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三人行

    秦尧也知道遗族世界的水深的很,不管是丝袜男还是赵振涛,实际战斗能力都在自己之上。至于姚秦,不说真的能打五个吧,但比秦尧能打应该是真的。

高战庭、林雪宁和沈盈这样的嫡裔境界高手就更不用说了。

算来算去,竟然只有那个孔二傻子或许不如秦尧,这是多大的悲哀?

可就算打不过也得去对吧?不光是因为打心眼里真的喜欢美女师父,关键这也是秦尧的自救。

“我知道自己本事不怎么样,但有些事总要去做的,这跟能力大小无关。”

把自救能说得这么高尚,也是一种装逼行为,偏偏有点打动了姚秦。

暴力萝莉扯了扯书包的背带,点头说:“好吧,让龙城警方去制定方案去吧,我陪你走一趟!但是说好了,事后请我吃三顿、不、五顿大餐,而且不许用二楼餐厅的标准糊弄我,还不能重样儿!”

身为遗族高手,帮人打架竟然要价这么低廉,真好意思啊。

秦尧点了点头:“那高队长呢?”

说真的,秦尧对姚秦的战斗力真的不是太看好。再强能强到哪里去?一个女孩子家的,而且还那么没溜儿。

还是高战庭比较靠谱吧,一看就像个超级能打的。

姚秦摇头:“上级让我俩维持龙城学院的秩序,不能把他也抽调出来,学院是重中之重啊。”

龙城学院的连环凶杀案已经形成了全国性的影响,警方压力大得喘不过气来。要是这时候姚秦和高战庭双双擅离职守,那就不是丢脸的事了,甚至可能丢了饭碗。

秦尧也得理解人家的难处。

姚秦:“要不你问问孔宰予,多多少少也算个遗族吧。”

秦尧有点头大:“他?不能说一点作用没有,但确实太怂了,不一定敢去。再说联系他的话,不知道又得耽误多少时间。”

姚秦摇了摇头:“让他去又不是看他那点战斗能力,而是他的身份比较不错。南都孔氏的嫡派子弟呗,万一凶手看到他家的背景挺大,指不定就给咱们点面子了。”

还有这种操作?你刚才不是装逼很勇猛吗,原来也知道拉大旗作虎皮。

而且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交通工具。

姚秦一路尾随秦尧的自行车,自然没有车辆。“但是孔二傻子有车,据说这家伙开车技术还挺不错。”

不仅技术不错,而且车肯定还不错呢。

反正联系一下吧,又不费什么。

电话接通了,孔宰予这二傻子正好开着车在外面兜风。听到秦尧要用车,自然是毫不犹豫。可一听是要去打架,顿时又有点怂了起来。

孔:“不会很严重吧?”

秦:“有警官跟着呢,小姚警官。”

孔:“我去,那岂不是要牵扯到……你说话方便吧?”

秦:“方便,她已经识破我是遗族了。”

孔:“这样啊……尧兄,遗族的战斗是极其凶险的,赵振涛那混蛋就是例子。你我都不是什么大高手,依小弟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见义而勇为,于我如浮云呢。”

秦尧顿了顿:“其实我这也是自救,没办法。假如林老师出了事,我也会受到莫大的牵连,甚至可能危及生命。”

“这么严重?!”孔宰予顿时精神一振,“尧兄放心,我这就去,你在哪里?”

一听秦尧可能遇险,这家伙竟然这么仗义,秦尧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。因为他很清楚孔宰予为啥这么干,那是特么因为爱啊……啊呸呸呸,一身鸡皮疙瘩。

不一会儿孔宰予就到了,速度还真的快。这货今天穿了件非常花哨的衣服,碎花格子休闲装,小裤儿还有点细脚效果,脚底下踩着双亮得夸张的漆皮尖头皮鞋。

头发梳得油亮,还戴着一只骚霍霍的墨镜。

“你这是……准备去执行行动?”秦尧一上车就有点懵。

秦尧知道,对手八成也是遗族,因为一般人能伤害得了林雪宁?要知道她可是嫡裔遗族,就算身受重伤,干翻一帮普通人也跟玩儿似的。

对手可能是遗族,孔二傻子你还跟旅游泡妞一样的花花公子打扮,这得多没心没肺。

“时间紧张,来不及换了。”孔宰予竟然很开心穿成这样。其实这小子有自己的打算:我都穿成这样了,鞋子不跟脚,裤子一个劈叉就炸线,到时候你们就不会让我冲在前面打架了吧。

姚秦白了他一眼,非常瞧不惯这种风格,哼,娘炮。

其实孔宰予也瞧不惯她,哼,大萝莉。

车子启动了,又稳又快,孔宰予的车技确实可以。秦尧则坐在副驾驶上,心早就飞到了火葬场。

背后姚秦的电话接个不停,不是高战庭的,就是龙城警方的。高战庭无非一再叮嘱姚秦务必小心,而警队主要的意思是已经集结完毕,一共大约十多名经验丰富的持枪刑警,杀到火葬场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,大家随时保持联络云云。

姚秦皱了皱眉头:“这么慢,我们再有十来分钟就到了!”

是他们三个先动手,还是等待警方援兵过来?后面的选项更安全,但秦尧却好像不能等。

……

车子已经驶出市区一段时间,路两侧已经开始是一片片果林,果木产业本就是龙城农林业的主打之一。

平时开车路过这里,会觉得一路果木的风景赏心悦目。但今天这个气氛下,似乎越行越阴森。偏偏天色有点阴翳,连月亮都被乌云遮挡了起来,于是给人一种沉重压抑的压迫感。

终于到了一条横着的柏油路,穿过大片果林折向西方。穿行其中更加阴森,不过距离前面的火葬场也已经不到一公里了。而且警方所能调集的最后一个监控镜头,也在这个拐弯处。

不过这条路往前没任何建筑物,只有火葬场,故而警方的判断也应该不会错。

越来越近,为了保证隐蔽性,孔宰予将车直接开到了路边的果林里。这果林哪有专门停车的地方,于是被他轧倒了几棵树苗,而他这辆价值不菲的新车也肯定刮花了。

姚秦有点无语:“这也太不爱惜车了。”

孔宰予摇头:“不值几个钱,回头能修就修,不能修就换。”

南都孔氏果然财大气粗,可劲儿造。

秦尧则开始小跑儿,直奔前面那个闻名全市的大院子。龙城火葬场,同时也有殡仪馆,还附带着龙城最早的一座公墓,总之人死之后到这里就是一条龙服务。

三人临时组合半夜三更的跑到这里,怪怪的。

来到火葬场门口,门口也没人看守。说实在的,除了他们三个这样的,一般人真心不会大半夜的跑这里来偷偷摸摸。

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门岗上看大门的也乐于偷闲。

所以,孔宰予才没有给大家增添太多的麻烦——

只见这货艰难地爬上了铁栅栏门,而后行动笨拙地翻越。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刺啦,裤子似乎被栅栏门上的铁尖子给划破一个大口子。

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半个,搞不懂这货里面为啥不穿个内裤。

真是笨得跟头狗熊一样。

秦尧和姚秦在下面一头黑线,看着这个混蛋在这里耍宝。

秦尧叹道:“一开始觉得遗族好牛掰、好叼的,一个个都跟超人一样。现在看了这兄弟的表现,我咋觉得太侮辱超人这个词儿了呢。”

姚秦也有点怒其不争,叹道:“没办法,遗族觉醒后身体各项机能确实变强了很多,会更健壮,有更强的自愈能力,包括各种感官能力也都会变得更敏锐些。但是技巧、格斗技法什么的,还是需要自己后天修炼的。当然,像孔二傻子这么笨拙的倒也实属罕见。”

孔宰予捂着屁股上的钻风处苦笑:“小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,能陪着两位翻墙越界已经实属难得,就体谅一下啦。”

“快走吧,时间不宽松。”秦尧没有废话,带着两人直奔院子中心的那座殡仪馆,这里也是整个场区最核心的办公之处,估计值班的人也都在那里面。

而才走了不到几十米,秦尧就又停下来,弯腰隐藏在一片冬青丛后。

“怎么了?”孔宰予还以为被发现了。

秦尧静静地闭上眼,而后缓缓睁开:“我似乎能感应到林教授的存在了。”

姚秦险些喷出一口老血:“大哥你想她想疯了吧?你以为自己是真裔大宗师呢?隔这么远就能感应到别的存在?”

秦尧摇头,心道你又不知道我被绘制了心相印图腾。

当然这种感应也很玄乎,不能当做实打实的证据,也可能确实只是自己的臆想幻觉。但不管怎么说,却给了秦尧更大的信心。

不过与此同时,脑海里又浮现出一条消息:“妒之念力+3。”

不用猜,肯定是孔宰予这货贡献的念力值。妈蛋,就因为老子关心林教授的安危,也能惹了你的嫉妒?真是服了。

秦尧已经决定了,当这件事消停了之后,无论如何也得跟这个让人瘆得慌的家伙保持距离。

刚才的神奇感应一闪即逝,马上又没了目标。秦尧三人继续前行,没多久就到了殡仪馆最外面的一间房外,作用也跟签到处、传达室差不多。

偷偷看了看,里面一老一少两个人。老的披着件农家袄,年轻的男人穿着夹克,应该就是普通的值班人员。

事实上老者就是原本门岗上看大门的,而年轻人则是殡仪馆留守值班人员。老头觉得一个人没意思,就跑到这里跟年轻人凑一起喝点小酒。

再说在这种鬼地方值夜,大家显然更乐意凑一起。

看着一老一少在里面喝着低劣的烧酒,秦尧一眼断定这俩人应该不是什么遗族——要是遗族还混成这个模样,那也太寒酸了。

姚秦本还想搞点策略,比如怎么偷听对话,又或者先检查重要位置……但还没等她有点头绪,秦尧就直接蹿进了屋子里。

这冒失鬼……姚秦算是服了秦尧的直来直去。

她哪里知道秦尧的着急!林教授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,那就意味着秦尧本人也随时可能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