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英雄不好当

    对于秦尧而言,今天晚上的遭遇太不可思议。平时冷如冰山的冻龄女神,竟然真的会跟自己产生那种超乎寻常的接触吗?

回味着嘴角似有似无的体香,秦尧有点迷离。

但这些终究只是揣测,并无真凭实据。而脖子上护身符的变化却是真真切切,绝不可能有假。

这枚护身符自幼就跟着他,再熟悉不过。以至于这枚玉石变化这么离奇,他依旧感觉到没有被掉包儿,还是原来那一块。

迷迷糊糊地边想边回宿舍,已经走出了教师办公楼,再次路过那栋闹得沸沸扬扬的三号宿舍。楼下小路两侧栽满了广玉兰树,遮挡了稀疏的路灯灯光,故而显得更加阴郁。

不由得驻足,毕竟这栋宿舍目前可是凶名昭著。而且不知怎么回事,秦尧现在总觉得有点不对劲,仿佛这栋楼里面似乎要发生什么。

其实自从他刚才苏醒之后,就总觉得自己能够感觉到以前无法感应的东西,很多感触细腻而真实,但又无法确切形容。

第六感?

也许吧,但也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太虚了,容易产生幻觉。

秦尧正在这么自嘲着,三号宿舍楼里忽然响起一道惊呼声,紧接着一道沉闷的巨响打破了校园的寂静。一般人其实听不懂这道声响意味着什么,因为常人这辈子都可能没有亲耳听到过枪声。

是枪声!

因为半个月连续发生三次命案,已经引起警方的高度关注。所以警方虽然表面上说没有头绪,但却外松内紧地办案,悄悄把两名年轻女警伪装成女学生,入住在这栋宿舍楼。

而刚才的那道枪响,正是一名女警仓促之中发出,显然遇到了什么重大危险。

楼下的秦尧倒是不明白,而且他也不知道什么枪响,只知道自己的第六感竟然真的那么准确,至少宿舍楼里确实存在大问题。

神了。

正在为自己的第六感而感到困惑,结果宿舍楼三楼的一个窗户上就跳下来一道身影。

三楼啊,谁这么狠,难道是犯罪分子?

一般人肯定不会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,但……这不是怀疑妖怪作案吗?本来就是一些不可理解的案件,不能以常理度之。

随后一幕就让秦尧更加懵逼——眼看着那道身影落地了,但根本没有想象中摔断腿之类的事情,甚至连电影里那种落地后就地一滚的姿势都没有。

只见这道身影弯腰的同时将双腿微微一屈,一只手臂轻松地在地上一按,整个落地动作就这么轻易完成了!

泥妹啊,不会真的有妖怪吧。当然更现实点的解释就是对方可能身怀绝技,比如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江洋大盗、特种战士什么的。作为一个正常人,秦尧当然更倾向于后面这种解释。

但不管怎么说,眼前这跳楼的家伙肯定够狠,不可等闲视之。

而尴尬的是,落地那人抬头站起身,恰好和树下的秦尧来了个面对面!

相距只有不到十米,秦尧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浓郁的威胁感。

“你……嗨,你好……”为了缓解尴尬紧张的气氛,秦尧挥了挥手打个招呼。

只不过手里拿着刚才拎起来的半截砖,于是这声招呼就有了点挑衅的意味。

“让开!”跳楼者声音压抑沉闷,感觉有点像是故意隐藏声线。

此人背对着昏暗的路灯,而且仿佛戴着特制的面具,所以秦尧看不清面目。但是可以大体分辨出是个身材偏瘦的男人,中等偏高的个头儿。

让不让路?秦尧是不想让的。作为一个身强体壮的体育健将,加之有点个人英雄主义作祟,秦尧愣是握紧了手里的半截砖头,挡在了路中间。

妈个蛋的,要是能一砖拍晕了犯罪嫌疑人,自己瞬间就会成为学校的英雄,说不定还得有些物质奖励。不需要太多,能给老子的校园卡里充两千块钱奖金也行啊,好好补补自己的肾。

再说这里是学校,近万人呢!有道是邪不压正,不信干不翻你。

似乎看到了秦尧不准备让路,于是对面这人仿佛发了怒。刹那间,那种威胁感暴涨着扑面而来。这种威胁宛如实质,仿佛充斥在空气中的粘稠液体,压迫得秦尧呼吸困难。

从未想象过,单纯的气息都能让对手如此难受。

就在此时,秦尧惊讶地看到,这人映在地面上的影子竟然扭动起来,可人还没动。

而那道影子经过一阵扭动之后暴涨了一倍,甚至延伸倒了秦尧的脚下。更让秦尧惊讶的是,这影子绝不是人形,而更像是什么择人而噬的野兽。

甚至这影子还有点淡淡的绯红色?是自己看花了眼,还是身体太虚导致了精神恍惚?

总之越发不可思议了。

难道真像传说中那样闹了妖怪?秦尧目瞪口呆地盯着地面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退到了路边。虽然可能看花了眼,或者是什么错觉,但退避意识已经成为主导。

不能怪咱怂,要是遇到普通犯罪分子就算了,可真要是遇到了妖怪,谁敢扑上去干啊。

而看到秦尧让开之后,这跳楼的怪人也似乎不想耽误时间,于是加速奔行和秦尧擦肩而过。

紧接着,宿舍楼里跑出来一个身形矫健的女生——事实上是乔装潜伏的另一位女警。

她一边追着一边大喊:“同学,拦住这个歹徒!”

在喊我吗?秦尧有点无语。妈蛋,自己不至于还不如个女生吧?这要是传出去,名声多难听啊。

一般而言,大男孩在面对美女的时候总会有点莫名冲动,智商值也会略微下降。

“放心!”于是秦尧脑袋一热转过身,“嗖”的一下将手中的砖头砸了出去,直奔刚才那跳楼歹徒的后脑勺。

砖头的去的速度贼快,毕竟秦尧的臂力在班里是数得着的。

但是这砖头回来的速度更快!

砖头在距离那跳楼歹徒一尺远的地方,仿佛砸在了什么弹簧上猛然反弹,而且目标精准地拍向秦尧,仿佛长了眼睛。

我勒个去……秦尧反应虽然快,但还是晚了半拍,毕竟谁也想不到会出现这么诡异离奇的事情。

啪!

一砖拍在秦尧脸上,结结实实。

于是整个人直挺挺向后躺了下去,砖头落地还砸了脚丫子。

英雄不好当,流血又破相。

……

女警官有点懵逼地跑到秦尧身边,不知是先去追击歹徒,还是先把秦尧送到医务室。

就在她还没喊人的时候,不远处办公楼里一道修长的身影小跑了过来。原来林雪宁教授刚刚出来,远远看到了那一幕。

她能清楚判断,刚才那板砖的力道足以将常人拍死。因为她看得出,刚才那个歹徒肯定也是一个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遗族!

虽然秦尧已经临界觉醒,但毕竟没有正式觉醒,身体的强度应该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。就算是现在马上送到医院,依照现在的医疗技术和时间的拖延程度,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,比如脑震荡。

除非现在就正式让秦尧觉醒,才可能凭借强大的遗族体质完成自愈。而且觉醒过程本身也非常奇妙,宛如一次肌体重生,能让身体伤势加速愈合。

但是,要救他吗?

万一因为救秦尧,却让她自己暴露了呢?

而且自己并不真正清楚秦尧的底细,比如背后是否拥有什么传承,不然怎么会身带那么奇异的护身符?

一系列的纠结。

但考虑到平时秦尧的人品,以及对她的尊敬,甚至对她那种若隐若现的好感——一个成熟女人很容易感知到这一点,她微微咬了咬牙,依旧快步走了过去。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秦尧所在的位置是学校监控镜头的一个盲点。作为隐居在此的遗族,林教授对这一切都早早做过调查,了如指掌。

来到现场,女警官正准备喊林教授帮忙处理秦尧的事情,她自己好去追击歹徒。哪知道刚刚和林教授对眼儿,自己眼睛就直了。

心中,林教授默念了一声古怪的音节,不知是什么语言,但内容很简单——“遗忘!”

伴随这句简单的咒语,那女警官瞬间迷茫了起来,仿佛夜游症患者。直到林教授拎起秦尧离开这里之后一分钟,她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。

“我……刚才在抓歹徒?”

“可是好像还有点什么事啊,怎么记不得……难道没有吗?难道是太紧张产生错觉了?”

“哎呀不好,歹徒都跑了,追!”

这女警官继续追去,完全遗忘了秦尧见义勇为的环节,记忆从醒来接续到刚出宿舍楼的时候。

……

林教授的力气有点出奇的大,背起秦尧竟然还健步快行,这跟她那苗条柔美的体型形成了剧烈反差。

没有去医院,她将秦尧带到了自己的车上,直接开到了距离学院不到三公里的家里。地下车库直通电梯,她住在最顶层的二十四楼。

房间不大,两室两厅九十平米,在龙城这种三线城市里算是较为精致的小户型。

噗通一声将秦尧丢在了沙发上,揉了揉有点酸累的肩膀,解开了他的上衣——这是今天第二次解开他的衣襟了。

而且上次只是解开两颗纽扣,而这次却是将衬衣全部敞开,露出了两块健壮的胸肌和六块腹肌,满满的男性荷尔蒙气息。

要不是这么健康茁壮,当初林教授还不挑选他作为自己选修课唯一的男学生呢。换做身体一般的,只怕是早就被她吸虚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