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凶案后的神经质

    就在秦尧思索对策的时候,外面忽然传来了呼喊声。

竟然是大眼萌妹姚秦。

沈盈当即伸出食指在诱人的红唇前吹了下,低声道:“记住,不要乱声张哦。实话不怕告诉你,我躲避外界也只因为是从家里私奔出来的。就算被人知道,也无非再把我带回家,跟你们这些朝不保夕的闲散遗族可不一样。有胆子你就对外咋呼,看最后咱们谁吃亏大哦。”

照她这样的说法儿,其实比林教授的处境好得多,至少没有任何人身安全之忧。

所以她只是“不想”被人知道,而不是“怕”被人知道。

这么一来,秦尧就要慎重考量下一步行动了。

秦尧原本准备向姚秦泄露一点风声,比如悄悄说“沈老师会变魔术”、“沈老师会催眠”之类的话,姚秦肯定会怀疑沈盈是不是遗族。

但现在秦尧又犹豫了。万一沈盈真的只是被带回家就算完事,临走之前还不把秦尧弄死?

再说了,姚秦和高战庭他们对待那些大家族,显然是没有太大底气的吧。就好像知道孔宰予是南都孔氏的子弟后,能拿孔宰予怎样?

算了,先静一静。回头找美女师父问一下,感觉她才是最值得信赖的。

不过秦尧也觉得奇怪:遗族世家门阀或那些大宗派,都是这么霸道的吗?见到一个闲散遗族,不问青红皂白就喊打喊杀,要么就下咒控制?这种丛林法则的风格也太不讲理了吧。

就在这时候,姚秦大步走进了病房,而沈盈也像模像样地整好了白大褂,给一瓶葡萄糖里面注射什么药物。其实就是简单的营养物,帮助秦尧治疗肾虚。

“秦尧!”

秦尧顿时显得更加虚弱了,讪讪道:“一进门就对病人伤员这么喊,还有没有爱心了。”

“我爱你个头!”姚秦哼哧着走过来,翻了个白眼儿示意沈盈出去。沈盈这时候倒也配合,给秦尧注射之后就离开了病房。

临走前还给秦尧抛了个媚眼儿。

“真浪!”姚秦咕哝了句,而后坐在了病床前的陪护椅子上,恶狠狠地盯着秦尧。“老实交代吧,你肯定有问题的。哼,故意透露给我什么十字阵,让我把注意力都放在了306房间,结果二楼却出了命案,你故意误导我!”

秦尧发现自己的嫌疑是越来越洗不清了。“拜托,至少我也被打伤了好不好?你看看,我都伤成什么样了。你再看看我这腰子,两边都给踹青了。”

姚秦摇头:“苦肉计罢了。”

秦尧:“反正我说啥都不信了,干脆你把我关起来啊……咦,要不你把我带走得了,只要不虐待、管吃就行。等啥时候案子破了,我自然就清白了……拜托了,把我抓起来好不好,求你……”

“你有病吧!”

秦尧觉得就好像心相印图腾需要一个作用距离,那母子连心咒肯定也得需要吧?要是遗族警官把自己带走了,难不成沈盈还能追到警方大牢里去控制他?

对,自己被迫让姚秦带走也好,沈盈也不能说什么吧。

“难道你不想拷问拷问我吗?万一能问出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呢。”

姚秦愣住了:“你脑袋也被凶手踹了?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姚秦的手摸了摸秦尧的脑门儿,摇头道:“肯定是傻了吧……算了,你还是继续在这里养病吧,明天再来问你。对了记住戴好这个电话手表,我要随时保持联络定位。”

“你要是不抓走我,我这就毁了它!”

姚秦:“……”

“你到底抓不抓我。”秦尧低声问。

姚秦:“医生,你来看一看,这家伙脑袋可能出问题了,你们这小医务室能不能治得好?治不好就赶紧送大医院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沈盈又笑意盈盈地来了,一只手像模像样地翻了翻秦尧的眼睑,又拿一根手指在秦尧面前晃了晃,感觉像是在测试智障患者。

“没多大问题,休息一晚上就好了。警官妹妹你先回去,要不有事明天再问?”

姚秦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,秦尧在背后欲哭无泪。

这叫什么鸟事!

沈盈此时阴恻恻地笑道:“小老弟呀,还想让警方带你走,脱离姐姐的魔爪吗?想的有点多了啊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伸出手在秦尧的脸上轻轻捏了捏,得意至极。

随后她忽然打了个响指,于是秦尧顿时生不如死起来,浑身冰寒如坠入万劫不复的冰川之中。

“饶命,再也不闹了!”

但沈盈没有林教授的慈悲,非得搞出个极限感受,直到秦尧已经面色发白、嘴唇青紫,这才结束了母子连心咒。

“哼,就是想考验考验你的忠诚度,果然不过关!”沈盈这才冷笑着交底说,“这母子连心咒还有一个特点没有告诉你,那就是每七到九天就必须让我给你舒缓一次,否则自动发作!有本事你就泄露我的秘密去啊,让我被家里带回去,到时候自动发作了可别怪我。”

妈蛋,这一手也够狠的啊。每隔几天就要缓解一次,否则就会死,这等于把秦尧死死绑定在她身边。

别说逃走了,估计以后撵都撵不走。

“姐,以后我跟你混,跟定了,寸步不离!”

“死开!”

姐姐好无情,宝宝好伤心。

……

整整一夜,秦尧都在貌似平静、实则煎熬之中度过,压根儿就没怎么睡。饶是真龙血脉让他的胆子大得出奇,在面临生死之时还是不免多虑。

于是次日清晨再遇,沈盈惊讶发现这家伙的眼圈儿更黑了。

秦太虚的虚症是真的无药医了。

“你昨晚又干嘛了?我就眯瞪了几个钟头,你就抽时间撸了几发?”沈盈显然比较气闷。她本想好好调理一下秦尧的身体,好让他做一个合格的床伴儿呢。

秦尧:“别说虚了,差点能被你吓萎喽,我得去上课了,你值班完了不回家吗?”

“回去,但随后几天我会常住这里的。刘主任昨天喝醉之后崴了脚,得在家休息十天半月的。乖儿子,姐姐马上就能天天滋润你了哦。”

秦尧面无表情稳如老狗,实则心如死灰破罐子破摔:“儿子和姐姐这俩称呼放在一起好别扭。”

“那你喜欢让我喊你什么?小宝贝儿?”

秦尧:“再敢胡闹,信不信我每天狂撸七八次,让你这辈子都别想用上我的腰子。”

这种威胁方式闻所未闻。

……

总算暂时摆脱了沈盈这个恶毒美妇人,秦尧心里头乱糟糟的。只等着白天美女师父赶紧来,也好商量一下对策。

两人约好了今天见面的,而且秦尧今天也该给美女师父贡献一次肾气真阳了……妈蛋看看自己这状态,就怕还是不堪大用。

不过秦尧也觉得挺好,以后稍微积攒点肾阳就贡献给美女师父,让那个恶毒的沈家小娘子一点好处都捞不到!想到这里,秦尧有种吃不到抓烂的自虐式快`感。

可是一直等到了中午,也没见林教授的身影。

秦尧忍不住打了个电话,但是没人接听。虽然他和林教授本来就联系不多,但当电话无人接听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空落落的。

或许,只是因为现在用得着她?

秦尧觉得不是。

不知怎么的,现在好像不见到林教授,自己心里就少了什么。

这种感觉曾经有过,而且非常深刻,那是女友唐小虞尚在龙城学院的时候。

唐小虞就像是一团雾,来的时候浓烈而美丽,走之后却了无痕迹干干净净。

她给秦尧的心里留下一个缺,或许终生无法填补。

直到他见到了林教授,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傍晚,落日余晖洒落在林教授的肩上,远处的秦尧只看了一眼便如遭雷击呆立当场。

她和唐小虞长得并不像,只有体型那么一点点相似,但也只是一点点。可不知怎么的,秦尧就是觉得两人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。

那是气质的相似,灵魂的共通。

从那时起,秦尧开始关注这个刚刚调入龙城学院的年轻老师。当然,林教授也被其他师生们关注,毕竟是学院第一冻龄女神,只不过秦尧的关注点没有这么肤浅。

谈不上是替代,而且秦尧也觉得人家林教授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,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命运轨迹的交集。直到这个学期开课,林教授要招录选修课学生的时候,秦尧这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了名。

结果就成了唯一录取的男生,人体画板。

总之林教授的出现,让秦尧那颗曾经碎过的心得到了一丝慰藉,心底那个破损的空洞也得到了一些弥补。

没做非分之想,只要能继续保持这份接触就好。

只是今天没联系上。

电话打不通本不是多么重大的事情,可秦尧不一样,他总觉得有点不舒服。

难道是心相印图腾的关系?哪怕相隔的距离肯定超出了图腾作用的范围,但两人之间依旧存在微妙的心理感应?

还是说当前本就是多事之秋,任何和计划相违的都可能是一次意外?

“我这是怎么了,疑神疑鬼的,被沈盈那个小毒妇给吓惨了?还是连续遇到凶手而变得神经质了?”秦尧自嘲地笑了笑,拿起饭盒去了餐厅。

还是二楼小餐厅,因为姚秦要询问他有关昨晚凶手出现的事情。但秦尧觉得这就是借口,一个让他请客的借口。真要是追查凶杀案的线索,哪有等到第二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