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火葬场

    当然可能像林教授说的那样,入籍之后的闲散遗族可能会比较悲催,受约束严重。但要是有姚秦这样的人作为引荐人的话,应该会有些面子?

姚秦自己不也说了,是“待遇从宽”的那种入籍。

这些都还是后话,至少就目前来看,姚秦好像对自己也没什么恶意。

也或许,遗族世界并非像林教授想象的那么凶险?她是一个家破人亡的被通缉者,或许这才导致了她对任何人和事都保持着高度的敏感和质疑?

“你怎么确定我是觉醒遗族?”

姚秦撇了撇嘴:“你以为自己藏得掩饰?不可否认,在教学楼、办公楼上面的事情虽然可疑,但还不至于是实锤证据。但是昨晚遭遇丝袜男,你可就真的露馅了。”

一楼走廊的针孔摄像头拍下凶手丝袜男跟秦尧遭遇的时候,释放了一团火。虽然没烧到秦尧,但这种特殊事件秦尧不应该忽略。但是在跟姚秦和高战庭交代的时候,秦尧绝口不提这一点。

试想正常情况下,你看到一个人在你面前突然放了一把火,而且是火势惊人的熊熊烈火,并且火焰悬浮在半空中,你能不在意?

秦尧嘴角一个抽搐:“女生宿舍里也安装摄像头?也太流氓了吧!”

要知道那是老式宿舍楼,中间有集体卫生间和洗衣服的地方,很多女生会衣着不整的走来走去的!

姚秦撇了撇嘴,死死地盯着他:“原来没安装,但后来连续发生命案,警方就暗中装上了。再说宿舍连续发生那么多事情,哪个女生还会光着身子在走廊里走来走去。而且有权调取镜头的都是女警官,总之这些不重要。”

看到秦尧承认了,姚秦继续:“更何况,当时虽然丝袜男遮挡了你的动作,但是根据我和老高的判断,你当时是在施咒——只不过咒法可能非常简短。”

这些足以确定秦尧的遗族身份,再加上此前的种种可疑表现,更让这件事显得确凿无疑。

秦尧:“于是你就故意给我‘松绑’,说不再监控我了,还说自己三天之后就调走了?无非就是暗中观察我。”

姚秦点了点头,但随即又摇了摇头:“你说的差不多,但有一点不是骗你的——两天后我和老高真的要滚蛋了。”

案子影响这么恶劣,连上级也承受不住压力,必须加大抓捕力度。只不过人手不便一时调配过来,这三天里面姚秦和高战庭至少要稳住局面,不能失控。

姚秦:“所以说呢,要是这三天之内毫无作为,我和老高就算是在龙城栽了个跟头,灰头土脸的走。但要是抓紧时间,在三天之内把这案子做出点成绩,也就没那么丢脸了。当然,时间已经过去一整天了。”

所以姚秦才兵行险招,干脆把秦尧这个“嫌疑人”的禁足令都取消了,就是看看有没有新的机会。

“而且做出这个决定,也跟昨晚在医务室里你的表现有关。”姚秦说,“昨晚你的表现很不正常,我猜应该是遇到什么难以启齿的危险了吧?这说明你遭遇的情况可能要超出你的掌控范围了,即将驾驭不住,所以我再给你点自由,让你的行动范围可以加大一些。”

行动范围越大,暴露的可能性越大。

秦尧一头黑线,心道这妞儿看似个萌萌哒的小萝莉,怎么就这么腹黑。

“如果我猜测不错,那个沈医生应该有点问题吧?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其实我也没证据。还是那句话,凭一个办案者的直觉。”

秦尧把心一横,心道事已至此:“没错,她也是个遗族!”

而后简单说了算自己个沈盈的恩怨,但哪怕姚秦很感兴趣,秦尧也懒得多说了。

“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救人如救火,赶紧调查林教授的事情啊!”

“没问题。”姚秦和他边走边问,“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——林教授是不是遗族?”

“不是。”秦尧斩钉截铁,“不要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看我,我之所以和她走这么近,是因为我喜欢她,暗恋她,这下说得够直白了吧?”

他没义务帮沈盈隐瞒,但会绝对替林雪宁保密。

姚秦估计还会存有怀疑,但没继续问下去。而在说着的同时,两人已经到了林教授家门口。物业安保人员也跟着,免得说随意进出业主家,而且他们还找来了开锁公司。

开锁公司的人来了之后,先尝试一下最简单的开锁可能。先是用老虎钳将猫眼儿卸下来,而后用一根拐着的铁棍儿塞进去。触碰到里面的门把手,往下一压。

咔啪,开了!

前后不到三分钟,这叫什么烂锁。

但开锁师父也说了,这证明里面没有反锁,更没有拧钥匙。

秦尧和姚秦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——估计林教授真的被人扛走了,而且凶手临走之前犯不着再仔细锁门,只是把门随手带上就行了。

秦尧的心里又是一个哆嗦。

因为正常情况下家的主人出门,往往都会用钥匙锁门的。更何况林教授是个谨小慎微的人,还被圣教通缉着,不可能不小心。

至于房间里面,发现果然有落地的两个杯子,隔壁中年女邻居听到的动静估计也因为这个。

另外还有沙发上的两个抱枕落在了地上,依照林教授那种干净整洁的性格,不可能任凭它们在地上而不捡起来。

所以,家里肯定没人了。

果然,推开卧室和卫生间也都没有林教授的影子。倒是在沙发前的地板上,以及出门的脚踩垫上,相继发现了几滴干涸的血迹。

不存在任何侥幸,肯定出事了。

而在这个时候,当地警方也通过城市的监控系统找到了线索,直接打电话给姚秦——

“查到了,开车的是个女司机,但反侦察能力很强。中间特意穿过两个监控盲区,甚至还换了辆车!幸好最终还是被我们找到了,直接开往城北了,出城好远。”

姚秦不是本地人,但也知道北部都是野林区:“蹿到荒野了?”

电话那边的警务人员很严谨:“还不到,我们发现那辆掉包之后的商务车,最终去了……”

姚秦觉得对方有点拖拉:“去了什么地方?”

对面警官的语气似乎有点沉重:“市北的火葬场。”

秦尧和姚秦同时倒抽一口冷气。

火葬场,这可真是个好地方!

和一般城市的火葬场一样,龙城火葬场也在城市之外很远很偏僻的地方。再往前开两三公里,就能进入市北的那片莽莽山区。

“竟然把人直接带到那种地方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姚秦很吃惊。

秦尧更惊讶,心道我还以为这是你们官方遗族处理逃犯的手段呢,这么霸气嚣张。

因为当时林教授说过,圣教的执法者处事手段非常跋扈,霸道不讲理。

所以当听说火葬场三个字的时候,秦尧还以为是圣教或其协助方(如姚秦所在的势力)找到了林教授,准备直接来一个人道毁灭再毁尸灭迹呢!

但是从姚秦的惊讶态度来看,似乎不像。

姚秦脸色也更凝重起来:“难道林教授已经遇害了?比如说凶手进来之后经过打斗,已经杀死了她,并且滴落不少血迹。而后用袋子将她扛走,再送到火葬场……”

还别说,这一整套流程倒是很顺溜。

可秦尧却知道,林教授顶多是目前遭难,但不会死。

因为她若是死了,由于心相印图腾的作用,他的血液也会“凉下来”。而现在他毫无异样,就证明林教授至少还活着。

但问题是,凶手尼玛去火葬场干嘛?会不会是抓了林教授并拷问什么东西之后,再直接给……烧了?

假如这样的话,林教授的时间就不多了,同理给秦尧的时间也不多了,师徒俩毕竟是要死一起死!

“快去火葬场啊,愣什么!”秦尧急了,“你有车吗,还是调用龙城的警车?”

姚秦有点头大:“事情再急也得有个步骤吧?这么大的案子,而且关乎人命,至少也得经过警方高层商议一下,咱们直接杀过去算什么。”

得了吧,秦尧心想我这不只是救美女师父的命,更是自救。现在说不定哥们儿随时可能嗝屁儿,甚至这一秒还跟你说话,下一秒就两眼一翻挂了,你给哥做人工呼吸都救不回来。

“那你们警方先研究着,我自己去!”秦尧等不及了,直接往外冲,“对了,能帮我调辆车吗?”

姚秦哭笑不得:“我说你也太着急了吧?”

要命的事情能不着急吗?但这事儿不好对她讲明白。现在推测抓到林教授的凶手不是官方的人,那么林教授身为圣教逃犯的信息至少还没扩散。现在要是泄露给了姚秦,得了,就算将林教授救回来,马上又得被官方抓走。

“那是我女朋友,我能不着急吗!”

“竟然还是个情痴呢。”姚秦咕哝了一句,叹道,“但你知不知道,现在整个龙城简直是遗族遍地走,高手多如狗啊,很危险的。虽然你也算是个刚入门的觉醒者,但差距太大。不要以为自己有了点血脉威能就自诩为超人,事实上你这种刚觉醒的,我一个人能打五个。”

暴力小萝莉的装逼总是那么让人猝不及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