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十字

    听到姚秦质问他们仨怎么击败的赵振涛,秦尧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有点稀里糊涂就打跑了那家伙。”

姚秦:“那很不错啊,据我们警方分析,赵振涛的格斗能力很强的。不会是孔宰予很能打吧?毕竟那天老四还喝晕了呢。”

姚秦是想知道,秦尧是否接触到“遗族”这个消息。要是知道孔宰予是遗族却还不惊讶,那就不对劲了。

秦尧摇头:“他能打?这家伙别提多熊了,遇到点事儿吓得神志错乱,竟然还尼玛念咒一样满嘴碎碎念。事后我还想安抚他呢,结果这家伙还死要面子,硬说打架时候唱着歌可以壮胆,壮他个头。”

秦尧的瞎话水平越来越高了,搞的姚秦将信将疑不知怎么辩。

“那你呢?”秦尧开始反过来探底姚秦了,“看你年龄都不够大学毕业的吧,怎么就加入警队成为高级警官了。我可看得出你这警衔代表的级别可不低,不是一两年就能混出来的。”

姚秦看起来简直像是个未成年,就算考虑到娃娃脸和萌萌哒的因素,真实年龄充其量也就是二十岁不到吧。

姚秦以前肯定被人问起过这样的问题,于是答得干净利索:“我是特招进来的啊,因为格斗能力比较强。知道吗,像你这样的家伙,我能打五个。”

惹不起惹不起。

秦尧又貌似闲问:“你家是哪里的,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。”

“我来自中部大区,真武山一带听说过的吧。”

“哦,真武山啊,老远了,一个女孩子家的跑到东部来做警官也挺不容易的。”秦尧说。但心里却想,真武山就是出了名的道家圣地,林教授怀疑姚秦是道门出身的遗族高手,果然很有可能。

俩人就这么相互琢磨着,直至风卷残云吃完了一桌子饭菜。

还别说,人家姚秦点的菜虽然多,但却一点都没浪费!

回头留心问一问美女师父,看看是否存在一种天生吞吃的血脉威能,专门增加饭量的那种,太神奇了。

回到宿舍之后,姚秦继续分析她的案情,秦尧则必须应付来自各方的问候——三号宿舍楼的女生,特别是一层的那些芳邻们,三五成群地过来探望问好!

表面上是提前对他们三个大老爷们表示感谢,实际上是被秦尧这根校草给吸引了吧。再怎么说,秦尧也算是龙城学院的几个帅哥之一。

于是一时间秦尧这间103号宿舍叽叽喳喳莺莺燕燕,热闹异常。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,总算是平安无事。约好了和老宿舍的几个兄弟聚餐吃饭,由于姚秦和高战庭不赞同大家随便出门,所以吃饭还是选择在二楼小餐厅,那里面也有包厢。

原本是老宿舍的四兄弟,但孔宰予这个自来熟非要凑一场,而且再度要求请客。

请就请吧,反正狗大户花钱不心疼。而且趁着这个机会,孔宰予也可以正式向老三道个歉解释一下。

而老三也真是个心宽如大海、头绿似草原的汉子,酒桌上和孔宰予一笑泯恩仇,再笑头对头,三笑手拉手。酒过三巡之后,两个货关系好得竟跟连襟差不多。

酒醒之后或许还是会有的隔阂,但至少不影响秦尧同时和他们两个的交往。

而在酒桌上,秦尧也适当打探了孔宰予的家世。孔宰予没过分隐瞒,表示自己是南都人,家族在当地也确实算是“有点财势”的。秦尧记在心里,心道回去之后问一问自己的美女师父,看看南都孔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至于说秦尧的身份,孔宰予也充分理解。两人一起上厕所的时候,孔宰予表示自己其实见多了江湖闲散遗族,根本不往心里去。

当然他也知道闲散遗族对身份保密很重视,所以他才会自觉地帮助秦尧隐瞒。

遗族世家出身的子弟,就算自身本事不大,但见识还是比一般人多得多。

秦尧本能觉得这家伙还是比较真诚的,说的应该是真心话。更何况密谈期间,动辄收取几份“爱之念力”,一看就是真心的。

“对了老弟,我能问一个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”

“尧兄有话直说,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风格!”

“是这样……我是想说,”秦尧还是有点吞吞吐吐,“老弟你的性取向正常吗?”

孔宰予如遭雷击,骤然色变,一身酒气也仿佛醒了好几分。“你……你这话何意。”

秦尧也有点尴尬,但从对方的神情来看,自己说的应该是不错了。“没,我就是有点奇怪的感觉。”

孔宰予目瞪口呆,而后轻轻拍着自己的心脏,一个人低声嘀咕:“天哪,能竟然能有感觉?这是爱的感应吗,难道尧兄对我也有感觉吗。”

隐约听到这句醉话的秦尧顿时头皮一紧、蛋皮一缩。妈蛋,不会是让这货产生误会了吧。

这感觉好像是揭破了暧昧的窗户纸,会不会对孔宰予形成一种变相的鼓励?好可怕。

酒喝到了九点,孔宰予就已经撑不住了,他要睡觉。这家伙的毛病是够大的,难得上次和白小洁在一起的时候能撑到十一点多。估计若不是撞车,死活不可能“熬夜”那么晚。

秦尧关心说:“老弟你这不是病吧,也不去看看?”

孔宰予摇头:“从小就这样,没法子的事情。不练功还好,一练功就发困。”

也就是说,假如长时间不修炼功法、不使用他那唱歌般的咒法,倒也能多坚持俩钟头——前提是玩儿,而不是学习。此前就是连续一个多月没发功,所以和白小洁那次熬了那么晚还能撑着。

但是和赵振涛打了一架之后,这困觉的劲头就更离开了,死撑都撑不住,必须多睡觉。

估计他的修炼会严重影响他的精神,所以才会导致这样。

可没办法,生为南都孔氏的嫡子,又摊上那么一个严肃古板、且要面子的老爹,孔宰予必须修炼。

为此他老爹孔维泗没少打骂于他,但最终还是不免发出“朽木不可雕”的哀叹。

秦尧一乐:“是啊,其实我也一直想问你,为啥你爸会给你取‘宰予’这个名字。身为孔家人,不更应该在意这个吗?”

宰予,上古孔圣的重要弟子,孔门十哲之一。此人相貌俊美能言善辩但却很懒,因为大白天睡大觉,而被老师孔圣斥责“朽木不可雕也”、“粪土之强不可圬也”。

本就是孔氏先祖发生的典故,孔家后人给孩子取名更应注意吧。

孔宰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原名不是这个啊,后来我老爹故意羞辱我,愣是给我改名为孔宰予,说我像宰予一样懒。算了,他羞辱他的,我睡我的觉,破罐子破摔,慢慢也就习惯了。”

原来是这样,看来父子关系是出现问题了。

难怪说依照南都孔氏的财势,就算不走后门、不动用关系,至少可以硬生生花钱在国外给孔宰予买一个私立名牌大学读一读吧?有钱人很多这么干的。

但是孔维泗没有,就让这小子硬考,考多少分就报什么等次的学校。

原本孔宰予报了个稍微好点的大学,结果没达到分数线,加之填报志愿的时候服从调剂,于是就滚到了龙城学院。

“整天睡觉还能考个二本,你挺厉害了。”

“尧兄果然是小弟的知音啊。”孔宰予感激之中又送给秦尧一个点的爱之念力,尼玛。

总之通过今天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,秦尧对姚秦和孔宰予两人都有了些深入了解。至于更隐秘的东西,以后慢慢探讨吧,反正大家都住在一起,有的是机会。

从小餐厅出来,挥手和老二、老三告别,秦尧则要和老四、孔宰予一起回三号宿舍楼的103室。

老四又喝多了,跟孔宰予相互搀着走在前面。而秦尧则在三号楼下顿住脚,不由得看呆住了。

此时三号宿舍楼灯火通明,只要住人的房间,谁敢关灯啊。而且由于连环凶杀案的缘故,学校特意安排晚上不断电。

唯独发生了案子的四个房间黑洞洞的,毕竟里面没人住了。

所以四个黑洞洞的房间,看上去就像一块液晶面板上出现了四个大的黑点,非常醒目。

秦尧一拍脑袋:“我勒个去,是巧合吗?”

前头孔宰予转身:“怎么了?”

秦尧没回答,而是紧急拨通了姚秦的手机:“快出来,有重要发现。”

姚秦就在一楼呢,所以一溜烟儿就跑了出来:“你发现啥了咋咋呼呼的?”

秦尧指着那四个黑洞洞的房间,酒意全无:“看!第一次发生在四楼的406房间,第二次发生在一楼我们宿舍对面的都104房间,第三次案件发生在三楼的302房间,前几天的第四次发生在310房间……”

不需要再说下去了,姚秦已经双眼冒光儿:“十字架的方位!”

没错儿,一楼和四楼那两个房间是垂直上下,连接起来可以形成一个中轴线。中轴线在三楼两侧,向左三间是310房间,向右三间是302房间。

非常对称。

四个黑屋形成的十字,令人觉得恐怖压抑。假如这也是巧合的话,是不是太巧了?

姚秦有点兴奋地喘不过气:“秦尧你行啊,又立功了!”

秦尧其实也只是猜测罢了:“不会是巧合吧?”

姚秦狠狠地摇头:“不,你不懂。江湖上是有些邪恶的法术,行凶时候也讲究方位的,构造神秘的图形以形成某种奇异而邪恶的阵法。现在虽不确定是什么阵,但至少咱们有了推理的方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