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心相印

    看到秦尧可能不想坦白,林教授难得一见地微笑道:“也可以理解,刚刚觉醒的人往往都会这么困惑小心。这样吧,我现场为你演示一下遗族的能力——就从我本人比较擅长的‘图腾术’入手吧。看了之后,你就会渐渐适应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。”

是吗?秦尧有点将信将疑,总觉得其中可能有点什么猫腻。

而且林教授刚才真的笑了吗?一直以来,林教授的表情比年龄更加冰封,太难见到她的笑容了。偶然一笑,几乎可以勾魂摄魄。

这根本不是什么精神力咒法,纯粹是本身魅力所致,无可阻挡。

哪怕秦尧明明从这笑容之中看到两分狡黠,可他还是不禁沉沦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小温柔之中,乖乖地配合。

再说了,自己身为一个大老爷们儿,不至于真的怕了一个单身女子吧?秦尧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而且人家手里拿着的是支毛笔,又不是刀子,怕什么。

另外林教授真要是想害自己,趁他刚才昏迷的时候岂不是更方便。

总之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衬衫竟然再度被林教授解开了,这动作可真的吓了秦尧一跳。虽然刚才还暗恨林教授总是趁他昏迷时候偷袭,可一旦现在清醒时候做这个,他反倒有些承受不了。

“老师你要干嘛,咱们是师生关系!”

“废话。”林教授当然听得出言外之意,美目如水般瞪了他一眼。“心口绘制一幅图腾罢了,跟彩绘课程差不多。通过这个绘制过程,你会慢慢了解我们遗族的世界,我们边绘边聊。”

确实和平时彩绘课程差不多,但林教授的手法却更加惊人,显然在授课时候做了极大的保留。

只是那刺破手指取血做墨的动作,让秦尧觉得有点不自在,仿佛某种邪恶组织的神秘仪式,诡秘而阴森。

看着这位冻龄女神半俯在自己身前,领口里的饱满若隐若现,秦尧心里莫名有点小小的冲动,说不出的受用。

“你相信我们人类只有这一次文明吗?当然不是。”林雪宁一边绘制所谓的图腾,一边自言自语说,“其实在遥远的太古时期,曾有一群强大的人类存在,只是缺乏历史记载和实物证明。太多的隐秘都被历史的黄沙掩埋,后人不可得知。”

别的不说,就算是炎黄文明的五千年历史,在早期也很难找到物证。如今真正可以用实物证明的,倒是只有3500年历史的殷商。

但是,我们谁都不会否认炎黄时代和大夏王朝的存在。

而林教授却表示,在更加遥远的太古,其实还有更早的一批先民。这些人,也就是我们当今人类的先祖。

他们不但开辟了这个世界,而且拥有强大无比的威能。

“那些能力源自于血脉。”林教授说,“只是随着多少万年的代代稀释,现今人类的太古血脉浓度已经低得可怜,绝大多数连百万分之一都没有。”

“但是有那么一批人,他们的太古血脉浓度超过了十万分之一,甚至更高。这群人已经拥有了‘觉醒’的可能,在某种条件的刺激下,随时可能获得太古先祖的部分能力。这些人,就是我说的【遗族】。”

“比如你,或者我,都是。”

事儿有点大,秦尧听得有点愣。放在以前他可能会当作笑谈,甚至嗤之以鼻,但自从那块砖头违背自然规律,从歹徒身上反弹回来之后,秦尧原来的世界观就已经开始崩。

这一点,也促使他能够更快地接受新的世界观。

林教授继续介绍说:“血脉浓度到了一定程度并且经历刺激,也只能达到‘临界觉醒’的状态。这时候,需要图腾师将他的本命图腾绘制在觉醒者的心口,由此才能让他彻底觉醒。所以晚自习后在我办公室里,以及刚才在这里,我两次解开你衬衫的原因你明白了?”

呼……林雪宁心里悄悄松了口气,心道终于把这个小尴尬的问题解释清楚了,不然挺难为情。

秦尧:“大体明白了。”

秦尧也更加确信。毕竟林教授无论说得再玄乎,也没有自己脑海里的《九字真言咒》更玄。连那东西都出现在脑海里了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。

甚至这《九字真言咒》里也提到了图腾的事情,只不过说的是咒文图腾。比如达到标准并且想要获得某种咒法的威能,前提是请图腾师将该咒文绘制在心口。这一点,又成了林教授那些话的有力佐证,秦尧不得不信服。

只不过所谓“遗族”、“血脉”以及“咒法”什么的,秦尧还是觉得有点远。另外《九字真言咒》的修炼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,目前秦尧也没时间去细细研究。

反正忘不掉,先存在脑袋里好了。关键是自己明明已经绘制本命图腾并觉醒了,林教授却在为自己绘制第二幅图腾,这又是什么意思?

肯定不是所谓的本命图腾,更不可能是咒文图腾。

可就在他为之怀疑的时候,林教授却笔尖轻轻一挑离开了他的胸膛,大功告成。

淡淡的纹路一闪而逝,快速渗透到了秦尧的心脏部位。紧接着,一股奇异的感觉浮现,让他瞬间觉得自己和林教授很近、很近,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。

而这次林教授似乎再度露出了一抹微笑——这已经是今晚第二次了,太反常。而且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,此时的她似乎终于松了口气。

肯定有点问题。

“老师,刚才给我绘制的什么啊?”

“一种古法图腾,现代说法就是‘心相印图腾’。”林教授款款起身,洗了洗手再度回到了茶海旁,一边喝茶一边淡淡说道:

“你这人小心思不少,我还不能完全相信你。不过有了这‘心相印图腾’,你至少不能害我。一旦我不开心了,随时能让你的血脉滚动沸腾,生不如死;而我要是死了,你的血液也会跟着凉下来——血凉下来的意思你懂吗?”

血还没凉,倒是遍体生寒。刹那间,秦尧心中的女神变女魔啊!

“老师我没得罪你啊!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还救了你啊。要不是我绘制图腾让你觉醒,你就算不留下脑震荡后遗症,至少也得毁容了呀。”

秦尧一头黑线:“那你这又干嘛,没来由的我怎么会害你!又不是拍电视剧,人和人交往哪有那么复杂,我凭啥害你啊!”

林教授放下茶盅,微微叹了口气:“我基本确认你是个好人,但很多事情不能凭感觉,轻信导致的灾厄太多太多了啊……”

言语时,她的眼神透过窗子投向无尽的黑夜,忧思重重。

思绪里,再度浮现出那噩梦般的回忆。全族老幼被圣教执法者折磨杀戮,年轻女族长在烈火中的痛苦、悲愤和诅咒,与全族所有觉醒者产生共情,连远在族地之外的林雪宁也如临现场瑟瑟战栗。

多少次午夜梦回,她自己也仿佛被那股无情的烈火吞噬。而所有的一切,都只因友人的背叛。

挚友尚且可以背叛,她又怎敢将性命轻易托付给萍水之缘。

思绪有点远,神情沉顿落寞。而从她身上,秦尧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哀伤和恐惧。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,他甚至能够从这份哀伤之中,感受到她情绪之中一抹淡淡的厌世和绝望。

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触,或者说正是有了这“心相印图腾”,秦尧才能更进一步感受她的情绪,与之产生一份共情。

“而且我们遗族世界和世俗世界不一样,并不像你想得那么太平。总之我没有恶意,咦……”林教授说着,忽然微微蹙眉,忽然双目微微一瞪秦尧。

刹那间,秦尧浑身酸痛难以站立。体内的血液都仿佛燃烧了起来,如滚烫的铁汁在血管里流淌!

“啊……好难受啊!”秦尧痛不欲生地惨叫。

“哼,竟然想偷袭胁迫我?这是个小小的教训哦。”林教授终于收起了威能,秦尧的身体也才从痛苦中解脱出来。

一身虚汗,心有余悸,简直比唐僧用紧箍咒控制孙猴子还狠。

不过林教授也得理解秦尧的心态,毕竟任谁被人给控制了,第一反应总会想着反抗一下。想当初孙猴子被戴上了紧箍咒,头疼欲裂的时候还想一棍子夯死唐僧呢。

关键是秦尧这才产生了偷袭的想法,还没付诸行动呢,竟然就被她给知道了,这才叫可怕!

他终于明白这个混蛋图腾为什么叫做“心相印”了,这尼玛两颗心确实印在了一起,连我有啥想法她都能随时知道。

只不过不公平的是,这种心相印是单向的——秦尧对林雪宁有了什么想法,林雪宁知道;但林雪宁对他有啥想法,他却不知。

太蛋疼了。

女人真恶毒啊,而且越美越恶毒……秦尧暗自腹诽。难怪这美妞儿刚才一边谈话一边绘制,其实就是为了分散秦尧的注意力,好让她得以顺利完成心相印图腾的绘制。

该死。

但这时候,林教授又脸色一嗔:“敢腹诽我?”

晕……秦尧简直无语了,这心灵感应可真灵敏啊。完了完了,这以后还怎么活啊。

“我的想法你全知道?不至于吧,这也太没人性了!”

“不会,只有你的念头针对我的时候,我才会感应到。”林教授说,“所以你以后照常生活学习就行,只要不针对我。”

是这样吗?假如这样的话,或许还能勉强接受。

为了验证真假,秦尧坏坏地做了一个实验——

他脑海里幻想出了一副岛国动作片那种不忍直视的污秽画面,非常激烈大胆。同时偷偷看了看林教授的表情,完全没有反应。

看样子只要不针对她,她就真的不会感应到。要不然这么一个优雅女子,不可能对那种画面完全无动于衷的。

而后秦尧忽然换了思考方向,幻想着自己对林教授以前的那种好感,甚至包括有时候对她产生的那种羞涩小冲动。

刹那间,林教授的脸蛋儿微微一红,怒目而视:“真不想活了是吧!”

还真灵。

当然,秦尧体内的血液又沸腾了一次,酸爽入魂欲·仙欲·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