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灭口

    对面的老头子狞笑着,背后的血气涌动翻滚,渐而凝聚成一头巨大的……老鳖?

看样子很像,但实际上是一头鳄龟,因为脑袋大而牙齿尖,狰狞可怖。

血气如此凝重,显示出这老头子要催动最强战力。毕竟警方大队人马不时就会过来,他要速战速决。

秦尧则有点好奇:“这家伙的血气幻影怎么这么凝实厚重,而且竟然是紫红色的,看起来好邪恶。”

姚秦有点无语:“这根邪恶有毛关系?血裔的是淡淡的绯红色,而嫡裔的幻影都是紫红,你这都不知道?算了还是顾着眼前吧。嫡裔啊,有咱们受的了。”

境界不同原来幻影色彩也不同。

《九字真言咒》只是一本功法,而不是遗族世界的说明书,它有太多东西不可能全部记述下来。

就好像一本故事书只要讲故事就行了,不可能再附带着把里面提到的每一个动物、植物、以及每一条社会常识都解释出一遍。那就不是故事书了,而是大百科词典。

或许在九字真言咒创作的时代,什么境界划分、每个境界体现出什么特征,都是烂大街的东西。除了最基本的启蒙读物,估计没有哪本功法会详细介绍这些。

不过这些目前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对方估计很强大。

秦尧虽然见过嫡裔高手,但并未见过他们全力施展咒法或攻击,所以对于这些高手的实际战斗力,并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。

“像对面这样的,大体能有多强?”

姚秦眨了眨眼睛:“打我这样的,至少仨。打你这样的,十个以上。”

大眼萌妹的形容向来都是这么简单直接。

秦尧有点心塞:“那就是没戏了?”

姚秦的大眼睛微微眯了眯,没说话。忽然她身形一动,如风一般扑杀了出去。

依旧是左手握着五雷指印,也就是四指握向掌心,而拇指压在食指、中指和无名指的最前端指节上。乍一看像是握拳,实质上有点区别。

至于嘴里面念念叨叨的,竟然是道门的符咒。而且念念叨叨无休无止,大大刷新了秦尧的认知。

秦尧的咒法是念诵完毕之后就发出去,而她的却是一边吟诵一边发力,咒文不止则咒法不停,有点类似于孔宰予的圣诵。

不过从外观看起来,姚秦更像是道士做法事驱鬼念咒。

“太白凌清汉,腾霜跃素英;”

“亭亭浮瑞彩,皎皎盛长庚。”

“锋高能御寇,色润每降兵;”

“……”

而随着她不停的吟诵,一身的气势确实越来越强,背后血气那头老虎幻影的涌动也越发剧烈。看得出,这妞儿的力道达到巅峰状态,比刚才更凶。

“给我趴下!”粗又硬被她催动巨力狂砸下来,毫无花俏威猛无俦。

轰!一声剧烈震荡,显然比秦尧的爆字咒光丸爆炸更具威力。定睛一看,只见老头子抬起右臂,硬生生格挡住了姚秦的铜棍!

那胳膊究竟是什么做的,生铁铸就的吗?

秦尧觉得萌妹那一棍子下去,就算是石头也该砸碎了才对吧。

但老头子只是咧嘴揉了揉胳膊,便轻松退了回去。“小丫头片子力道还真不错,《金星真君咒》也练得有了火候,真武山的?”

姚秦根本没回答,挥舞着粗又硬风卷残云。但秦尧挺佩服这老头子的眼力,因为姚秦告诉过他,确实来自于真武山。

又是连续几次交击,但姚秦的气势开始减弱了。估计是念力渐渐消耗太多,导致咒法的加持力量开始消退。

但老头子的力气却丝毫不减,双臂本身就好像是两根粗大的铜棍,令人望而生畏。

甚至这老头子的腹背也一样坚硬,姚秦偶尔一次砸在了他的背上,却根本没有形成大的伤害。

老头子是个防御型的强者,或许这跟他鳄龟的血脉也有关系。甚至连他的咒法,估计也是加持自身为强大的防御能力。

这种防御能力,似乎恰恰克制姚秦那强大的攻击力。

姚秦气得牙痒:“该死的王八盖子咒法,气死人!我砸!我再砸!”

老头子狞笑:“不错不错,明明是个血裔境界的娃娃,但攻击力已经可以伤到嫡裔初等的遗族了。不过越是这样,老子越是开心啊,哈哈哈!”

哈你妹!秦尧早就等不及了,他趁着老头子得意洋洋的时候悄悄接近对手。直至差不多可以动手了,他示意孔宰予突然开口再度以圣诵来扰乱对手心智。

对老头子的影响其实有限,但也聊胜于无。

秦尧则猛然出击,一个低配版的爆字咒发射了出去,直奔老头子的后脑勺。

“雕虫小技!”老头子冷笑着侧身,再次单手接住。一声闷炸在他手中发出,掌心连皮都没破。

秦尧则就地一滚,顺势抱着姚秦向后撤了好几米。而这时候他悄然完成了力字咒,示意姚秦不要动。

姚秦本来被他抱着呢,正满心的不爽,没想到秦尧却好似有点想法。于是强忍住被秦尧搂住小腰,任凭秦尧将指尖的力字咒光丸轻轻推进她的眉心。

紧接着她就把大眼睛瞪得更大了!

“你……”

秦尧做了个噤声的姿势,而后抱着她再度滚开,同时在耳边低声说:“只有两分钟。”

姚秦得意地笑了:“够了!”

没错,秦尧将自己所有念力都凑起来,也只够做一个两分钟套餐的力字咒。而在这两分钟里,姚秦哪怕基础力量已经很强,但依旧至少翻一番!

刚才老头子牛气冲冲,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撑得住。而秦尧一直在暗地里做这些,就是为了不引起老头子的注意,争取出其不意。

但秦尧现在也彻底清空了念力,精神极度匮乏,这在战斗时候相当要命。为了保正基本的清醒,他只能咬牙在姚秦那翘挺挺的后面揩了一把。

“去死!”姚秦一把将他推开,成了个滚地葫芦。但是,却没有给一点点怒之念力。

是突然得到力量而兴奋的,还是说大家熟悉之后,对秦尧的咸猪手已经没那么反感了?

千万别啊,妹儿你继续讨厌我才行,不然我到哪里去挣念力啊。

而就在秦尧发愣的时候,那边姚秦和老头子再度交手了。

诚如秦尧所料,老头子果然没防备,反倒以为姚秦会随着念力和体力的匮乏而越来越弱。哪知当他再度以单臂格挡的时候,却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杀机!

没错,那是一棍子夯死他的威胁,浓重得宛如实质。

没等反应过来,铜棍就狠狠砸在了他的左臂上。咔嚓一声,左臂硬是被铜棍砸了个轻微骨裂!

“你怎么回事!”老头子大惊失色。

姚秦大喜:“本姑娘用了‘真武大帝附身咒’,不行呀!”

老头子气得咬牙:“一派胡言,你才什么道行法力,怎可能催得动那种咒法!”

嘿,竟然骗不住你,但也无所谓了,反正能打你就行。姚秦心里乐坏了,她真没想到秦尧竟然能有这种奇怪的本事。

此时姚秦越战越勇,老头子开始节节败退。倒是秦尧和孔宰予两个家伙在后方观战助威,任凭一个大萝莉在前方厮杀,也真不嫌臊得慌。

此时老头子还准备坚持一下,认为姚秦这种严重超越本境界的爆发肯定有问题,也肯定不可持久。只要坚持一定时间,就应该能找到反击的机会。

可以说,老头子的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。

但是就在这时候,外面似乎传来了动静,仿佛有不少人正向这边奔跑过来。如果猜不错的话,应该是警方大队人马来了!

虽然单个警官的战斗力有限,但他们的枪还是能严重威胁老头子性命的。此时就算坚持到最后干掉了秦尧他们三个,但到最后自己也挂在这里的话,可就不妙了。

当断则断,老头子一咬牙这就要撤。当然在撤之前,他必须解决一个*烦——白京溪!

白京溪这家伙是他的下属,知道的东西也太多。既然带着他逃走会成为累赘,那就只能灭口了。

可当老头子转过身的时候才发现,白京溪竟然被秦尧这家伙给骑在了身子底下!

干嘛呢这是?当众猥亵?

很显然,秦尧这家伙忍不住去吞噬白京溪的血气!

换做正常时候秦尧未必会这么干,但现在他感觉实力太差。他甚至有个疯狂的念头——假如自己能通过吞噬而血气暴增的话,会不会一举突破血裔限制,达到嫡裔的境界呢?

而且一旦突破的话,念力本身也会得到极大补充。到时候,自己就能和老头子单独一战了。

所以他在犹豫片刻之后,最终还是选择了动手,这是他第二次吞噬别人血气了,真的可能会成瘾。

而白京溪现在已经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哪有能力抗拒秦尧。他只能唔唔唔的闷叫唤,而且越来惊惧。

白京溪惊骇地发现,自己的血气竟然通过脉门处开始流泻,仿佛江河决堤般不可收拾。

“救……救命……”白京溪勉强喊了声。

那边的老头子还不知为何,已经舍弃姚秦而飞奔过来。吓得姚秦在背后高喊:“秦尧你让开,老家伙奔你去了!”

啥?秦尧顿时一惊,忍不住还是松开了手。他知道自己的速度也不如老头子,于是一咬牙一横心,起身将白京溪拉起来挡在胸前。

挟持着这个人质,足以自保了吧。

白京溪则满眼渴望地望着老头子,希望老头子能带他走:“会首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老头子眼神里迸发出凶悍的光彩,狞笑一声重拳挥出,轰然砸击在白京溪的心脏部位。

连背后的秦尧都受到这种重力的冲击,身体倒飞出去,狠狠撞在一棵大树上猛吐了一口老血。

这老头子杀人灭口可真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