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暴力的萌妹

    姚秦也是想破案的,但他却不敢相信秦尧还有这种奇怪能力。

她很谨慎地裹着棒棒糖说:“你这家伙,不会是想念女朋友(林教授)心切,又或是急着要给女朋友报仇,故意把怒火发泄到白京溪他们身上吧?”

秦尧保证绝对没有:“我很冷静。而且我更知道要是莽撞的话,会让案子更难破。所以请相信我,我是为了尽快破案,而不是出于个人恩怨。”

姚秦死死盯着他的眼睛,足足五秒钟,这才狠狠点了点头:“好,信你一次!但假如你骗了我的话,哼,回头入籍的时候我让你成为我的小仆人,欺负你一辈子!”

我勒个去,够狠。

当然秦尧也由此明白了,似乎闲散遗族入籍之后不但要被约束自由,甚至还可能被人家使唤奴役。

姚秦已经走了过去,直奔白京溪,甚至都已经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三节棍,旋拧组合成了那根暴力野蛮的粗又硬。

“嗨,就别掖着藏着了,既然是觉醒的遗族,就该知道怎么接受管制吧。今天这案子的事情先放一边,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
白京溪三个人都为之一愣——这转折怎么这么快?不是正在说火化和伪造死亡证明的事情吗,怎么一转眼说起遗族了?

白京溪愣道:“觉醒?而且我听说过‘父族’、‘母族’,怎么还有‘姨族’?啥玩意儿,姚警官你刚才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?”

这家伙到底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装的够像?

而他若真不是遗族,难道看门老头或者夹克青年是?

后面两个人看起来太寒酸了,应该不是吧。但真要存在可能的话,秦尧当然还是选夹克青年。毕竟刚才还没接近白京溪的时候,这小子就恰好摔了一跤,有通风报信的嫌疑。

姚秦的粗又硬轻轻拍打着掌心儿,拍动这么一根大棒锤竟然如臂使指,可见这妞儿就算不爆发咒法也已经具有强大的力量。

“不承认也没问题,先跟我走一趟。”姚秦展现出了她不讲理的一面,“别跟我瞎哔哔,哪怕就以涉嫌违规火化尸体这件事,也能带你们回局里面好好调查的。”

看门老头哭丧着老脸道:“啥,我这看大门的老头子也得跟你们回警局吗?我?”

显然他觉得相当意外,夹克青年虽然没说,但也是这个意思。

姚秦点了点头。

白京溪非常不理解:“姚警官你这么做就真的太霸道了吧?这简直是对人不对事了,也不符合办案要求吧?”

姚秦摇头:“跟我哔哔这些没用,我只知道你们当中既然有觉醒者,那就必须接受管制。装什么装?自己是什么货色,难道心里没点B数吗?”

秦尧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:萌妹儿好样儿的。

而看到白京溪他们三人都没行动,姚秦一嗔脸:“还杠上了是吧?非要我使用暴力手段?”

白京溪:“你这行为根本不像个警官,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的身份!”

姚秦:“你可以拨打报警电话询问,请龙城警方来核实我的身份。”

其实白京溪也只是就那么一说,因为刚才他已经听到姚秦和警方的电话。连黄文建的事情都能几分钟内调查出来,姚秦的警方身份不用怀疑。

“好,咱们到前面殡仪馆大厅里再说,我要亲自打电话询问。”白京溪满是不高兴。

而就在秦尧和姚秦以为对方已经认怂的时候,白京溪却忽然暴起!

这家伙猛地转身,向刚才他练功的方向跑出去。那里可是茂密的树林加密集的坟地,而出了公墓之后更是大面积的山林,到时候可就没得抓了。

这家伙的速度很快,和中年胖子的外表完全不符,显然是个真正的遗族。

“还敢跑,找死!”姚秦一怒,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冲出,速度同样不慢。

姚秦的血气幻影浮现,淡淡绯红色的一头大猫咪,和大眼萌妹猫系少女的模样倒是般配。

其实这是一头猛虎呵!当然现在战斗期间如此紧急,这些也并不是太重要。

就目前来看,白京溪应该能逃得走,因为他行动最早而且这里是他所熟悉的地形。如今已经领先大家近二十米,很难追了。

但就在这时候,秦尧一声“爆”字,指尖出现了一个橘红色的火球,于黑夜之中显得格外刺眼,连前面追击的姚秦都禁不住回望了一眼。

紧接着这光丸激射出去,直奔白京溪的后背。

秦尧并不确定自己的准确率怎么样,所以不惜血本,连续触发了三次爆字咒,每次都耗费了20点念力值。这个强度的爆字咒不是太强,但也不弱。关键是秦尧体内原本就只有八十多点念力值,想连发更强的也不现实。

三个光丸被白京溪躲过了两个,第一个因距离超过十丈而空中自爆,威力也自动消减了不少,倒还不算什么。

但第二个被白京溪躲过之后,直接撞在了一颗胳膊粗的小树上,引发了一道沉闷的爆炸声。

树皮纷飞,甚至里面的白色树干也给炸裂了大约一厘米厚的表层,整个小树剧烈摇晃险些折断。

不要觉得不威武,要知道就算是在树上绑着一枚大号鞭炮,也绝对炸不出这样的效果来。

好猛的力道,根本不像是刚觉醒的新人。

秦尧这也才意识到自己爆字咒的厉害,心道第一次释放的时候记得比这个消耗的念力还强一些吧,但当时炸在林教授的身上,却只是将她的衣服炸碎、皮肉炸疼?好家伙,连个病恹恹的嫡裔都那么强大吗。总之现在,秦尧对自己的实力也是越来越了解了。

而白京溪看到这一幕之后当场一怵,就那么一个惊讶的时间里,第三枚光丸激射而来,准确炸在了他的后背上。

轰!

原本有点装逼的宽大练功服被炸碎个大窟窿,后背上也炸得血肉模糊一片。虽然不一定伤及筋骨,但皮肉伤已经够严重了。

这还是炸在了不太要害的背部,而且秦尧也只是使用了较低版本的爆字咒套餐。要是使用四十乃至六十个念力值触发爆字咒,再直接炸在脸上呢……不堪设想。但秦尧也大感振奋,知道自己在血裔境界之中,应该算是个比较强的。

何止是比较强,他也太低估自己了!

要知道血裔的标准是血脉浓度十万分之一到万分之一之间,这个范围已经非常宽泛。而秦尧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万六千分之一左右,单凭这个数值也显示他在血裔境界之中属于佼佼者。

更何况,真龙遗族比别的血脉更具天然优势。

背后的爆炸带着强大的冲击力,让白京溪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,于是刚才拉开的距离优势荡然无存。

姚秦大喜,抡起粗又硬一个饿虎扑食飞奔上去。

对于这个突然的变化,对方也感到相当诧异,没想到秦尧竟然还是个远距离攻击手。

白京溪愤怒而恐惧的转过身,其实已经来不起站直,就已经迎来了姚秦的扑杀。他怒吼一声,左手如老僧般竖掌,而右手似兰花指般指着姚秦,这手印看起来相当变态猥琐。

但是伴随着口中快速念诵的咒文,姚秦感觉到了一股威胁。就在她粗又硬的大棒子已经抡起,准备一举砸趴下这家伙的时候,这家伙却用兰花指猛然一指,吼道——定!

于是时间仿佛瞬间定格。

姚秦的身体为止一滞,瞬间变成了一座雕塑。

竟然是定身咒,白京溪这家伙的念力不是很强,但咒术还是挺厉害的。

紧接着白京溪就要反击,地面上抓住一块砖头就要往姚秦脑袋上砸。而且由于距离太远,加之他站在姚秦对面,所以秦尧连使用爆字咒救援都已经来不及,只能怒吼着冲过去。

但他知道估计晚了,距离稍远。而对方那一砖头一旦砸下去,姚秦就算不死也得费。

哪怕遗族的自愈能力惊人,但也得看伤害程度。若是秦尧上次那样,只是鼻子软骨受到伤害,自愈倒是挺快。而要是一砖头伤了脑子、砸破了眼球啥的,就算大罗金仙再世也救不了。

就在这个危机的关头,秦尧身后传来了声音古怪的歌声。古朴优雅,但每一个字都是古音。

“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……”

孔宰予这小子又开始唱歌了!

只见这小子仿佛古圣图像那样双手交叠于胸前,虽然身上穿得花里胡哨,后面还露着屁股兜着风,但那股圣洁之气还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的。

虽然觉得有点另类怪异。

还别说,当他的古音出口,白京溪的眼神也微微一顿,仿佛暂时失了魂一样神情萎靡。

于是白京溪的手也一松,砖头随之落地砸在了自己的脚背上,啊呀一声痛呼惊叫起来,也从孔宰予的圣诵之中清醒过来。

但清醒也已经晚了,因为刚才他的失神,导致自己的定身咒也失效了。所以姚秦眨了眨大眼睛,随即明白了一切,顿时左手做出道门最常见的五雷指印,右手抡起粗又硬来了一记横扫千军。背后的虎影疯狂扭动,显示出大眼萌妹的愤怒。

去你妹的,敢定本姑娘的身,本姑娘打断你的老腰!

这一记横扫势大力沉,像是个顶级棒球手在打棒球。白京溪的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,他就是那个球。

“霸道啊我的妹儿。”秦尧吓了一跳。大眼萌妹的招数朴实无华,就是那么简单直接,但又无可阻挡,太暴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