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母子连心

    沈盈这妞儿一旦豪放起来,简直让人无法承受。

但是让秦尧更加担心的却还不是这点,而是从她骑上来开始,直至现在竟然都没有给秦尧贡献哪怕一点念力。

这极不正常。

要知道此前就算是随便触碰,都能动辄给秦尧带来十几乃至二十几点欲之念力。现在都这么无间隙接触了,竟然没有一点念力,说明什么?

说明她的目的根本不是那方面,更不可能是给吊丝送温暖。

果然,随后看到她伸手在床头柜上拿来一支注射器,将掌心里的白色汁液都吸了进去。而后抓住秦尧的一只手,将手腕静脉亮了出来。

要注射?

把大白兔里挤出来的汁液,注射到老子的血管里面?尼玛疯了吗!

秦尧当然再度挣扎,甚至用另一只手死死抓住了沈盈的手腕,准备吸收对方的血气——这也是他唯一的办法了。

但他现在太虚弱了,又没有力字咒的加持,手臂一下子就被沈盈甩开。

“信不信我能轻松掰断你的手哦?”

秦尧吓了一跳,因为此时沈盈首次给秦尧带来了好几点的怒之念力。这是第一次,说明她是认真的。

这次吞噬失败也让秦尧意识到一点:虽然吞噬很霸道,但你至少要有本事抓住人家的手才行,也就说需要最基本的力量。

就在这个时间,沈盈用针尖刺破了自己手指,在秦尧手腕处绘制了一个奇异的图案——难道精神系的女人都会绘制图腾吗?

事实上不是,因为沈盈绘制的这东西称不上图腾,充其量算是一段具有特殊能力的符文。而真正狠厉的,还是那管子奶。

毒奶。

在图案的中心,恰是秦尧的静脉,沈盈轻易将那几毫升的白色汁液推送进去。

刹那间,秦尧觉得自己血管里好似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。仿佛一团不受控制的东西在血管当中游走,但却又不会阻塞血管。

而且血气给他的感觉是热的,而这东西给他的感觉却异常冰冷。

仿佛一团不会融化的冰,在滚烫的水管里游动,感觉极其逆反。

“你究竟在我身体里搞了什么鬼?!”

沈盈坐在他身上笑得花枝乱颤:“没什么,只是给了你一份‘母爱’罢了。都喝了我的奶了,不是母爱吗?快喊声妈妈听听,要奶声奶气喊的哦。”

去死!什么恶趣味。再说老子是喝奶吗?那叫注射,是射进老子体内的!

当然秦尧也知道,干这事儿也肯定不止是恶趣味。

随后沈盈稍微有了点正形,得意道:“其实,我只是给你施展了一个‘母子连心咒’。只要‘儿子’什么时候不乖了,就可以让那团乳汁在你血脉里发作。轻了让你血脉冰寒,重了则能够让你患上类似败血症一样的病症,死得很快呢。后面这种惩罚很可怕,因为是不可逆的,基本上必死无疑而且死得很折磨。所以,乖儿子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哦……”

秦尧吓得有点傻眼,连这恶毒女人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都没注意。事实上也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吻,纯属是她得意之后的得瑟挑逗。

喵了个咪的,林教授的心相印图腾让我血液沸腾,你的什么母子连心咒让我遍体冰寒?你俩轮番给我施展冰火两重天吗?

不过话说回来,同样是被控制,秦尧这次却非常恼怒。因为他知道,两个女人给自己施展这种法术,方法相似但目的完全不同!

林教授是为了自保,假如秦尧与之交换位置的话,也会那么干,谁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;

而沈盈不同,她是主动揭开秦尧和她本人的身份,并且主动控制秦尧,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一个是被迫的,善意的;一个是主动的,恶意满满!

沈盈却不睬秦尧的想法,乐道:“是不是不相信呢?来,试一个!”

说着她打了一个响指,心中也默念了一种奇怪的咒文,紧接着秦尧浑身一颤,身体仿佛瞬间被丢进了冰窖里面。

好难受。

虽然听起来没心相印霸道,但实际上痛苦程度丝毫不弱。

这一点也能看得出她和林教授的不同——林教授当时为了自保虽然绘制了心相印图腾,但只要秦尧没招惹她,她就不触发这种惩罚;但沈盈不同,她想用就用,才不管秦尧是不是痛苦难受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怕了。”沈盈乐着从他身上下来,回到了床边,但还是伸手检查了一下他的裆量——这女人是魔鬼吗,这么可怕。“既然你现在是我的人了,我自然不会把你怎么样,不要怕。”

我啥时候就成了你的人了?

秦尧怒气不减,但没敢发作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咱们无怨无仇吧,我也没得罪过你,你干嘛这么害我。”

沈盈伸出一根食指,笑着摇了摇:“遗族界的小菜鸟儿啊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你的无辜不代表可以避免伤害。其实落在我的手里算是不错了,至少我只会当你的女王,而不会弄死你的,放心吧。”

“只是为了招我当小弟?”

“兼床伴儿。”

去死,没羞没臊的女人。

秦尧:“除了这些,没别的了?”

沈盈乐滋滋地在他胸口抚摸了一把:“怎么,这还嫌不够呢?其实呢,作为闲散遗族你也知道,一旦暴露身份会非常危险的。现在有我罩着你,你这个小菜鸟儿可以更安全一些。当然注意管好自己的嘴巴,不要在外面乱说话。”

还别说,她真的没提别的要求。

秦尧还是觉得不对劲,因为这显得太简单了一些。“那么,你是怕我把你的身份暴露了,才对我这么做的?你也是闲散遗族?”

沈盈摇头:“姐姐我当然是有来头儿的,就算你告诉那两个遗族警官都无所谓啊。但你最好别对他们说,因为我嫌麻烦。”

不怕遗族身份被暴露,看来她应该和孔宰予一样,属于那些被圣教认可的世家门阀,又或者和姚秦那样属于某家豪门宗派。只是不想被人关注,所以才不乐意被姚秦和高战庭知晓身份。

当然她能认得出姚秦和高战庭的身份,说明她其实也一直关注着学院里的情况。

秦尧心里头有了底数,心道回头问一问美女师父,看看江湖上哪个遗族家族姓沈,不难查到吧。

此时沈盈开始盘点秦尧的底细,反正秦尧也不得不回答。

“真是个资质不错的小伙子哟,而且也够机灵的。”沈盈乐得不行,有种收获颇丰的意味。“你现在修为怎么样,血脉浓度多少了?”

这次就问得直截了当了,再无遮遮掩掩。

而正常情况下,血脉浓度一般代表着修为的强弱,除非特殊情况。

“大约五万分之一,快破五万大关了……”秦尧这瞎话很随意。反正不到她家族里,应该没有仪器检测。

沈盈皱了皱眉头:“这么弱?觉醒多久了?”

“一两个月,暑假的时候。”

“那还算不错了,毕竟时间很短,有潜力。”

秦尧有点发愣。觉醒一两个月,达到五万分之一,已经算是资质不错了?

那要是告诉你觉醒刚三四天,而现在快突破两万分之一的大关了,你会吓尿不?需要我给你准备尿不湿吗。

沈盈:“你的师承或宗派是什么?”

秦尧按照林雪宁给他编造的身份说辞,有条不紊地回答:“没师承,闲散遗族。”

“怎么可能,那谁给你绘制的本命图腾和咒文?”

“遇到的一个行脚僧人,自称是小须弥山的和尚,瘦瘦高高的,戴着个斗笠。”这些当然也都是林雪宁叮嘱的。

果然沈盈有点摸不清底细:“小须弥山的图腾师和尚没一百也有八十,你忽悠我的吧?!”

秦尧假装吃惊:“我去,他们很有名吗?原来你知道他们?我都没来及问,甚至都没来及道谢呢,那大和尚就匆匆走了。”

沈盈愣了愣,随即点了点头。嗯,看样子秦尧就是个偶然觉醒的遗族,有幸遇见了一个小须弥山的大和尚给他绘制了图腾,就这样。

而且小须弥山的和尚讲究“入世度魔”,经常帮人绘制图腾。只不过真正画工卓绝的也没几个,好多都是水平一般的半吊子水准。

沈盈于是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,继续问:“那你本命图腾是什么,咒法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“蛟族,咒法是爆炸,但掌握得不太好。”

沈盈点了点头:“难怪你资质不错,竟然是蛟族这种强势种族。闲散人员能拥有这样的种族血脉,很是难得……来,凝聚个血气幻影让我看看。”

看来她要确认秦尧的底细。

“我伤着呢,没气力……”

“勉强弄一下。”沈盈可不会怜香惜玉。

秦尧只能强忍住腰子的疼痛,勉强凝聚出了一点血气。但他很聪明,而且再次凝聚已经稍微有点熟练,让这幻影一闪而逝不说,而且还在滚动翻腾并只露出一截身子尾巴。

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蛟,毕竟和龙本就相似。

再说了,世间本就没真龙遗族了,沈盈也不会朝这个方向去想。

果然忽悠了过去,沈盈没有怀疑:“是个好苗子,值得培养……天不早啦,你先休息一下养好腰子,我可不想找个银样镴枪头的床伴儿哦。”

德行!秦尧心里画着圈圈诅咒,同时考虑该怎么处置眼前这复杂的局面。

首先是摆脱控制,因为他总觉得这母子连心咒比心相印图腾邪恶得多,也觉得沈盈比林教授的目的阴暗,肯定有什么阴谋。

“不知道这母子连心咒怎么破解,而且,不会是她一死,我也跟着死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