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洗不清的重大嫌疑

    其实在秦尧的心底,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,不停诱惑着他——吞噬!

通过吞噬其他血裔的血气,可快速提升自己的血脉浓度,让进阶的过程极大压缩。

根据《九字真言咒》的叙述,甚至存在越级吞噬的可能。比如说秦尧只是个血裔,但却可以冒险吞噬真裔级别的强者血气,比吞噬普通血裔又会提升数倍!

要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,谁不想快速变强?

原本对于普通世界,秦尧和常人一样,从未出现过对力量的过度渴望。可一旦觉醒,打开了遗族世界的大门之后,他对力量的渴望瞬间爆棚。

再随后,当他的命运和林教授紧紧捆绑在一起,而林教授却被强大而神秘的圣教追缉,秦尧心中那变强的渴望就更加强烈了。

更别说数次遭遇赵振涛,直接面对死亡的威胁,这同样会让秦尧面对力量提升的诱惑而蠢蠢欲动。

“果然是越邪乎的越来劲,真有点忍不住啊。”秦尧回到现实之中,不禁自失的笑了笑。

轻轻推开了厕所门,对此前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。一直走到了一楼大厅外的台阶上,对面亭子里忽然匆匆跑来一个人——姚秦!

“秦尧!”姚秦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“老实交代,刚才干什么去了!”

“我去,你跟踪我!”

“我就是跟踪你了,怎么着吧。我反正瞧你越来越可疑,你这家伙……反正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。别再说去上面撸了,我可不是三岁的孩子。”

呵呵,当着三岁孩子的话,我还真说不出“撸”这个词儿来。

秦尧:“我就是随便走走。”

“鬼信你!”

秦尧嗤笑:“另外,我也想碰碰运气。上次在教学楼顶遇到了坏人,想看看这次在办公楼顶是不是也能撞见。要是再被我撞见,岂不是又立功了啊。”

姚秦:“还胡扯是不是?”

秦尧叹息一声:“那这样吧,你干脆用手铐把我铐起来,这样总安心了吧?等到凶手被抓住之后,你再放了我行不行?我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无所谓啊。”

姚秦:“你别摆出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就以为我会相信你的无辜,哼!我调查过了,你这家伙绝对有嫌疑。”

秦尧心底一抽:我有嫌疑?

说来听听?

姚秦于是冷笑着将理由摆出来——

“第一点,那天你和孔宰予、老四出去喝酒,半路遇到了凶手不假,但无法证明凶手就是赵振涛。”

这……还真难证明。

“第二点,咱们在教学楼上面虽然遭遇了嫌疑人——就算是赵振涛吧,但谁能证明他就是三号宿舍的凶手?为什么不可能是你呢?”

秦尧辩解:“可咱们在水塔后面都找到赵振涛的衣服了。”

姚秦冷笑:“这就是第三点——谁能保证那不是你塞进去的?毕竟我和老高去之前,你先到了楼顶,而且是你主动找出来的。”

你……竟然还有这样的脑回路?秦尧简直无语了。

但从案件推理来说,这确实也是一个重大可能。

姚秦仿佛名侦探一样娓娓道来:“我怀疑你找了个帮手,也或者就是赵振涛本人,陪着你演了一出大戏。你让凶手在教学楼逃走,并且找出水塔后面的衣服,好让我们以为凶手已经确定身份了,终于可以放心了,结果却忽略了你这家伙。”

“可就算你算计得那么周详,还是忽略了一点——本姑娘可是相当仔细认真的。于是我在赵振涛的宿舍里询问那几个人,确定了凶手并非赵振涛一人,而是一个小团伙儿。”

“那时候你就傻眼了吧?但不得不说你装得还挺像的,竟然无动于衷,还心平气和地继续帮着我们调查。”

“说实在的,我当时还没那么怀疑你。可今天看你鬼鬼祟祟的,再把你以往的表现串联起来考虑,哼,自然就能把诸多疑点都归结到你身上了。怎么样,本姑娘是不是超级聪明?”

秦尧觉得自己简直有口难辩了。

秦尧头大:“你聪明个头,简直是想当然!”

姚秦却冷笑道:“还不服气?那好,我再给你指出第四个疑点来——第四次命案发生当晚,你在哪里?”

就是秦尧觉醒的当晚?

本来没什么,但仔细一回想,秦尧顿时心里一惊——麻痹的,真有点说不清!

那晚他先去读人体彩绘选修课,这一点同学都能证明。

而后从林教授办公室出来,就遭遇了赵振涛。这件事有谁能证明?除了秦尧本人,就是赵振涛和林教授。但赵振涛肯定无法出面作证,林教授为了保密身份同样无法出面作证!

原本追击的女警官也在现场,但那段记忆恰恰又被林教授给抹除了。

再往后,秦尧被林教授带回家并觉醒。等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11点,那么从凶手作案直到这么晚的漫长时间里,他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恰恰是凶案爆发的时候,你却神秘消失了几个小时,你觉得我能忽略这一点吗?”姚秦冷笑,“你可以马上编个理由,比如说去购物什么的。但我随时可以调动警方的监控镜头,查找你当天有没有去过那些地方——你敢接着编吗?”

秦尧越听越头疼:“还别说,照你这么一说,连我都相信自己可能是犯罪团伙一份子了。”

姚秦得意地转了转嘴里的棒棒糖:“我其实并没有完全确定,也暂时没有铁证。但是,你只要找不出那天晚上去哪里的人证物证,我就只能继续怀疑你。”

秦尧本想紧急编造个理由,但仓促之中真的编不出了。因为现在的天眼系统太恐怖了,不但在学院里面,就算出了门也到处都是监控镜头。你随便编个谎儿,搞不好几分钟内就能给你找出录像,现场打脸。

而且编一个谎言,需要十个谎言来圆,太容易暴露。

“说不出了吧?”姚秦洋洋得意。

秦尧叹了口气:“是,那天我确实发生了一点小事情,但关乎我个人隐私,肯定不能对你说。”

这么一来,就等于隐晦的证明自己很可疑了。

“但是,我绝不是第四次命案的凶手。”秦尧说,“咱们也在赵振涛宿舍问过了,那天他具备足够的作案事件。”

姚秦:“他具备条件,不代表你不具备。而且,万一是你们两个联手作案呢?再说你就算不是第四次命案的凶手,但谁能保证你不是前三次命案的凶手呢?”

妈蛋,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,警官的思维都是这么钻牛角尖吗?

但是不得不说,警方为了办案,很多时候确实必须钻牛角尖,这样才能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。

秦尧蛋疼:“好吧,假如我是凶手,或者是凶手集团一份子的话,那今天为什么还对你们提出‘十字阵’的发现?”

姚秦:“第一,还不确定所谓‘十字阵’是不是真的,说不定就是你故意忽悠我们,转移我们的视线呢?”

“第二,你推测说假如有第五次命案的话,应该是十字交叉位置的306宿舍对吧?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在故意误导我们,将注意力都放在306宿舍上面,从而忽略了对其他寝室的保护,从而便于你下一次继续行凶。”

“你也知道在我们警方全力关注下,很难找到继续下手的机会。除非将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某个错误的地点,你才能在另外的地方从容下手,成功率至少会更高一些。”

秦尧几乎能被气哭了!尼玛,老子简直比窦娥都冤啊。

偏偏这妞儿一字一句地逐条分析,还真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。虽然无法形成证据链,但是形成了一个可以自圆其说的逻辑链。

秦尧:“我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?”

姚秦:“我也不希望你这家伙是个坏蛋啊,说实在的我还有点喜欢你的,至少你请我吃饭很大方。”

秦尧:“那下面怎么办?是不是要把我铐起来,等到案情真相大白那一天再放了我?”

姚秦摇了摇头:“那倒不至于,我虽然在你身上找到了一堆堆的疑点,但偏偏却又没有一条证据实锤。说到底,你只是身具重大嫌疑。”

她的意思也很简单——从今天起,秦尧不能随意脱离她或者高战庭的视线,哪怕是洗澡睡觉!

“我会让警方弄来一个可以定位的电话手表,你24小时佩戴,我就能在手机上随时确定你的位置,也能够随时跟你通话确认。”

秦尧头都大了:“你们这么干是不是违法了?”

秦尧也不精通法律,不知道这种程序是不是合法,但总觉得太可怕了吧,自己等于遭到24小时全程监控。

姚秦摇了摇头:“小声点告诉你吧,我和老高不是普通警察,我俩来自……上头。我们办案子没那么多零零碎碎的规矩,有时候真有点为所欲为、肆无忌惮的意思,懂?”

秦尧:“意思是,你们办案根本不受法律约束?”

“也不尽然,有时候也是要受点约束的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。”

瞧她这逼装的,格调真不低。

……

现在网站在搞什么“黄金盛典”活动,评选中文在线2018年度巨作,时间截止到12月底。规则是包月用户每天都有票,打赏每十元也产生一张票。

咱们的《真龙》是新书,也没指望着跟人家几百万字、读者积累众多的著作去争榜,无非就是凑个热闹吧,希望大家把手中的票投给《真龙》,狐妖在此拜谢啦。

【妖子曰】不管啥票,是票就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