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袭臀流氓

    江湖上有些邪恶势力制造凶案的时候,经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奇怪阵法,并产生各种不同的效用。

但这种阵法一般都在地面上,而像在三号宿舍楼中,以房间位置绘制图形的还是比较罕见的——假如这真的是一种阵法的话。

姚秦赶紧喊来了高战庭,两人合计之后,高战庭也认为这不是一个巧合。

高战庭乐道:“感觉秦尧就是咱们的福星啊,一开始就因为被袭击而给了咱们调查方向,随后在教学楼上遭遇凶手让咱们确定了赵振涛的身份,现在又发现了这个。假如你已经毕业的话,我真想推荐你到警方工作哈哈。”

是吗?姚秦不也是没读完书就“特招”进入警队了吗?显然高战庭这是客套话吧。

姚秦却笑道:“可我看这家伙就是个惹事精,各种古怪事儿都往他身上粘。”

为什么你们都说我是惹事精……秦尧讪讪的笑了笑:“眼下最重要的,是确定下一次凶案爆发的地点吧——假如还会有第五次凶案的话。”

姚秦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:“至少咱们有了防备的方向了,研究这个图形也就不难了!”

秦尧在纸上画了个十字草图,指着正中间说:“依我看,假如有第五次凶杀案的话,会不会是‘十字架’交叉的位置啊!”

高战庭也点头道:“是啊,十字架的四个端点都已经发生了凶杀案,按照正常推理,横竖两条线的交叉点是最可能、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点。甚至,可能就是整个邪恶阵法的‘阵眼’。”

阵眼,也就是一个阵法最关键的地方。

姚秦:“至于每个案发寝室都死人,或许正是阵法每个‘点’都需要‘献祭’的亡灵吧。”

秦尧听得浑身一寒,心道这是啥邪恶阵法:“那么这种阵法的目的是什么?”

姚秦和高战庭都沉思了一会儿,但却又都没给出答案。最后还是高战庭不想让气氛尴尬,说这种事只有作案者才明白吧。

但是秦尧觉得,这两个没溜儿的警官肯定知道点什么。

而现在既然推测十字交叉点所在的寝室(306寝室)是最可能爆发凶案的寝室,也就更加便于防守了。姚秦准备留下两个普通女警继续住在秦尧隔壁,但她本人却不再穿警服,甚至易容化妆一下,住到三楼。

只要306寝室一旦发生异常,姚秦确保能够五秒钟内抵达!

但现在她没有对306寝室的女生说起,一来担心引发莫名的恐慌(毕竟并不确定是不是还有第五次凶案),二来一旦告诉了女生,那些女生肯定就不住在306了。

到时候306寝室人去房空,凶手也肯定知道已经暴露,自然不会再次作案,于是最好的线索又断了。

秦尧觉得有点悬:“可你这两天一直穿着警服在校园里晃悠,凶手应该注意到你吧。就算你不穿警服,人家就不会关注你?”

他心里更想说的是:就你那整天裹着棒棒糖的没溜儿模样,外加惊人的乳量和萌萌哒的脸蛋儿,化成灰也能认得出你啊。

姚秦笑了笑,说自己多注意点就行。

结果一个多小时之后,秦尧就明白这妞儿哪来的自信了——

在隔壁房间里折腾了一阵子,随后一个身穿简洁宽松运动服的女生来到了秦尧房间。脚下是一双白色运动鞋,整个人显得阳光活泼。

秦尧觉得非常非常熟悉,特别是气质,但……他瞪着眼睛看了足足三秒钟,紧接着几乎吓出声来:“我去,是你?!”

易容后的姚秦!

这特么简直就是两个人好不好!顶多像是有血缘关系、长得略微有点像的亲戚,但怎么看都不像同一个人。

高战庭笑了笑:“隔壁两个女警,其中一个是东部大区最出名的警方化妆师之一,专门为警官提供便衣化妆服务的。而我们此前故意招摇,其实就是为了让凶手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身上,但在找到线索方向的时候,却又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最关键的地方。”

秦尧点了点头:“不过要是贴近仔细看的话,还是能看出就是小姚警官的。”

姚秦:“但凶手跟我没有这么熟,而且我也不会让凶手贴着我的脸仔细看。”

更何况凶手前面四次作案都是晚上,而晚上就算寝室不熄灯,但光线终归是有点黯淡的。

不过这些都是警方的任务,秦尧的责任还是轻的。虽然姚秦也对他提出要求,希望他能够重心上移,做好准备随时冲到三楼帮忙,但终究只是辅助角色。

所以你们忙你们的,我还得继续修炼。现在越是意识到危机浓重,特别是被林教授捆绑在一起之后,秦尧就越是感觉到了修炼提升的迫切。

只不过,今天他才一共拥有36个念力值啊,其实这还包括白天休息时候自然生成的24个点呢。作为一个觉醒的遗族,就算每天躺着睡觉养足精神,也会自动生成几十个念力值。秦尧现在身体这么虚,一白天能自动生成二十多点已经不错了。

而根据九字真言咒的要求,在血裔阶段每天每施展一次咒法,都会让血脉浓度提升十个点,也不管这个咒法消耗多少念力。

坑爹,一会儿就算全以最低套餐施展爆字咒,也只能触发三次,有点亏哦。

想到这里,秦尧硬着头皮忽然在姚秦翘挺挺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。

刹那间,“怒之念力+18”、“怒之念力+30”!

我勒个去,这么狠!

姚秦估计还是个血裔,能够一次性贡献18个念力值估计已经到了极限。

而另一份应该是高战庭给的?远远超过了20点念力的界限,看来这个老高的实力已经达到嫡裔境界了吧!

果然厉害。

而且高战庭人高马大,又长期处在一线执行任务,所以秦尧猜测他的实际战斗力估计比林教授和沈盈都会强大很多吧。

难怪派他来,这才是定海神针啊。

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秦尧如今必须交代清楚,没什么平白无故摸人家姚秦的屁股。

“混蛋你疯了吗!”高战庭怒斥。

虽然表面上他是队长、是上司,但是在背后宗派之中,姚秦的地位却比他还高。所以,他还有一层保镖的身份,必须维护姚秦的绝对安全。

而作为大保镖,眼睁睁看着大小姐在自己面前被人袭臀,高战庭自然大怒。

姚秦更是恼怒,像头小老虎一样扑上来,一把将秦尧按在了地上:“臭小子,真想不到你是这么人面兽心的家伙!哼,胆子不小呀。”

秦尧马上哭丧着脸装怂:“不是,我……我其实有点间歇性的精神病,真的……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,哪怕根本无意……要不然也不会虚成这样,我是真的无意识的,有时候都想砍了这只手……”

姚秦将信将疑,举起的小拳头也悬在了半空中。“真的?”

“我以后注意点,保证随时离你远一点。下次就算是摸高队长,也绝对不摸你了。”

高战庭吓得浑身一哆嗦。

“今天先饶你一命,下次要是再出这种事,你就等死吧!”姚秦气哼哼地起身,秦尧则心有余悸地坐了起来。

艾玛呀,虽然一下子挣了48点念力,但是太凶险了,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兵行险着,不值得。

当然本次收获还是不小的,加上原来的36点,现在这家伙体内蓄积的念力已经达到了足足84点。

可以施展八次最低限度的爆字咒,同时也意味着让血脉浓度提升八十个点。

“以后绝对不敢了,明天我请小姚警官吃饭赔罪。”

姚秦瞪了他一眼,和高战庭一起到了隔壁,还气呼呼地掐着*:“老高,刚才这家伙说的可信吗?”

高战庭也有点疑惑,但还是基本肯定的说:“这小子应该有病,要不然就算手贱,也不该找女警官下手,更何况你我都在现场。”

也是,就算再大胆的淫贼,面对警官作案也得三思吧?就算三思之后也得偷偷摸摸行动吧?

秦尧这么毫无征兆、不按常理出牌,反倒让人更加相信他脑袋真的有病。

姚秦气得胸膛直颤:“真是气死我了,我的屁股还从没被男生摸过呢。”

高战庭:“从没?你忘了抓腐血魔的那次吗?”

姚秦顿时呲牙:“妈蛋那次是被踹,不是被摸!”

“也是……”高战庭心道大小姐用词还挺讲究。

看到高战庭许久不说话,姚秦慢慢平复了一下心情:“继续监视着这小子,我总觉得他太不正常。”

高:“袭臀的流氓不可能正常。”

姚:“滚蛋!我诅咒你下次被这小子袭臀!”

高战庭一身恶寒。

……

此时的秦尧确实不正常,因为他竟然又去了办公楼的楼顶。

对,上次是教学楼,这次是办公楼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不然太容易被人注意到了。

现在秦尧都已经做好了打算,等回头紧张形势结束了,就在学院外面租一个单身公寓,免得每次修炼都这么偷偷摸摸。

真不行赖在美女师父家?咦,其实也可有可行性哦,还能节省不少房租呢,也不知道美女师父肯不肯收留自己。

给你当弟子呢,包吃包住是基本待遇吧,大不了我可以给你免费捶腿抵房费啊。

但这几天还不行,因为自己已经被姚秦和高战庭盯上了。要是不顾劝告离开学院,甚至住到美女师父家里,肯定会把警方的目光牵扯到林教授身上。

一边考虑着,一边来到了较为偏避的角落。看了看四下无人,这才跟林教授拨了一个电话,用的是两人的新号码。在三号宿舍楼103房间不敢联系林教授,因为担心隔墙有耳——秦尧觉得自己现在做什么事都跟做贼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