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净化改造

    却说秦尧和老四都被送往医务室,三号宿舍楼里却再度炸了锅。

所有人都不敢睡觉了,也睡不着。210房间和一楼门庭都被警方保护起来,学院老师带头安抚学生们的情绪,护花大队忙着打杂,总之忙成一片。

姚秦和高战庭反倒闲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凶手的尸体,相顾无言。

尼玛,好容易能留下这家伙了,却被警方的人给枪杀了,这是什么混蛋运气。

而且可以确定的是,这件案子并不能随着凶手的死亡而宣告结案——至少赵振涛还没被抓对吧?所以说大家都松懈不了,而且背负的舆论压力越来越大。

姚秦这次没吃棒棒糖,因为鼻腔里充斥着的血腥味着实有点影响食欲。更影响食欲的,是凶手那个被炸掉下巴的烂脑袋。

“在办公楼上遭遇的那个人高马大的家伙,应该就是这位了,感觉体型很像。”

高战庭:“只可惜死了,不然可以调查一下,此前让我感到心悸的那股血气能量是不是他发出的。”

那是秦尧干的,但现在却都可以推脱在死人身上,死无对证。

甚至连秦尧吞噬别人血气的事情也一死了之,干净利索。

姚秦:“这么大的个子,竟然干这么下作的事情,恶心。210宿舍那边我查了,死的是个很老实的女生,从没跟人有过冲突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。”

高战庭:“查清楚凶手怎么进去的吗?为什么王敬则敲门之前,寝室里几个女生都没反应?”

姚秦:“几个女生都失忆了,表示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。我在210房间里搜查了一下,感觉能闻到一丝丝薄荷的味道,只有一丝而已,而且没两分钟就彻底消散了。”

“极淡的薄荷味?”高战庭眉毛一拧,“难道是‘七分幻’迷香?”

所谓“七分幻”,意思是用药之后能让人幻迷沉睡七分钟,期间什么都不知道。而七分钟之后,任何药物残留都没有,连最专业的人士也检测不出什么痕迹。

当然这个七分钟只是个有点夸张的说法,不可能这么精确,只是药效大体的时长。就好像七步蛇一样,不可能每个被咬的人都只能走七步就死,这只是一种较为形象直观的描述方式而已。

姚秦双目如火:“七分幻,邪恶组织天理会惯用的下三滥迷香,不知害了多少人。要是被我抓到这些狗东西,全都打死!”

事实上眼前这位已经死了,不用你打。

姚秦继续说:“还有秦尧是怎么回事?这家伙真是个天生惹事的祖宗,这次又跟他搅合上了。”

高战庭摇头:“这次怕是误会了他吧?他是护花大队的成员,听到动静就赶出来,遇到凶手就阻挡一下,没什么问题。”

姚秦:“可是昨天在办公楼上,这个戴丝袜的混账和秦尧就出现在相同的地方,被我撞见了的,今天他俩又撞一起了不是?”

高战庭:“你怀疑他们在作戏?”

姚秦这个天生的质疑派点头道:“或许秦尧发现被咱们怀疑关注之后,于是请同伙儿在作案时候,顺便跟他打一架,好让他洗清嫌疑。你瞧,他俩打架根本没出现死亡吧,反倒是咱们的警官用枪干掉了这个凶手。”

厉害了我的妹儿,脑洞真够可以的了。

秦尧都被踹出腰子衰竭了,到她嘴里反倒成了苦肉计。

假如是苦肉计,秦尧肯定不会选择腰子被踹,也苦得过分了点。咱还是个大小伙子呢,以后让腰子大展宏图的地方还多着呢。

姚秦又拿出了一个所谓的证据:“你看,当初秦尧这家伙给咱们指出什么十字阵,并建议咱们重点防御306房间,可现在呢?306房间安然无恙,出事的是210,八竿子打不着,反倒让咱们的注意力被分散了!”

秦尧要是在这里,估计能被气得醒过来。当初哥们儿也只是推测好不好,现在竟然成了故意混淆视听?

总之当姚秦开始怀疑的时候,秦尧身上几乎处处都是疑点。

可蛋疼的是,这妞儿的理论能够自圆其说,让秦尧无法辩驳。

随后姚秦和高战庭又在凶手身上翻了翻,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遇害女生身上也没新的发现,死亡原因和前面四个一模一样——神态安详,仿佛睡梦中自然死去。

姚秦:“对了,江湖上善于使用火的家伙,有线索吗?”

高战庭摇头:“水火风雷之类的自然系咒法,在遗族界是很常见的,从这个方面基本上没什么好查的。”

那就算了,姚秦哼道:“那你继续在这里办案子吧,我去一趟医务室,看看秦尧这小子究竟是啥状态。”

高战庭苦笑:“大小姐克制着点,毕竟咱们只是怀疑,并没有证据证明他真的有问题。”

“放心吧,又不会打死他。”姚秦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,而后手臂灵活得有点脱离自然规律般一弯,熟练地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根香肠。大半夜的活动,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。

……

医务室里,秦尧和老四都昏迷着,但秦尧的身体状态似乎更差。

力字咒的副作用已经过去了,腰子的疼痛也不至于让他昏迷,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那次恐怖的吞噬。

平白吸收来的那股血气太充沛了,在秦尧的血脉之中奔腾冲突,一遍遍冲击着他脆弱的身体。这股血气的浓度,甚至已经超过了秦尧本来的血气。

但是客随主便,这些血气必须向秦尧本体血气低头。因为他体内流淌的是真龙血气,面对任何遗族都具备天然而强大的压制!

于是秦尧的血脉将那些接受的血气全部净化,每一次冲刷,都让其杂质被冲掉一部分。

而且吸收来的血气是具有凶手自身属性的,而伴随着一次次冲刷,秦尧的真龙血气正将之逐步“改造”。可以吸收的无属性精华都留下,而不能吸收的“废料”全都剔除出去。

在这个过程之中,吸收来的血气越来越少,但却越来越精。

等改造到了一定程度,就能彻底融入为秦尧血气的一部分,从而提升其血脉浓度。

就是不知道最终能剩下多少精华可供吸收了。

体内经历着如此复杂的冲突,但表面上却一动不动平静如水,安稳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。

两个警察和护花大队几个学生将他送来的,都在一侧旁观,这倒让沈盈难以下去咸猪手。

“医生,这两位同学怎么样?”一个警官说,“他们都是见义勇为的好小伙子,千万别出什么事儿。”

沈盈撇了撇嘴:“旁边儿那个是外力重击,已经醒了自然就不太严重,只要保持休息就行了。还有,让这个王敬则退出什么护花大队吧,一两个月内,他已经不适合再做剧烈运动了。”

好,看来老四的问题不是很大,有足够的休息就行。

但老四利用护花大队身份来解决单身问题的想法也泡汤了,白挨了一顿揍,屁事儿没干成,连个学妹的小手儿都没拉到。

“至于这个,麻烦有点大。”沈盈摇着头说,“身体没太大问题,但就是一直昏迷着。可要说生命体征却又非常正常,甚至心跳脉搏比你们这些壮年男人还跳动有力。我先观察一会儿,要是不行再送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”

两个警官有点傻眼,心道都已经到了送往重症监护室的程度了,你还敢留在这里观察?观察你妹啊,要不是看你长得漂亮,我们说不定会开口骂了。

结果老四倒是替两个警官抢先说了出来:“沈老师,真不行赶紧把我老大送医院吧,赶紧的!都昏迷不醒了啊,咱们这医务室连个抢救设备都没有。”

“你懂啥,又不是医生。”沈盈瞪了他一眼。

一个警官干咳一声:“沈老师,其实这位王敬则同学说的有道理。”

“有个球的道理呀。”沈盈一边说着,一边把芊芊玉手探进了秦尧的衣服,轻轻贴合在他光滑的胸膛上。

警官和老四他们都看傻眼了——妈卖批的,还有这种检查救治方法?看起来不像是治疗,而更像是爱*抚呢!

但沈盈却没管这些,因为她确实在疑惑。今天不搞清楚这个问题,就怕以后没了机会。

上次对秦尧施展了精神幻术之后,她就怀疑秦尧是不是能够抗拒她的咒法。当然,能够抗拒的话,就意味着秦尧是个觉醒的遗族。

而这一次,她发现秦尧受到了严重的打击,但偏偏身体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。血脉搏动有力,就算剧烈运动中的运动员也达不到这种程度。

这也是遗族才能具备的。

如今她的指尖轻轻压在秦尧的心口,静静感受着那令人震撼的恐怖跳动。

“好强的心脏,血气应该也很浓郁吧?这小子肯定有问题。”

“也不知道,小腹气海处有没有异常。血气一旦归位,这里的气息是最浓郁的。”

“混蛋,身边这些人真碍眼,探查小腹好像有点难度呢。”

沈盈一边想着,一边把心一横,小手儿直接伸进秦尧腰带里面。健壮而光滑的小腹上,这只柔软的小手儿轻轻抚摸按压着。

警官和老四他们都傻眼了,心道你还有心思检查昏迷者是不是肚子疼?

当然,昏迷之中的秦尧也相继接受了一大批的念力——

“妒之念力+1;”

“妒之念力+0.5;”

“妒之念力+1;”

……

昏迷之中都能撞到这种桃花运,简直羡煞旁人、恨煞旁人!那些警官和学生们,哪个不嫉妒秦太虚的这种遭遇啊。再联想到秦太虚身为人体彩绘课的唯一男生,大家的妒念再起。

唯独沈盈给的念力不一样。

“欲之念力+6;”

“欲之念力+11;”

没完了,你到底想干嘛!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,恐怕这妞儿能生吞了秦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