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彻底暴露

    血脉浓度体现的是秦尧处在什么境界、什么位置,以及长期来看需要多久达到晋升标准。

而念力上限的提升,则实打实体现他现在的身体能容纳更多的念力,可以触发更多、更强的咒法,这可是实打实的战斗力。一下子21个点的提升,比以往一个月的修炼都更有效吧。

另外还有一点不能忽视,那就是念力值直接生成了42点!

要知道在修炼之前,秦尧为了增加触发次数进而提升血脉浓度,他已经将念力消耗得只剩下个位数,接近于零。而现在仅仅修炼一个小时之后,竟然又自然生成了这么多。

“每天修炼之后都能直接得到近四十点的念力,白天再缓慢自然生成一些,全天下来就算不主动搜集别人的念力贡献,我可能也会生成六十点以上的念力值吧?”

这就很厉害了,因为这是每天的“基本所得”。而且就算不能搜集到别人贡献的念力,他也至少能释放六次低配版的爆字咒,为血脉浓度提升做出不小的贡献。

总之这次可谓是收获巨大,也让秦尧晋升嫡裔的前景忽然变得更加敞亮。

虽然现在被什么狗屁倒灶的母子连心咒给困住,但秦尧绝不相信没有办法解除。最简单的一点:只要老子够强,甚至像什么圣教教尊一样强大如神,不信还不能摆脱你沈盈的这种手段?

总之,变强总能让秦尧感到兴奋,可以说一整夜几乎都兴奋得睡不着。

……

第二天醒来,气色好了不少,两腰的痛感也明显见轻。看样子自己血脉浓度提升之后,也意味着实力提升了不少,身体素质也随之增强。

事实上,连肉身也是受益的。秦尧的体力、耐力以至于爆发力、扛揍能力都在提高,只不过这些的进步不可能太快,只会让血肉筋骨的肌体组织日复一日的强壮优化。

真正进步最快的是免疫能力、自愈能力和身体修复能力等,比如说以后基本上不可能罹患发烧感冒了,划个口子可能几分钟就愈合了,肾虚之后修补过来的时间也更短。但这些素质的提升很难用尺度去精确衡量,所以感觉不太明显罢了。

而后整整一个上午,秦尧还是没能联系到林教授,这时候他心中的忧虑更重。本想下午请个假去亲自登门,哪知道又被姚秦和高战庭喊去商量案子。

三天之后就要滚蛋了,不,就剩下两天了,还商量个毛线啊。而且上次不是怀疑我故意放烟幕弹,诱引你们考虑什么十字阵吗?现在怎么不怀疑我了,真是的。

所以秦尧有点消极怠工,姚秦和高战庭也没办法。只不过受限于被他俩盯着,秦尧还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离开龙城学院。

直到黄昏之后,秦尧再食堂扒拉了几口晚餐,总算是找到机会开溜。骑着大门口的共享单车悄悄离开,谁都没告诉。

直到林教授家的门前,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跳得有点厉害。随后敲了好久的门,但却一直没开。期间不管是新手机号码还是旧号码他都拨打了,也都还是老样子,全部关机。

就在这时候,对面一个中年妇女开门。看了看秦尧,似乎好奇他为什么一直敲,毕竟秦尧已经在这里两三分钟了。

两人都没开口,那中年妇女又关了门。而直到几分钟后,看到秦尧还是没走,那中年妇女又开门了,估计是透过猫眼观察着秦尧的动静呢。

“小伙子,你是林姑娘的什么人?”

这个邻居挺热心的。

秦尧:“我是林老师的学生,来找她补课,上周约好的。大姐,您今天见到她了吗?”

那位中年妇女摇了摇头,忽然有点迟疑地说:“其实,前天晚上我听到她家似乎有点啥动静。”

她当时听着好像是吵闹,还有东西摔碎的声音。原以为林雪宁的亲戚或男朋友在家,和她发生了点什么矛盾呢,再加上都晚上十一点多了,这个女邻居也没来问。

事实上现代钢铁丛林的居民楼里,大家上下楼都可能老死不相往来,不管闲事也是正常。像这个中年妇女能这么热心,已经是少有的话唠了。

不过这个中年女邻居觉得不太对劲的是,昨天早晨她出门的时候,发现林雪宁家门口好像有几滴血迹。

要是中午晚上还好说,可以理解为买了现宰的鸡鸭鱼肉滴落的,可早晨起来……再联系到头天晚上的动静,这个中年女邻居总觉得有点膈应。

但是作为一个普通邻居,也不至于在谁家门口看到几滴血就报警对吧。万一流鼻血呢?万一是扎破手出去包扎呢?对吧。

所以这个女邻居就一直膈应着,都膈应了两天了。今天刚好看到有人来找林教授,她还以为秦尧是林教授的家人呢,所以出门热心地说一下。

而秦尧听完这句之后,心马上揪了起来?——在这个波诡云谲的时期,这些事情的发生绝不寻常!

而且这也印证了自己两天的心神不安,看来心相印图腾在这上面可能真的有所感应。

他恨不能马上砸开防盗门,但又得保持基本的冷静。想了想,他急匆匆跑到了小区物业管理办公室。取出了自己的学生证,表示是林教授的学生,但一直联系不上,怀疑可能有什么意外。

所以,他希望能调一下监控镜头。

可物业安保方面一开始还推三阻四不让看,毕竟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想看就看的对吧?更何况你还不是这个小区的业主。

到最后安保负责人可能进屋去请示还是怎么的,反正在里屋通了个电话之后,这才出来答应让秦尧调看监控镜头。

镜头快速回放,主要是进出那栋楼的监控和电梯里的镜头。从前天傍晚开始,一直快进、快进,但一直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。

直至在前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,镜头忽然出现了重要情况!

镜头上,一个身材高大、戴着口罩和帽子的女人从林教授所在的楼层进入电梯,而且扛着一个不正常的大袋子。说袋子不正常,是因为它鼓鼓囊囊的,里面好像装了个……人?

出大事了!秦尧的瞳孔急剧收缩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
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秦尧的身后,稍有力气地拍了拍秦尧的肩膀,得意洋洋。

竟然是大眼萌妹姚秦!

“终于露馅了吧,你果然是有问题的!”

一心焦躁的秦尧非常不高兴:“你跟踪我?还有你此前……”

此前说什么放弃对我的监控,还有允许我自由出入学院,都只是个欲擒故纵的策略?

秦尧又不傻,当即明白了一切。

姚秦点了点头,并不否认。包括刚才秦尧为了看监控镜头而和物业安保纠缠时候,也是姚秦让当地警方赶紧联系物业,允许秦尧调看监控。连警方都发话了,物业方面当然不敢再拦着。

而姚秦这么做,当然也是为了看看秦尧究竟搞什么。

到现在算是明白了,秦尧是和林教授有关系,而且林教授可能被卷入了一场重大刑事案件。

一个大学生,以超越师生关系的方式和老师联系,偏偏老师还可能被人袭击而失踪,再加上这个学生本就是警方怀疑对象,跟连环凶杀案有关……这么多的问题放在一起,秦尧坐实了自己的嫌疑。

而事实上也不是冤枉他,他确实和这些案子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且身份也确实特殊。

只不过被人摆了这么一道,而且被人偷偷监视着,放在谁身上都极其不爽,更何况林教授还可能遇到了大危险。

秦尧当即飙了:“我只能说,我跟什么王八蛋凶手没一点关系,清者自清!我不想理你,你也别烦我!”

真要是因为自己的遗族身份而起麻烦,秦尧也不介意大干一场。管他娘的,朗朗乾坤清平世界,老子又没犯法,还不让人活了?

看到秦尧真的恼了,姚秦眨了眨大眼睛,轻轻扯了扯秦尧的袖子:“还真不理人了?那你还救不救林教授了,她可能存在危险哦。”

呃……

秦尧当然很清楚,凭自己的能力去解救林教授,先不说能不能干的过凶徒,恐怕连凶手往哪里走了都查不到。

而要是跟姚秦合作,现在就可以去开林教授家的门,也可以调出警方在城市里任何一个路口的监控,一路找寻成功率极高。

“小气鬼,别生气了。我只是怀疑你有点问题呗,又没说你是凶手一伙儿的。”姚秦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了秦尧手里,看来她觉得两人的友情真够纯洁的,一根棒棒糖就能挽回。

秦尧无语,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跟一个小屁孩交流。

姚秦而后将他拉到外面说话方便的地方,低声说:“包括你身为觉醒遗族的事情,其实我们也调查出来了。所以也能理解你之前的鬼鬼祟祟,应该只是为了隐藏自己的遗族身份吧。”

我勒个去,直接这么开诚布公吗?

秦尧只能木讷地点了点头,不知道形势会向哪一步发展。林教授说官方遗族很险恶,赵振涛、丝袜男这些家伙证明了江湖遗族也他娘的不友善,而沈盈这种世家出身的同样对他恶意满满……所以,现在秦尧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终究还只是个刚觉醒的菜鸟。

姚秦说:“我能理解你的恐惧,正常。但我和老高研究了,只要你愿意帮忙查办案子,我俩可以帮你正当‘入籍’哦——待遇从宽的那种。当然一个主因还是你自己清白,我们同事确实调查过你的身份,从孤儿院领养直到最近,没发现污点。”

竟然可以帮着入籍!也就是说,由他们官方遗族组织来承认自己的遗族身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