友啊,看样子是不会错的了。

孔宰予看了之后,没说啥,但是秦尧的脑袋里——

“妒之念力+1;”

“妒之念力+2;”

“妒之念力+3;”

……

太特么破坏气氛了。

经历了一次漫长的吸食,秦尧觉得自己的腰子再次濒临被废的边缘。妈蛋,现在就算把岛国前一百位的动作片女演员都拉自己面前现场表演,自己都可能无动于衷。

而林教授脸上也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,甚至可以在秦尧搀扶之下缓缓坐了起来。毕竟是个强大的嫡裔遗族,比一般血裔的生命力更顽强。

至于说刚才秦尧把手贴在她的心口,估计她也能明白是在施救。毕竟是当着警官、同学,秦尧就算再大的胆也不至于当众威胁昏迷中的女人吧。

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,什么事情都能想得透。再说林教授也相信,秦尧不是那种人。

所以对于秦尧刚才的举动,她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轻轻扯好了内衣和外面的衣角。至于自己抱住秦尧猛吸的事,她当然更不会说了。

于是在姚秦看来,这就成了一对恋人间自然而然的表现,更加确信秦尧真的就是林教授的男友。姐弟恋哦,虽然不太普遍,但也不算离经叛道,当今社会上多得是。

姚秦这就要上来盘问,但秦尧阻止了她:“让她歇一歇好不好,你看她身体差的。”

姚秦得意地在他耳边说:“可我至少知道,她也是个遗族哦,你当初又对我说瞎话了!”

没错,也只有遗族才可能救得活。换做常人,在这里面封闭一天也冻得死翘翘了。

秦尧:“我也是才知道,真没想到她竟然也……”

“你去死!你个貌似忠厚的家伙,满嘴跑火车,没一句话能信。”

“你不信拉倒。”秦尧表面上轻松,但心里却在盘算该怎么处理这件事。林教授是圣教的通缉者,一旦暴露身份可了不得。

姚秦冷笑:“你身上的小九九儿可真多,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。”

林教授当然猜得出原因。

不动声色,但是心中默默念诵了一道咒文。猝不及防之下,姚秦、孔宰予和刘队长竟全都怔住了,只有秦尧这个精神类咒法免疫者例外!

这一刻她的强大才展露无疑,哪怕身体受伤成那样,哪怕现在刚刚苏醒,却依旧可以同时控制两个血裔外加一个普通人!

有点虚弱地咳嗽了一声:“你把我苏醒之前的事情简明扼要说一遍,我要抹除他们的记忆。”

内容不少,但简要一说也就几分钟。

林教授点了点头,道:“这么说来,他们的记忆就抹除到七八分钟之前,也就是这个光头青年被救出来的时候就行了。”

于是又安排了该怎么做,她便在心中以古怪的音节念诵一声咒文——“遗忘”!

设定了时间,她匆匆从后门出去。至于她会怎么跟秦尧联系,将来自然有办法。

大妞儿威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