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真正的凶顽

    这一棍子出去,白京溪的腰基本上就废了。换做常人恐怕脊椎都能打断,而身为遗族的白京溪,估计只是会被砸碎了腰子?反正够疼,以后也肯定比秦太虚还虚。

白京溪躺在地上惨叫着,而且疯狂着试图反击。再度做出那个蛋疼的手印,强忍住哆嗦念诵咒文。这次,他要将定身咒作用在孔宰予那个该死的家伙身上。

谁让孔宰予刚才迷惑了他的心智,让他定身咒失效了。

但秦尧觉得奇怪,他这种咒法到现在还有意义吗?都伤得起不来了,就算定住了其中一个人,其他两人也能把白京溪干掉。

除非……白京溪还有帮手?

想到这里,秦尧脸色一变猛地向前一蹿,与此同时也感觉到了背后袭来一股杀意。

前冲数米之后骇然转身,只见看大门的老头如鬼魅般扑杀到他刚才的位置。老头似乎略觉意外,没想到秦尧能躲过去。于是身体横向一冲,直奔被暂时定住身体的孔宰予。

“别!”秦尧大惊,飞速发出了最后一个爆字咒,橘红色的光丸直刺老头儿背后。

完全想不到,这个老头子竟然是个有问题的!

发出这个爆字咒之后,秦尧体内的念力几乎消耗殆尽,就算冲过去也只能是找死。可他还是冲了上去,因为孔宰予现在太危险。

砰!

一声剧烈的爆炸声,那老头子竟然单手“接住”了秦尧发出的光丸,而后在其掌心之中爆炸。

秦尧有点懵了。

最后这枚光丸的威力,应该比刚才那三个都大。但老头子根本没任何影响,这种实力应该比白京溪强大了多少?

这是秦尧第一次遇到光丸被人用手接住的情况,有点小小的不知所措,这尼玛还怎么打?差距似乎大得有点过分啊。

感觉就算威力再大一倍,哪怕用五六十点念力搞出一个爆字咒来,也不一定能伤害到这老家伙。

这才是真正的高手,也是今天遭遇的真正的凶顽!

当然秦尧若是蓄满了念力,直接放一个130点念力的爆字咒,感觉就算这老头子也不敢这么接。但问题是释放那种恐怖的爆字咒,秦尧自己的身体会超负荷,而且勉勉强强的支撑着,摇摇晃晃的发出去,能打中别人才怪。

不过这一记爆字咒好歹阻滞了老头子的进攻,那边的姚秦也顺势将孔宰予扯走。恢复动弹的孔宰予吓了一跳,这就要抱住姚秦寻求温暖,却被姚秦一拳打在肚子上:“娘炮滚远点。”

对待本方成员也是这么暴力啊。

这时候,地面上的白京溪惨痛地捂着腰,豆大的汗珠子往下滴,这可是阴嗖嗖的夜间呢,可见他疼成了什么样子。

“会首,我……我尽力了……”

会首?这是个什么鬼称呼。

当然,这个称谓显然是称呼看门老头子的。而且从这个称呼可以看出,实质上老头子的地位比白京溪高。

这一点不难理解,有时候在世俗社会上不值一提之人,但在遗族界却可能是翻云覆雨之辈。

老头子冷斥:“没用的废物,连逃都逃不走,还得迫使老子暴露身份。”

这一刻,老头子的气质陡变,从一个老实巴交的门岗大爷到一个阴鸷强悍的枭雄悍匪,转变之快令秦尧有点难以适应。

至于他说白京溪“没用”,现在也很容易理解。因为当时姚秦说他们当中有觉醒的遗族,而且决意带着他们三个都回去好好调查。但是,看门老头子能跟着警方回去吗?那地方能有好果子吃吗?

所以白京溪也够机灵的,干脆主动暴露转身逃跑。要是正常情况下,所有的疑点都将集中在白京溪的身上,老头子也将继续毫不起眼地潜伏在火葬场。

届时警方会抓捕医院方面的黄文建,火葬场方面的白京溪,以及窜联两者的凶手大个子女人。

这三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犯罪链条,黄文建开具假死亡证明——凶手女人带着证明和尸体来焚尸——白京溪一手操办焚尸事宜……这么完整,谁还会在意一个看大门的老头子?

至于让白京溪逃走,其实老早就有了先兆。当时白京溪还在坟地里练功,老头子就悄悄使绊子,让夹克青年摔倒一脚。依照老头子的实力,暗中使绊子肯定轻而易举,而且连夹克青年也只以为自己是不小心绊在了什么东西上面。

所以那时候白京溪就逃走的话,估计也就没什么事儿了。只可惜白京溪当时收功需要一点时间,等收功结束之后,秦尧和姚秦他们就已经接近。

再加上白京溪一时间没想到逃走,结果等有了逃走念头的时候,其实已经晚了。

后来看到姚秦要把三人都抓走,白京溪这个玲珑八面的家伙也意识到了问题越来越严重。假如自己不把火力引开的话,连老头子也会遭殃。于是兵行险招,来了个强行脱逃。

但问题是白京溪没用逃走,而是被秦尧的远距离攻击给放倒了。

这时候老头子就必须出手了,因为白京溪一旦被警方、而且是遗族警官活捉的话,肯定会交代更多的事情。到时候,老头子的损失会更大。

“既然迫使老子出手了,也就意味着……”老头子冷笑着看了看秦尧三人,缓缓道,“意味着你们三个,今天一个都走不掉。”

孔宰予真正见识了对方的厉害,吓得腿肚子转筋:“大叔,大批警队一会儿就来了,不如咱们就此握手言和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……”

老头子冷笑:“在警队来之前,杀了你们来得及。”

“呃……”孔宰予有点怔住,随即又开始卖爹字招牌,“大……大叔……我是南都孔氏……我爸、我爸是……”

不说还好,哪知道听到“南都孔氏”四个字后,老头子勃然:“南都孔氏?竟然是杀了我弟弟的南都孔氏?!”

啊?孔宰予瞬间懵逼。

还特妈不如不说呢!

虽然是危急时刻,但秦尧还是忍不住想笑。

老头子则咬牙切齿怒视苍天:“哈哈哈,想不到我也有机会杀一个孔氏子弟。孔氏!南都孔氏!当年孔维泗你杀我唯一的弟弟,今天我就宰杀你孔家一个后辈!虽然可能只是你的旁系远亲,但终究可以稍解我心头之恨!”

竟然是孔宰予老爹孔维泗亲自出手!

而姚秦真想说一句:这位二傻子可不是孔维泗的远亲侄子,而是他的亲生儿子呢。

要是这句说出来,孔宰予该会死多惨?

反正这位二傻子现在已经双股战栗,真后悔自己话多。大多数时候爹字招牌很有用,但关键时候也可能成为自杀方式的一种。

于是二傻子同志不吱声了。

不过姚秦倒是心中微微一惊:值得孔维泗亲自出手,那么眼前这个老头子的实力或许应该非常强,或许比自己想象得更强。

于是悄悄扯了扯秦尧的袖子:“你还有后手吗?还能发出威力更大的那种‘biu、biu、biu’吗?刚才那种威力伤不到这家伙。”

Biu、biu、biu?你是在形容爆字咒吗,倒是挺清新脱俗。

秦尧苦笑:“别说更强的,连刚才那种程度的都发不出了,我念力耗竭了。你呢?”

“我也够惨,能打倒还能打,但肯定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呀。孔二傻子看样子也够呛了,这家伙的圣诵威力不是很大。”

秦尧:“是不是他这种咒法挺弱的?”

姚秦摇头:“不是咒法弱,而是他本人弱。你没听这个老头子说嘛,当年孔维泗亲自出手干掉了他的弟弟。被杀了弟弟还得到处躲着,不敢找孔维泗报仇,你就知道孔维泗及其圣诵咒法有多强了。”

也是。

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,反正他们这边就是这个形势:秦尧念力耗竭,孔宰予面对老头子基本上没作用,而姚秦也不是老头子的对手。

那就只能等援军了,反正警方的大队人马即将赶到。到时候十几二十把枪压制着,老头子再猛也得避开。

问题是目前怎么硬撑一阵子。

秦尧皱了皱眉头,说:“其实我还是能帮你一把的,前提是你……让我再摸一下屁屁。”

“什么?臭狗蛋你找死!”

“怒之念力+15!”

对对,就这样,但还是差了点。秦尧于是咬牙伸出手,猛然袭向姚秦的胸口。

啪!贱爪子被拍红了也没摸到,毕竟秦尧只是假装摸,并没有真的要摸。

“怒之念力+6。”

疾速降低,毕竟一个人的情绪波动不可能一直很强。而且发出太多念力的话,也会让姚秦自己感到精神不济的。

所以再冒死对姚秦轻薄第三次的话,念力搜集不到多少,但是被打残倒是有可能的,毕竟暴力萌妹已经挥舞粗又硬了。而且她还补上一脚,踹在了秦尧的小腿肚子上。

现在倒是搜集了不少,但还是远远不够用。

于是秦尧勾了勾手指头,孔宰予就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:“尧兄你要做什么?”

秦尧:“转过去。”

看到孔宰予老老实实转过身,秦尧伸出手,硬着头皮在他屁股漏风的地方伸了进去,还抓了一把。

“哎呀你讨厌!”娘炮素质爆发,孔宰予一个激灵蹦出去两米远。

“惊之念力+14;”

“欲之念力+1;”

“欲之念力+2;”

“欲之念力+2;”

“欲之念力+3;”

……

尼玛,停停停,你可够了!秦尧脑袋都大了。

加上刚才剩下的一点零头,现在竟然又凑集50点念力了,秦尧还是有点战斗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