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吞噬

    当丝袜男看到秦尧指尖的光丸,就明白了秦尧也是个遗族。

只是相距已经几乎面对面,来不及做过多的反应。他正疾速施咒,嘴里已经念诵了一大半咒文。

但人家秦尧是单字咒,虽然触发得晚,但完成得早——这就是单字咒的优势所在。

砰!一拳打了出去,秦尧感觉自己这一拳简直能把墙壁洞穿。

什么刀劈鬼子、手撕鬼子,在这一刻真心不在话下。

当然这还是夸张的形容,只是因为他力量骤升而产生的强烈错觉。

这次由于更适应了力字咒,力量也提升了两倍多,而且没有太多的不适,运用起来也比较得心应手。

虽然不懂专业的搏击术,但拳打脚踢还是没问题的。

对面丝袜男大惊,没想到秦尧发动这么快,于是再度给秦尧贡献了几个点的念力。

秦尧的拳头被他躲了过去,但由于一声惊呼,这家伙的咒文也被打断了——作废!

妈蛋,还得重新念诵啊。

因为这家伙算是发现了,秦尧估计是个力量型的遗族。对付这样的遗族,只能使用自己的火焰咒法。否则以肉身力道去拼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可当他再度念诵咒文的时候,秦尧的拳脚又来了。而且由于念诵时候还得做出手印姿势,所以丝袜男的格斗非常艰难,最终连躲避都做不到了,被秦尧一脚踹在了大腿上。

我勒个去,好疼!那是枪伤所在的部位。

于是身体向墙上一倚,险些倒在地上。

而秦尧则由此发现了对方的弱点——大腿不行,难怪这家伙跑的时候有点瘸拐。

既然这样,那就好办了。秦尧将刚才搜集的所有念力都聚在一起,趁对方不备又放了一个十几点念力的低配爆字咒套餐。

虽然低配,但秦尧坏啊。他将那枚爆字咒光丸,近距离直接弹射在了对方血淋淋的伤口上。

啊……一声惨叫盖过了爆字咒的轻微爆炸声,回荡在整个一楼走廊里。

当然很悲剧的是,这家伙的咒文再一次被打断。

看来这货也是没用机会把咒文念诵完毕了,可见咒文长短在战斗时候究竟有多么明显的优劣。

秦尧有点气喘吁吁了,毕竟力字咒的连续使用让他身体开始超负荷。混蛋,还是没有完全适应啊。

其实他也太过于急躁了,你才使用了几次力字咒?从觉醒到现在才四五次吧,而且每次一两分钟。

让你学一门手艺,只锻炼四五次,每次一两分钟,你能学到什么程度?所以他现在表现已经很不错了,只是自己永不知足。

身体开始酸痛,手脚也开始酸软。

受伤的丝袜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已经感觉到秦尧的身体似乎不对劲,看来反转形势的机会来了?

于是这家伙一个饿虎扑食,飞身压在了秦尧的身上,顺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。

肉身力量不如你,咒法又让老子施展不出来,那就只能动刀子了。

啪!

看到刀子距离自己的喉咙不到半尺,秦尧双手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
力气虽然比对方大,但由于双手双臂开始酸软,所以他并没有绝对的优势。

相反,伴随着不适症状的加剧,闪亮森寒的刀尖儿还在不停向秦尧的脖子下压。

“混蛋……”秦尧勉强支撑着,忽然想到了解困的办法,或许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——吞噬对方的血气!

妈蛋,抽取他们的血气之后,不管普通人还是遗族,都会因为力量的严重消耗而浑身无力的。到时候,丝袜男就不是他的对手了吧?

再说了,垂死挣扎状态的秦尧也没别的办法了,只能以此拖延时间,等到高战庭或姚秦的到来。

方法比较生疏,但却很凑巧——吞噬对方血气,恰恰就是需要自己的手扣住对方的脉门,也就是医生诊疗把脉的地方。

这是大脉流经之地,也是血气外泄的门户。

按照九字真言咒的方法,就和平时修炼一样运转自己体内的血气,并且陷入半冥思状态。紧接着,自己的血气开始在血脉之中奔流,越来越快。

渐渐的,这股血气好像形成了澎湃的浪潮,席卷冲刷无所不至。由此也带来了巨大的吞吸之力,尤以秦尧的指尖为甚。

这种吞吸之力直接作用在丝袜男的脉门,于是他体内的血气也被调动,开始向脉门处涌动。

甚至最开始聚集的那些血气,已经突破了脉门的阻隔,传输到了秦尧的血脉之中。

一旦打开了这个口子,就仿佛江河泄闸一般不可收拾。丝袜男脸色一变,只感觉到体内滂沱的“力量”在飞速消褪。

其实不是力量,而是产生特殊力量的本源——血气,这也是遗族强于常人的根本所在。

“什么鬼!”丝袜男大惊失色,也顺便给秦尧贡献了几点念力。

同时他想撤回双手,也不准备杀死秦尧了,只要能逃走就行。

可秦尧一旦得了手,还会松开?再说秦尧也不知道对方放弃了杀人的念头,所以根本不敢松懈。老子一松手,万一你一刀捅下来咋办?对吧。

所以就这么僵持着。

原本秦尧的力量是越来越小的,因为力字咒的副作用越来越明显。

可现在丝袜男的力道也越来越小,因为他的血气在飞速流失!

惊恐、疯狂、畏惧!丝袜男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了,拼了命也要挣扎出去。双手既然挣不脱,双腿就骑在秦尧身上乱扑腾,毫无章法。

但就是这么一阵扑腾,膝盖狠狠撞在了秦尧的腰间。

尼玛,老子这么虚,你敢踹老子的腰子……秦尧疼得双眼一番,加上力字咒的副作用到了极限,当即晕了过去。

手也微微一松。

但他趁着丝袜男惊讶的刹那,还是强行抢夺了刀子并扔了出去,手指都被划得冒血。

丝袜男现在也浑身酸软头晕目眩,力气全无。本还想去捡刀子杀人,哪知道楼梯那边已经出现了高战庭的身影。

“给我住手!”高战庭一声怒吼,健步如飞。

丝袜男哪还敢杀秦尧,在秦尧另一个腰间踹了一脚,转身向宿舍楼门厅跑过去。尼玛,两边腰子全都受创,这下不妙了。

而丝袜男形势也很紧张,跑得更加瘸拐了。就算他提前闯到宿舍楼门口,但后面的高战庭肯定能追上。

但这货冤就冤在运气,当他刚刚闯出三号宿舍楼的大门,原本埋伏在楼后面的两个持枪警官,也绕过大楼跑了过来!

三人六目相对,根本不用分辨,就知道丝袜男不是个好东西。特别是头上那丝袜,简直就像是份“坏人证”。等于摆明了告诉别人:我就不是个好人,来啊!

再加上腿上的枪伤,哪还用怀疑什么?

于是两个警官二话不说,抬起手枪砰砰砰一阵乱放。

我勒个去。

换做正常时候,丝袜男凭借遗族体质可能还有机会躲避过去。但现在身体血气被抽空,加上腿上原本中弹,还躲个毛啊,当场就被打成了筛子。

特别是脑袋上的一枪,把下巴都给炸没了。

“留活口!不要……”高战庭拐过走廊跑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晚了,只能看到丝袜男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。

完蛋,没能留下活口。

但也不能责备两个普通警官,因为他们原本就很紧张,又是震惊社会的连环凶杀案,两个年轻警官怎么可能保持镇定。关键时候知道开枪打击凶犯,从而保护自身和群众,其实做的已经不错了。

不过其中一个有点不会说话,甚至还挺没心没肺地开心:“总算把这恶魔干死了!高队长,这回我们立大功了吧?”

高战庭脸色铁青:立功?老子其实更想一个窝心脚踹死你们两个憨货!

只不过人家两位是龙城当地的警官,虽然级别低,但不是直接统属的单位,只能算是兄弟单位的工作人员。高战庭也不便斥责,板着脸回去救秦尧。

虽然研究丝袜男很要紧,但救人更要紧。

此时的秦尧已经倒下昏迷了,似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。

而事实上打击还不算太严重,就算力字咒的副作用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恢复。现在问题的关键,是乍一吞噬那么多的血气,导致他的身体完全超负荷。

这才是最大的副作用!

因为就血气总量、或者说血脉浓度而言,丝袜男是远超秦尧的。那家伙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了万分之一的大关,可谓是血裔之中的翘楚。

结果呢,其血气被秦尧吞吸了八成以上!

虽然吸收之后的转化利用率会打很大的折扣,但血脉之中突然多出这么多的血气,还是令秦尧苦不堪言。

刚才为什么松手了?就是因为这种痛苦太剧烈。要是再继续吞噬一会儿,只怕会把自己的血脉撑爆。

高战庭也搞不明白秦尧是怎么了,只以为是外伤打击所致。看到不远处两个懵懵懂懂的警官,他大手一挥:“来,把这位受伤的同学抬到医务室!”

去医治倒是没问题,只希望别是美女医生姐姐值班就好。上次是装昏迷逃过了美女姐姐的咸猪手,但这次是真的昏迷了,小心吃大亏。

但是很不幸,今天确实又是沈盈值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