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活尸

    老头子如一道残影消失在坟地树林之中,速度之快匪夷所思。

姚秦追不上,也不敢单独去追,更何况秦尧现在可能生死未卜。刚才老头子那一拳虽然是为了灭口白京溪,但劲力透过来作用在秦尧身上,依旧那么威猛无俦。

还好,秦尧倚在树上还算坐了起来,但五内翻滚血气如潮,痛得死去活来。

姚秦忽闪着大眼睛,弯腰给秦尧嘴角的血迹擦了擦:“看状态你是死不了的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妹儿,你平时都是这么安慰伤病员的吗。

“但白京溪这混蛋是不行了。”姚秦叹息着看了看一旁,只见白京溪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。

姚秦扯开白京溪的练功服,发现胸口赫然一个深深的拳印!胸骨肯定碎了,而且可能碎裂的骨头能把心脏扎碎。

扎不碎也会震碎。

“老家伙对自己人也这么狠。”孔宰予捂着屁股走了过来,心有余悸。

此时白京溪两腮颤抖,似乎满腔悲愤无处疏泄:“黄……尸……尸体……”

就说了这几个字,吊着的一口气断了,脑袋耷拉了下去。

虽然很讨厌,但心脏被打碎还能说俩字儿已经够为难他了,老兄你一路走好,不送。

“黄什么?黄尸体?”孔宰予好奇。

姚秦:“还是说医院那个逃跑的黄文建?”

就在大家不得其解的时候,旁边早就吓坏了的夹克青年战战兢兢地说:“黄,可能是说黄老头儿……就是刚才逃走的门岗大爷。”

哦,是这样啊,可能白京溪临死前都忘不了一拳打死自己的家伙,所以念念不忘,这也正常。

秦尧:“他也姓黄?叫什么?”

夹克青年:“黄文生。”

秦尧三人都愣住了。

医院那个开具假死亡证明的叫黄文建,这个看大门的老头子叫黄文生,偏偏在同一件事上出现。要说巧合的话,不可能这么巧吧?

查!让龙城警方调取一下户籍档案,应该不难查出其关系。

“那尸体又是什么意思?”这次秦尧直接问夹克青年。

夹克青年摇头,这次是真不懂。但随后他眼睛一亮:“可能……可能是说黄大爷是……是看尸体的吧。”

姚秦:看尸体?

夹克青年表示,虽然这里火化尸体,但有些尸体在特殊情况下有些尸体暂时需要存放。比如说交警紧急移送来的交通事故遇难者尸体,在没有家属认领的情况下,只能暂时存放在冷藏尸柜里。

这种生意在这里并不多,尸柜也没多少,所以算是冷不丁的工作。白京溪当时说这种活儿也没多少工作量,犯不着单独安排一个人,所以让门岗大爷黄文生兼管着就行,钥匙也给他。

所以说,黄文生还是这里管理尸体存放的。那么白京溪临死之前还念念不忘什么“尸体”,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了。

但他为什么会提到这个?

人在临死之前所说的,肯定是他认为最重要的人或事,对吧?

“愣什么,去看尸体!”秦尧说。勉强站起来,哪知道双腿一软又倒了下去。

随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——娇俏的小姚秦左手挽起秦尧的腰,一把将他扛在了肩膀上!

她左手扛着秦尧,手还搭在了他的屁股上,就好像扛着一根巨大的火箭筒,当然秦尧的菊花就是炮口。

右手拎着粗又硬,一身彪悍之气油然而生。

威武!霸气!

秦尧相当不自在,被一个女孩子这么扛着成何体统,太丢脸了。“放我下来,妹儿,别这样。”

“你又走不动!”姚秦懒得跟他理论,直接要求夹克青年前面带路,夹克青年表示先去门岗拿钥匙再说。

恰好外面大队的警官来了,看到姚秦这状态之后自然也相顾骇然,而秦尧则觉得丢脸丢到家了,干脆上身耷拉在大眼萌妹的背后,装死。

一直到了存放尸体的冷藏室,不锈钢的多人停尸柜上好多可以抽拉的格子,每一个格子里都可能存放着尸体。

不知怎么的,此时的秦尧忽然觉得心跳微微加快了一点点。以前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应,竟然再次浮现。

他眼睛一睁,不顾疼痛奋力从姚秦身上挣扎下来。“拉开!快,我要看!”

说着他自己就要去打开,但还是夹克青年用钥匙打开了一个个柜子。不少警官也走上来,根据姚秦的要求挨个儿检查。

连续拉开了几个柜子,要么空空如也,要么就是存放已有一段时间的尸体。但是当他们拉到第五个尸柜的时候,感觉到了一点意外。

里面倒是停着一具尸体,是个男的。露出的肌肤也呈现出冰冻霜白的色泽,这些本都正常。但是不知怎么的,从他的身上,秦尧却感觉到了一点“生”的气息。

很奇怪的感觉。

秦尧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但当他扭头看向姚秦和孔宰予的时候,发现这两人脸上浮现出了同样的表情。

这就有意思了。常人(那些警官和夹克青年)感觉不出什么,但偏偏他们三人有所感应,这意味着什么?

他们三个都是觉醒的遗族,不论是正常的五感还是玄秘的第六感,都比常人清晰敏锐得多。

三人来到那具干瘦的尸体前,其中见多识广的姚秦咬了咬牙,将手指搭在了尸体的心脏部位。没多久,骇然色变。

“怎么……怎么感觉有心跳的迹象?很弱,频率也非常慢,但是真的有……”

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一群警官都盯着夹克青年——他现在是现场唯一的火葬场工作人员。

夹克青年吓得脸色煞白,满嘴哭腔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这不可能的,这个瘦男人尸体十几天前运来的,这是不可能的,放里面十几天了……”

最后竟然吓哭了!

也难为这小子了,今天见识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。先是身边的主任白京溪忽然会了什么定身咒,而后看大门的黄大爷变成了个超能打的武林高手,随后又在这里见到了有心跳的尸体……这一天天的,吓死算了。

而他的话却让所有人头皮发麻:十几天之前就已经冰冻在这里的尸体,竟然还有微弱的心跳,怎么解释?

姚秦眼睛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马上拨打高战庭的电话,似乎要证实什么事情。虽然高战庭留守龙城学院不能出来,但这位老江湖的经验见识还是远超姚秦的。

挂了电话,姚秦忍不住点头:“果然是这样!这个……所有无关的警员都先出去,你们都出去,就刘队长留下就行。”

结果龙城警官和夹克青年都走了,就剩下警方的一位刑警队长老刘,而且姚秦要求他不管见到什么都必须保密。

“小姚警官你就直说吧,是不是关乎遗族?”刘队长直言不讳,“我是龙城警局里面有‘遗族事务知情权’的六个人之一。”

姚秦并不意外:“我知道,我看过你们局知情权人员名单,所以让你留下。没错儿,这次事件关乎遗族,而且刚才我们已经遭遇两个——一死一逃,我方也有人员受伤。至于现在这个尸柜里面,我怀疑有更大的问题。”

但是为了不引起重大非议,所以让无关人等暂时退避。而留下刘队长,则是为了给当地警方一个交代、至于当地警方怎么对外掩饰这种事情,他们内部是有一套成熟流程的。

紧接着,只见姚秦根据高战庭电话上说的办法,将手掌轻轻贴在这具“尸体”的心口。将自己体内的血气催动,以此试图激活“尸体”体内的血气。

时间不长,就见那“尸体”的手指忽然动了动!

动了!

但随后这“尸体”又平静了下来,不过鼻子里已经开始出现轻微的喘息,心跳也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出现,从慢慢跳动到每分钟大约十次、二十次……

竟然活了!

但随后这尸体——这人——却没了后续动静,完全以植物人的状态平躺着。虽然体温也渐渐开始出现,但却没有意识。

“完了,看样子还是不好办。”姚秦沮丧地蹲了下去,小脸儿上满是歉意。

秦尧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姚秦:“是邪恶组织将他们在昏迷状态下,服用某种特殊药物保持假死状态,进而冰冻在这里面。原因回头再告诉你,关键是解救起来非常麻烦。施救者必须将血气活跃程度,和假死之人保持相同的频率,稍有差池就会导致他们再也无法醒来,成为一个植物人。”

也就是说,刚才这个干瘦的男人其实原本有希望恢复为正常状态的。但由于你医术不精,导致他……植物了?

秦尧安慰她:“但也不能完全怪你吧,感觉这么做挺难的。”

姚秦点了点头:“对,老高说除了天下有数的几个大宗师,其实谁也不能保证做得那么精准,碰运气罢了。虽说是这样,可是眼看着一个原本有望苏醒的人,在自己手里失去了苏醒的机会……”

秦尧和孔宰予以及刘队长都默然。

事实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现场只有姚秦能做这件事。秦尧还是个刚觉醒的生手,而孔宰予……这货能让人放心吗?

另外高战庭说了,只要拉开冷柜让假死之人暴露于常温之下,就应该当即施救,不能再等。因为在此冰冻的话,回头解救的难度会大一倍不止。

就好像冰箱里的冻肉反复解冻再冰冻,容易腐的……虽然这个形容有点恶心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所以刚才姚秦没得选,只能出手。

而秦尧的心也开始忐忑起来。

假如幸运的话,林教授的身体可能也在这里吧。但万一解救不成功,成为一个植物人的话……不堪设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