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图腾神音

    林教授在电视柜下取出了一个长条形木盒,里面有一支非常奇怪的毛笔,笔杆通体雪白好似白玉,笔尖的一根根毛发坚挺如针,远比一般毛笔更有韧性。

而后款款坐在秦尧身边,取出一根小刺,竟在自己左手食指尖上轻轻扎了一下。眉头微微一皱,说不出的美。

“从未绘制过真龙图腾啊,想不到还真有这种怪异而强大的遗族存在,传说不是绝种了吗。要不是在办公室看到他的本命图腾之影,恐怕任何人都无法想象。也幸好被我看到,否则根本无从绘制。”

林教授感慨着摇了摇头,同时将指尖的一滴鲜血挤落在秦尧心口。灯光下,一点殷红极其醒目。

随后她手中那支怪笔蘸了下血液,开始在秦尧心口勾勒复杂而神秘的图案。

简直像是某种诡异的宗教仪式。

而这时候才显示出她真正的绘制手法,是何等的惊世骇俗。虽然彩绘课上她的手速已经比寻常彩绘师快了不止一倍,但现在的速度似乎又加快了一倍!

特制的毛笔犹如纺机上的梭子,令人眼花缭乱。但笔尖绘制的纹路却丝毫不乱,越来越繁复,也越来越精美。

神乎其技呀。

每当血液即将用尽的时候,她便会将指尖的血液再挤出几滴,恰好够用下一次,且血液再次用尽的时候依旧保持着淡淡的温度。

渐渐的,笔下的图案成型了,赫然是一个简化到有点抽象的龙形图案!

伴随着最后一笔收工扬起,林教授长长舒了口气,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淡淡汗渍。

“好累呀,这么繁复生僻的图腾,太耗费精神力。”林教授甚至也暗暗庆幸自己竟能一口气绘制下来。

而这时候,这个血红图案的色泽竟慢慢变浅,似乎渗透到了秦尧的身体之中。伴随着渗透的过程,秦尧的心跳也越来越强劲,甚至在数尺之外都能听到隐约的搏动声。

身体慢慢发热,最后滚烫如烧。

一道虚幻的影子油然浮现,淡淡的红色,盘踞在秦尧身体上方。仔细看的话,更像是一团浓密的气,浓密到足以影响光线的程度。

龙形,而且是五爪真龙。

当影子收回体内的时候,秦尧心脏搏动和高烧的体温也回归正常程度。只不过仿佛经历了一场极其痛苦的病变一般,身体显得有些虚弱,也开始流出大量的虚汗。

脸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,连被板砖撞坏的鼻梁骨也奇迹般自愈,这就是遗族身体的强大之处啊!

林教授用湿毛巾将他脸上的污渍擦干,脸型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阳光。加上敞开衣襟后露出的强健胸腹,林教授稍微错了点神。

恰这时候,秦尧缓缓睁开了眼睛。脑袋里还有点迷迷糊糊,但一只手却本能的抓住了自己脸上林教授的手腕。

林教授轻轻将之甩脱,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,收起毛笔以及毛巾脸盆去了卫生间。

秦尧则好似懵逼般看着天花板,感受着掌心里刚才那股柔软丝滑般的触感,好似做梦。

这是哪里?

发生了什么?

我不是被自己的板砖拍晕了?

而且刚才是林教授?

等等,我又被冻龄女神给解开衣服了?

又来?有本事在我醒着的时候弄啊,胆小鬼!

太多的疑问都来不及问,甚至来不及思考。因为就在这一刹那,一道古朴沉重的声音仿佛在灵魂深处爆发,将他的神智撞击得浑浑噩噩,只有被动接受的份儿。

浩荡磅礴,宛如神音。

确切地说,爆发在秦尧灵魂深处的不算是声音,而更像是一种灵魂的撞击交流。

那应该像是一股残存的意志,用古朴沧桑、呕哑晦涩的言辞向秦尧诉说,而且不像是现在的任何一种语言,但秦尧却完全“听懂”了。

直指人心。

而且这是完全的被动接受,仿佛一支优盘被硬生生存储了大量的文件信息,也不管优盘本身是否愿意接受。直至信息完全灌输完毕,连那道残存的意志都已消散,秦尧犹自沉浸在震惊和疑惑之中。

这道残存意志自称是“龙皇残魂”,封禁在一滴真龙血气之中,只待真龙族的后人吸收传承。

真龙血气?应该是护身符里那道奇异的金黄色吧。

而后这道意志就将一整奇怪的法术传输给秦尧,依旧晦涩难闻,转为现在的语言就是《九字真言咒》。

这门奇怪的法术分为两个部分,简而言之第一部分就是基础篇,也叫做“境界篇”;第二部分为应用篇,也称之为“咒法篇”。

更通俗点讲,前者类似于武侠片里修炼内功的部分,而后者是修炼的招式。

至于修炼的方式更是匪夷所思,吓得秦尧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总之秦尧的脑袋是懵的,完全搞不懂究竟遭遇了什么——科幻?活见鬼?外星人入侵大脑?还是被板砖拍晕之后的臆想幻觉?

至于后来那道意志说什么要秦尧“复兴龙族”、“再造盛世”之类的勉慰之语,更是几乎没能听进去,脑袋乱糟糟的。就算这道意志把事情交代完之后飘散如烟,秦尧依旧浑浑噩噩。

林教授从卫生间里去而复返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究竟怎么了?”秦尧缓缓坐了起来,下意识地扣上自己的衬衫扣子,这显然又让他想到自己可能又被老师给“轻薄”的事实。“我当时好像遇到了歹徒,怎么醒过来就到这里了?这是您的家里?”

林教授沏了壶淡淡的绿茶,一双素手动作娴熟轻巧,她整个人仿佛就是一幅满是诗情画意的工笔画。

林教授表情平淡地递过来一杯茶,道:“如实告诉我,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

秦尧愣了愣,总觉得越发看不清这位美女教授了。她仿佛一方深邃的寒潭,不但冷、冻,而且深不可测。

而且秦尧也不知道自己经历的那些荒诞不经的东西,究竟能不能说给别人听。事情太奇幻了,简直无法想象。

另外,似乎也有些危险吧?

比如那《九字真言咒》的“境界篇”指出,他以后想要变得更强其实很简单:只要不停吸收别人的血气就行——所有人!

吸血鬼?还是说类似于吸星大法那样的恐怖功法?这两种可能,都会让自己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吧?

再说了,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若是真的发生了,国家有关机构会不会把自己带到某个实验室里,像小白鼠一样被关起来做研究。

总之一时之间难以接受,脑袋里面也太乱。他只是本能觉得,一旦这消息暴露出去,会不会被人视为异类。

一般人总觉得忽然得到某种特殊能力应该欣喜若狂,错,事实上这时候往往是不安和疑惑的情绪占据主导地位。

看到秦尧似乎在迟疑,林教授也知道他在犹豫什么。不太开心地微微蹙眉,而后那双美目似乎忽然变得妩媚妖娆了起来。而在她的内心深处,则轻轻诵读了一个古怪的字符,意思是“催眠”。

“老师,你……是在抛媚眼儿吗?这不太好吧……”秦尧有点胆怯地看了看周围,心道老师今天这是咋了。

林教授则脸蛋儿微微一红,咬牙暗恨。

其实秦尧临界觉醒的时候,她的精神冲击力已经对秦尧失灵了一次。不过她怀疑当时是否有些偶然,想再次验证一下。假如能催眠就好了,自己问啥秦尧就回答啥,省了好多麻烦。

哪知道这小子对自己的精神冲击力彻底免疫了,还被误以为自己是在向他抛媚眼儿。

该死的精神类咒法全免疫?这可真是自己的天然克星,林教授觉得事情有点小小的失控。

不过她刚才那双眼神儿真的很妩媚,柔情似水,令她自己有点尴尬,也让秦尧产生了不少幻想。

林教授干咳了一声,话题有点跳跃性:“你真不是什么家族或宗派的年轻后辈?”

秦尧再度懵逼:“家族?老师你这么瞧得起我这个孤儿院长大、年年领取助学金的贫困生吗。对了,宗派又是什么鬼?”

竟然真的不是什么传承?林雪宁仔细看着秦尧的眼睛。虽然不再动用精神能力,但凭着她的经验,觉得秦尧确实不像是说谎。

看来真的是个单干户,又或者原本是有传承的,可是经历了好多代人之后,这个家族或宗派的人早就零落了,只剩下一个护身符作为家族信物,而后代人也不知道这信物的真正作用,这种例子也不是没有。

林教授点头道:“看来你是什么都不懂。既然这样,我建议你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说仔细一些——不论你觉得多么不可思议。如果不说,我认为那是你的损失。毕竟作为一个孤零零的遗族,能遇到我这样的免费导师可是非常幸运的事情。”

“遗族?”秦尧目瞪口呆。

“是的。”林教授道,“其中的秘密很多,而你若是毫不知情却到外面胡乱闯荡,必然会步步惊心危机四伏。不涉入这个圈子,你就不会知道这个圈子的水有多深。”

说得怪吓人的。

可秦尧还是不想太坦白,因为他精得很,越来越觉得林教授非常不正常,也非常不一般,匣剑帷灯深不可测。

甚至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与她独处,秦尧感到有点莫名的担心。不知怎么的,自己明明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,愣是对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大龄美女产生了一丝惧意。

“咳咳,其实我身上也没发生什么啊。估计就是身体太虚了,以至于产生了一些幻觉吧。”

“是吗?”林教授的声音带着些许不满,甚至有些揶揄的味道。

看着林教授似笑非笑的眼睛,秦尧觉得自己内心的秘密仿佛被无情洞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