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幻影

    秦尧原本只想隐藏自己的遗族身份,同时为林教授的身份保密,哪知道最终却成了最大的嫌疑犯。

或许只有抓到了赵振涛及其同伙儿,才能洗清自己的冤屈吧?

而在此之前,姚秦真的给他弄来了一枚电话手表,竟然还是警方特制款。没有姚秦的钥匙,这枚手表根本就打不开。

秦尧也不知姚秦他们怎么会这么变态,这种奇怪手表说弄就能弄来,不出半个小时呢。

秦尧转了转表链,虽然不勒手,但乍一戴还是很不适应:“我就连睡觉洗澡都摘不掉它?”

高战庭笑了笑:“防水效果胜过绿水鬼,别接触蒸汽就行。这天还不算太冷,冷水澡对你而言应该没问题吧。”

秦尧有点赌气:“我偏要洗热水澡,还得是热气腾腾的那种!”

高战庭:“没问题,那你洗澡时候可以摘掉手表。但我会派两个男警官随时监视你,从脱光腚到穿衣服的全过程。”

秦尧:“算了,冷水澡也是可以接受的,妈蛋。”

总之这下完蛋了,秦尧到哪里都会受到限制,就算晚上想要练功也不可能,这还怎么搞。

还有,他也不敢轻易找林教授讨论机密事情了,否则很容易将林教授暴露。

于是睡前他悄悄发了个短信,而且是用林教授给的那个电话。内容很简单:“我被没溜儿的警官监控了,还不准出门。”

发完就把短信删除了。

估计林教授也知道了事情不同寻常,故而没有回信息。现在大家都先稍安勿躁,静静等待机会。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之日,就是秦尧冤屈昭雪之时。

到时候姚秦和高战庭完成任务离开龙城,秦尧自然就恢复自由了。

而且秦尧和林教授也不是没见面的机会,等周一开课之后,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在教室里见面,谁也不会怀疑什么的。

甚至林教授可疑加开一堂选修课,表示为了补上周请假所耽误的课程。所以只要林教授想见秦尧,周一之后办法多得是。

随后就是周末,连续两天不能出去,秦尧闲的蛋疼。而自动生成的念力不算多,秦尧对此不是太满意。

其实也有办法大规模赚取念力,比如穿这条三角裤在女生宿舍楼的每一层都跑一圈儿,保证那些女生不贡献欲之念力、就贡献恶之念力,反正一趟下来赚取几十个念力值不难。

但真要是那么干的话,秦太虚也就不用混了,第二天就得开除。

于是当天秦尧干脆没浪费自己这点自然生成的念力,一来是不值当的,二来晚上反正没机会修炼。眼看着连续两天都无法修炼,秦尧心里其实也蛮着急的。

最终秦尧想到了一个办法——把孔宰予和老四都调走,自己搞个单间儿住住!

老四肯定无条件配合秦尧,让咋干就咋干。而且老四觉得这一楼不够“深入”,隔壁是无法撩的女警官,错对面是高战庭,简直无法发挥入驻女生宿舍的优势。要是这么混下去,怎么解决单身问题?

所以要是将他调到护花大队别的分队,换一个楼层住住,正可谓是求仁得仁。

至于孔宰予这边,秦尧是掏心窝子说的:“算是请你帮个忙吧。没办法,我得隐藏遗族身份,但晚上修炼又耽误不得,所以……”

孔宰予一口答应:“尧兄放心好了,这事儿包在小弟身上。哎,只可惜调了宿舍之后就无法和尧兄朝夕相处同室而眠,伤心啊。”

“怨之念力+5。”

秦尧心底微微一颤,心道把你小子撵走真是明智之举。就算没有修炼这档子事儿,只要有你在,老子就睡不踏实。

说实在的,昨天一夜都没睡好,真的担心熟睡之后被孔宰予这小子捞过界。而且昨晚睡眠之前,动不动就是“爱之念力+1”、“欲之念力+1”,麻痹吓得秦尧蛋皮紧缩如核桃。

此时孔宰予还多交代了几句:“我其实很明白尧兄的处境,因为见识过太多闲散遗族被人追缉,哎,简直过分。小心驶得万年船,隔壁姚秦和高战庭都是咱们一类人,你小心谨慎确实没错儿。”

真是掏心窝子的话。

于是周日的下午,孔宰予主动找到了姚秦和高战庭,假作愁容道出了自己的忧虑。

“两位,我现在才知道,你们竟然怀疑秦尧是凶手一伙儿的?”

大家都是遗族,而且相互知道身份,所以没什么好遮掩的。

姚秦抱着双臂点了点头:“是啊。”

“那你们是不是太不负责了?”孔宰予吭哧道,“明明知道他有嫌疑,还让我跟他一间宿舍?万一半夜把我弄死了咋办?”

姚秦一脸鄙夷:“老兄,你可是个觉醒的遗族!”

“遗族怎么了,遗族就不会死啦?”孔宰予貌似气恼,“万一秦尧是个隐藏的高手,我能打得过?再说了,半夜三更熟睡时候下手,普通人也能一刀抹了遗族的脖子,不很正常吗?”

高战庭心中苦笑:遗族我是见多了,但是这么胆小的遗族还是首次见到。

“反正你们要是不管,那我就跟我爸说,让他对学院试压。而且我要是真的在这里出了事,反正我家会向你们上司讨公道的。”

富二代公子哥终于显露跋扈本质了吗。

当然由此可以看出,南都孔氏的威力确实不小。一方面能对龙城学院试压,一方面又能直接对话姚秦他们的上司。

高战庭也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计较,于是蹙眉道:“哪有那么麻烦,不就是调个宿舍的事情。孔二公子既然不乐意参与这种见义勇为的行动,大不了将你调回原宿舍好了。”

哼,你们这些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儿遗族二代,我们是真心不敢恭维啊。掉片树叶都怕砸了脑袋,那还混什么遗族世界。你不乐意参与,我们干脆把你排除在外好了。

要知道遗族世界也是有规矩的,同时也讲贡献。比如这次龙城学院的凶手制造了这么性质恶劣且影响重大的案子,那么谁要是参与破获的话,将来会得到很大奖励的。

所以当时把孔宰予调进护花大队,虽然不排除利用他遗族血脉能力的想法,但同时也是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。

到时候报功劳的时候,说南都孔氏二公子也参与了,那么南都孔氏再凭借自身人脉运作一下,立马就能在孔宰予的档案上增添花团锦簇的一笔。

说到底,这其实是高战庭在卖给南都孔氏一个面子,也算是和孔氏交个朋友。毕竟他特意将孔宰予安排在了一楼,要知道高战庭本人就在一楼的传达室,几乎是面对面,能出个鸟的意外啊。

可你既然这么胆小怕事,那就算了,也别怪我不给机会。

孔宰予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,轻轻拍了拍胸口,似乎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这种胆小怕事的形象,让姚秦和高战庭进一步不屑。

孔宰予:“还有,要是秦尧真的有嫌疑的话,我建议你们把王敬则学长(老四)也调走。他俩单独住一起,秦尧太容易下手了。”

还真把秦尧认定为凶犯了。

姚秦一脸嫌弃:“王敬则的事,就不劳你费心了吧。”

孔宰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可我刚才不小心把这件事说漏了嘴,让敬则学长听到了。虽然他坚信秦尧不可能是凶手,但他电话上跟家长提起之后,他的父母死活不让他和秦尧住在一个房间,并且说要是不给调换,就跑到学院里找领导,而且不怕把事儿闹大。”

妈蛋,你们还真事儿多!

但考虑到老四就是个普通学生,明知有危险还将他安排在这里,回头真出了事的话,人家老四的家长能同意吗?说不定家长会被吓得脸色灰白心急如焚吧。

“都走,都调走算了,你们这群没出息的家伙!”姚秦算是真的服了。

结果当天下午,孔宰予就被调回了原来的宿舍楼,而老四则被编入二楼的护花分队。

当然两人还向姚秦答应:不把这件事张扬出去,保密。

于是103房间就成了秦尧的单间,大佬级的待遇爽的一比。

结果当晚秦尧就关起了门,盘算了一下两天积累的70多点念力值——半数以上是自然生成的,外加一部分是孔宰予送给他的爱和欲的交加,当然还有姚秦和高战庭被他故意气出来的一点贡献。

原计划还是老办法,拿出三十点来继续适应力字咒,而后释放四次最低配的爆字咒。这么一来,可以让血脉浓度多提升五十个点。

只不过这一次,情况却出现了些许变化。

就在秦尧的血气开始翻滚,而尚未触发咒法的时候,秦尧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。

不多时他就发现了,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绯红色的影子!

没错,他终于成功凝聚出了血气幻影,这也是一个觉醒遗族开始步入熟练期的标志。

由于多次催动血气、使用咒法,使得他对血气的控制越来越娴熟了,而澎湃的血气也围绕着他的身体,凝聚成一条盘踞着但又张牙舞爪、兴奋扭动的恐怖形态。

是……龙!

五爪真龙。

这条龙仿佛来自于太古洪荒,哪怕身影虚幻,也一样缓缓散发出惊人的威慑感。仿佛站在浩渺世界的顶端,以冰冷而无情的态度,轻蔑地俯视众生。

而对于这个淡红色的血气龙形,身在血气之中的秦尧本人反倒看不真切。但灯光照射下来的时候,由于这血气幻影的阻碍,于是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龙形的影像。

“这就是先祖血脉所带来的异象?连老子自己都被吓了一跳。”秦尧暗暗心道。

错对面传达室里,原本懒洋洋坐着看手机的高战庭豁然起身如临大敌,双目爆射出炯炯精芒。“哪来的血气能量?虽然不强大,但却让人如此心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