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被监控

    电话上得知案情有了进展,可能存在邪恶十字这样的阵法,林雪宁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这件案子只要不破,警方遗族就不会走,林雪宁就始终处在被发现的边缘。

而且凶手一直潜伏在龙城学院内部的话,也会增大林雪宁身份暴露的危险。

林教授:“你自己也注意安全,别见到什么事情就傻乎乎的见义勇为。”

“知道了,反正宿舍楼里有姚秦和高战庭呢,我始终就是个辅助。不过我感觉出来了,高战庭不但也是遗族,而且应该还是个强大的嫡裔。老师,他这种整天办案打架的嫡裔,应该很强吧。”

林雪宁相当无语:“你是不是每天都能给我一个惊喜?这些家伙强大了,对你我并没有什么好处。注意防备着点,别稀里糊涂就被人给坑了。你要记住一点:任何时候都别拿圣教或警方的执法者为傻子!人家整天办案,面对的都是老奸巨猾的对手,所以他们本身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。”

明白。

事实上秦尧自己也能感觉出,高战庭和姚秦都不是容易对付的。而且两人看上去很平易,但随时对秦尧保持着警惕。或许一般人察觉不到这种感觉,可秦尧的感应能力非常。

小心驶得万年船吧。

而后秦尧蹑手蹑脚来到办公楼的楼顶,只可惜这时候才发现上面并不适合修炼。因为这里没有那密密麻麻的太阳能或水塔什么的,一旦深夜爆发橘红色的光丸,如同黑暗中的信号灯,太容易被远处的人看到。

这样不好……于是他转身回来,到了顶层的一个公用厕所里。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了,整层办公楼都没人,厕所里更没人。

将自己反所在一个马桶格子里,先把爆字咒使用一遍再说。

中指伸出,低吟一声“爆”。消耗了11点念力,指尖浮现出了一个橘红色的小光球。

还是控制得不太精确,原本准备消耗10个念力值呢。

没敢把光丸弹射出去,因为担心发出炸裂声。反正这东西若是几秒钟之内不发出的话,威力自动减弱直至消弭于无形,但却完成了一次触发。

依次照做,从第三次开始就能做到收发随心,每次调集的念力也就相当精确了,不存在浪费。

一直触发了五次,消耗了五十二点念力。现如今,体内还剩下32点。

“可以尝试一下力字咒,尽量适应各种咒法才行。”秦尧没有一味的追求咒法施展次数,虽然那样可以更多地提高血脉浓度,也能让他施展咒法更娴熟。

力字咒触发,精确调集了30点念力,当然也只够使用一分钟。

加诸自身,秦尧身体的力量再度飙升,自感力大无穷,感觉一拳能够打死一头牛。

身体还是出现了那种超负荷的症状,沉重而疲惫,但已经比第一次施展时候强了不少。

“要是身体不虚的时候,应该可以勉强支撑两分钟。”秦尧点了点头,“而要是再加强一下身体锻炼,那么支撑三四分钟应该不难,甚至力量加成的幅度也会更大一些。”

有了这样的试验,秦尧对力字咒也不再那么战战兢兢,这对于今后的使用也有好处。

此时念力已经几乎耗尽,秦尧便双腿微微分开,合掌念咒,快速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一道高大的黑影悄悄跟进,一直走到了秦尧所在的这座办公楼的楼顶。

此人身材高大,穿着一身运动服,脑袋上好像罩着丝袜,而头顶又带了一顶棒球帽。长长的帽檐压得很低,将颜面遮掩。

在楼顶那小屋的出口处探头探脑,却没发现任何异常,这才放心走到楼顶的宽阔处。

“这小子,一转眼去哪儿了?”此人低声咕哝了一句,转身回到大楼内。可就在他刚回到顶层,也就是秦尧现在所在的楼层的时候,步行梯出口又闪现出一个人来!

竟然是姚秦!

四目相对,相当尴尬。

这情景怎么这么眼熟?感觉和秦尧在教学楼上直面赵振涛的时候如出一辙。

此时姚秦眼神一缩,地面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血影。那是一头猛虎般的影子,很难相信一个娇俏大眼萌妹的本命图腾,会是一头狰狞巨虎。

巨虎幻影一出,顿时释放出了强大的威压。而且她变戏法一样从背后迅速掏出三截铜棍,娴熟地旋拧成为一根直棍。

脑袋套丝袜的大个子男人转身就从这边的步行梯往下跑,姚秦二话不说跑过来紧急追击。只可惜跑过来这个过程浪费了不少的时间,于是始终和前面的丝袜男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最终还是没追上。

期间姚秦当然大声喊着,招呼着其他人赶紧过来增援。只不过她这次行动只是个人行为,又不是整个警队的行动,所以其他警官距离此处稍远。

等到她下了楼,而且其他警官全都到场,包括高战庭也迅速从外面跑过来的时候,丝袜男人其实早就已经不见了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高战庭看到小姐没事儿,似乎稍微放了心。

姚秦摇了摇头,避开其他警官,对高战庭低声说:“看到可疑的家伙了,但是没追上。虽然没交手也没展现什么血脉威能,但就从我始终追不上这一点来看,对方八成也是个觉醒的遗族。”

有点小小的自负。事实上遗族也各有不同的能力,能力增加的领域不同,不见得你觉醒之后就一定比别人跑得快。

就好像孔宰予那种货色,就算施展咒法也不可能跑得更快半分,遇到一个短跑爱好者就能把他甩八条街。

其他的警官也都渐渐围了上来,询问情况。但大多数人觉得小姚警官估计是搞错了,虚惊一场吧。

现在这个时候,可不能一惊一乍的,会吓死人的。

高战庭则挥了挥大手:“大家都赶紧回到自己岗位上,不要放松警惕。另外不要对学生们详细说这件事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。”

于是那群普通警官又都相继散开,现场恢复了平静。

高战庭此时才仔细问:“究竟怎么了?”

姚秦抬头看了看黑乎乎的办公楼,小脸蛋儿满是疑惑:“难道还有人在监视着秦尧这小子?说这家伙是个惹事精,可真没冤枉他。”

高战庭:“你确定秦尧进这座大楼了?”

姚秦点了点头:“何止进来,甚至这家伙还走步行梯一直到了最高层呢。联想到上次这家伙去教学楼的楼顶,所以我怀疑他这次也是去的楼顶。”

于是她就去通往楼顶的地方,哪知道刚到最高层就遇见了戴丝袜的家伙。

至始至终,却没有见到秦尧的身影。

她只是惯性思维,觉得秦尧会到楼顶上去,所以哪会想到秦尧这次偏偏去了所谓的撸之禁地——公共厕所啊。

再说了,一旦在顶楼找不到的话,那就只能在每个楼层都搜查一遍?二三十层高,每层都二三十个房间,外加厕所、楼梯、电梯什么的……想要搜查清楚,那得多大的人力物力。而且以这种打草惊蛇的方式搜索,傻子也能轻易躲避过去。

高战庭苦笑:“你是真的跟这小子卯上了,认定他有问题了。”

“他肯定有问题的!”姚秦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没错儿。“别的不说,这大半夜的又上楼顶,干嘛去了?真的又去撸?我才不信!”

对,高战庭也不信。假如一次还有可能,就算勉强说得通。可上次都被撞见了,这次若还是去楼顶撸,那就是脑袋有问题了。

于是姚秦索性一屁股坐在了楼对面的小亭子里,掏出棒棒糖耗起了时间:“我就不走了,看能不能把这混蛋等出来。对了你回三号宿舍,有情况随时联系我。”

高战庭点了点头走了,姚秦就在这里一直耗着,吹着小冷风的节奏可别提多气人了。

……

而在顶层的卫生间里,秦尧沉浸在修炼的过程中,好似一个假死的状态,对外界的事情充耳不闻。

一个小时的时间一晃即逝,缓缓睁开了双眼,却还不知道外面再次发生了一场追击。

呼……精神状态不错,顺便还多了几个念力值。

只不过让秦尧看到小小意外的是,这次念力上限却没有增加,还是停留在了102的数值。

“看来每次修炼,未必都能增加一个点,有可能越往后越慢吧。这也符合情理,前面基础低,所以增加也快;后面基础提高了,同样一次修炼所增加的幅度就小了。”

“就好像一个平时只考60分的学生,加把劲冲一个月,考80分不太难;但要让一个平时考80分的同学,同样努力一个月去考100分……虽然也是增加20分,但这个难度就太大了,毕竟起步点提高了。”

这一点容易理解。

血脉浓度也一样,修炼一次并非恒定增加10个点。比如今天一共使用了六次咒法,这方面增加60点;但修炼本身所提升的只有9个点,总体浓度提升了69点。

于是现在他的念力上限还是102,而血脉浓度从1/23409提高到了1/23340。

距离万分之一的大关稳步而快速推进,但秦尧开始觉得有点慢了。

人心总是不满足的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