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白京溪

    面对秦尧三人的突然出现,老头和年轻人都吓了一跳。妈妈个蛋的,这大半夜的哪里蹦出来一个陌生人。

穿夹克的年轻人霍然站了起来: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

“不要紧张,打听件事。”姚秦亮出自己的警官证晃了一下,“昨天有没有一个女人,开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来到这里?那女人长得比较高大,穿着件黑色风衣。”

她所说的大高个儿女人,就是在林教授家扛走大袋子的那个。至于黑色的商务车,正是她换车之后出现在警方监控镜头里的那辆。

一老一少还有点将信将疑,特别是孔宰予那骚气的着装外加露着屁股蛋子的烂裤子,怎么看都不像个警官,连便衣都不像。

大眼萌妹也不像,事实上连秦尧也没有丝毫的警官气质。

但是这大半夜的,也没人会冒充警察来火葬场办事儿吧,吃饱撑的慌了?而且警官证看起来应该是真的,加之听到姚秦问话也很正常,这一老一少也都同时回应了下,纷纷摇头。

是记不得了?就算这地方业务再忙,一天也不至于能有几个客户吧?

“对了,那个女人的这里……”秦尧指了指自己的胸,“特别大。”

穿夹克的年轻人顿时眼睛一亮:“你说的是那个啊!个头儿快有我高了,挺粗壮的女人对吧?不过她没穿风衣,哦,也可能丢在车里了,因为出来的时候穿的是小毛衣。乖乖,这女人怎能穿那种紧身毛衣,尺码太惊人了。”

姚秦低头看了看自己,不服气地微微挺胸,信不信本姑娘崩开两颗纽扣给你看看?吓死你。

秦尧则感觉有了希望:“这女人来了之后是什么情况?”

年轻人:“你们这么一说,我倒是觉得有点怪了。因为她就两个人来办火化,而且还是他们亲自开车带来的尸体。”

尸体?秦尧的心猛然一缩。“尸体是什么样的?我意思是,长什么样子?”

年轻人啧啧叹息:“可漂亮了,太特妈漂亮了,大老远看一眼能把我的魂儿给勾走。哎,我估计看炉子的老顾恐怕都不舍得烧了吧?长头发,身高……嗯接近一米七吧,躺着也看不准。太可惜了,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横死啊……”

这年轻人又简单形容了一下,秦尧的心都要炸了——马勒戈壁的,这尸体不就是林教授吗!

!!!

你们给……烧了?

怎么回事?

难道说林教授是骗自己的,心相印图腾并不能将两人的性命绑在一起?也是有可能的。估计林教授当时说她死后秦尧也会血凉,恐怕只是为了吓唬秦尧,让他免得生出造反的心思?

也就是说,林教授现在已经……成了一掊死灰、一缕香魂?

“你确定已经火化了?!”秦尧的声音压抑,似乎有点阴冷。别说对面的年轻人,连孔宰予和姚秦都微微色变,心道这小子的气势怎么这么强。

夹克青年脸色有点白:“化……化了啊……不会有什么事吧?各位警官,我们只是工作人员,不关我们的事啊……”

老者也咳嗽着说:“这就是烧人的地方,不火化人家送这里干什么,对吧。”

好端端的一条生命,竟然就这么没了?

一个强大的嫡裔觉醒者,竟然会以这种近乎夸张怪诞般的方式死亡?

不知怎么的,秦尧的心忽然像是裂开了一样,酸痛无比。

事实上,他和林教授交往不算太深。哪怕有了个稀奇古怪的师徒关系,但大家认识并不久。

本不该产生这么沉重的心碎感,但他根本抑制不住。

那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心伤一段逝去的芳华,不止这么简单。

直到这一刻他忽然明白,自己对林教授的感情其实已经潜移默化发生了改变。因为以前女友消失的时候,他的感觉和现在是相同的。

姚秦和孔宰予现在也有点懵,本以为快要找到林教授了,哪知道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简单结果。

简单到了粗暴不讲理的程度。

“不,这不是真的!”秦尧额头的青筋都迸发了出来,一把抓住那个年轻人的领子,几乎要把瘦弱的对方给拎起来,“你们就不检查的吗?随随便便就敢烧了?”

年轻人吓得不行,还是那老者起身劝了两句:“年轻警官,不管怎么样你先放下他,他跟我一样就是个打工的,连尸体都接触不到呢,你找他撒气有什么用啊。再说据我所知,没有谁能随随便便火化一具尸体,都是走程序的。”

秦尧双目红彤彤如一头发怒的豹子:“对,必须有程序。据我所知,至少需要有警方或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,并且提供死者的身份信息,才能允许火化吧?”

王八蛋,林教授是被那女凶手从家里带走的,怎么会有死亡证明对吧?

老者摇了摇头:“那我们这些看大门的就更不清楚了,你得找具体办事和管事的。”

秦尧低声怒道:“那谁是管事的,谁具体经办了她的火化程序!”

夹克青年指了指后面,其方向是说殡仪馆后面那座规模庞大的公墓。“我们白主任就在后面公墓群里,要不我看看能不能打通他的电话?”

秦尧简直懵逼了:这大晚上的,在公墓群?虽说现在才晚上九点多,但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。

那个夹克青年明白秦尧的不理解,苦笑:“这是我们白主任的习惯,也就我们几个人知道,他喜欢晚上练气功。”

姚秦抽了抽小鼻子:“什么气功要在这鬼地方修炼?”

夹克青年:“我们白主任是个武侠迷,有点痴狂了都。据说不知从哪里弄到了本《九阴真经》,好像得了大宝贝一样开始狂练起来。而且他说所谓九阴,就该在极阴之时、极阴之地修炼,恰好适合我们这个地方……对了,我们公墓里的环境也不错,松柏林里面真的很适合练功的。”

练你老母,九阴你妹!这个混蛋白主任肯定有问题的。等老子查出猫腻来,直接教你练《葵花宝典》!

此时看大门的老者还想打电话,却被秦尧制止了,免得白主任跑了。

“咱们一起去,你俩带路,路上不许声张。”姚秦命令。她担心自己前脚刚走,老头和夹克青年就会给什么白主任汇报。

一老一少自然不敢有什么怨言,带着秦尧三人穿过了殡仪馆,还途径了不远处的火葬场,最终到了最后面的公墓,和外面这片区域有一道矮墙相隔。

隔着矮墙可以看到里面郁郁葱葱的松柏,在黑夜之中显得非常阴森。远处更有一些白杨树,夜风中完美诠释了它“鬼拍手”绰号的由来。

矮墙中间有道小门,没有锁。因为根据夹克青年交代,他们白主任晚上修炼结束之后还得从这里回来,修炼时间一般都截止到晚上十一点。

秦尧对这种时间限制非常熟悉,因为他的《九字真言咒》也限定了每天修炼的时间。所以从这一点来看,这个白主任似乎更加可疑。

而路上夹克青年也向秦尧他们介绍,说白主任名叫白京溪,也是他们整个殡葬产业集团的一把手。

原本这里是龙城公墓+龙城殡仪馆+龙城火葬场,一整套的产业。后来市里面将之推向市场,并且成立了殡葬产业集团,实行公司化运作,原来在民政局任殡葬管理处主任的白京溪摇身一变,也就成了转制后产业集团的总经理。

但是内部一般还称呼他为“主任”,毕竟这个称谓更具官味儿。官本位的社会上,可以理解。

夹克青年话不少:“你们还别不信,白主任修炼的功夫可能真的有效果呢。虽然都快五十岁了,但精气神比一般中年人强得多。当然,《九阴真经》这个名字估计是扯,跟我们开玩笑什么的。”

秦尧和姚秦都没说话,心道那叫武功?恐怕是修炼的遗族功法吧!

边说边走,不多时来到了一片白杨林外。这里是公墓的老墓葬区,由于几十年前的老墓穴缺乏规划,而且对土地价值认识不足导致利用率不高,这里还遍布坟头,而不像现代化公墓那样都是石头。

另外也有人说,当年一批烈士也曾埋葬在这里。所以坟头就没有改造,而是当作文物保护了起来。

由此,三三两两的坟头加上哗啦啦作响的白杨,打造出了一个极度阴森的场地。

在那片场子里,一个微胖体型的男人正在微微弯曲双腿,双手做出交叉姿势,其中几根手指还似乎虬结在一起。

这就是练功中的白京溪了。

秦尧他们原本准备悄悄摸过去,哪知道距离还有几十米呢,夹克青年忽然一个脚滑,啊呀一声扑倒在了地上,也不知道天黑踩到了什么。

于是远处的白京溪自然听到了动静,但还是用了足足四五秒钟之后,这才缓缓收功站直了身体。恰好在这个时候,看到了疾速跑过来的秦尧他们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白京溪远远的有点惊讶,而当走近后看到了两个下属,马上又官派十足起来,“你们两个怎么搞的,这大半夜的带外人来打扰我干什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