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还是怀疑

    还别说,林教授的恐吓多少起到了一点作用。哪怕两人的唇都已经贴合在一起,秦尧也没敢乱想。

哪怕林教授刻意保持一定距离,但两人的胸也终究蹭到了一起。所以秦尧心底还是有点冲动的,这种心理变化也被林教授清晰地感应于心。只不过不算严重恶劣,她也算是忍了。

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之中,秦尧也连续收到老师两次“欲之念力”。看破不说破吧,坚持。

但是没多久,当林教授开始往自己口中吸吮的时候,秦尧就有点受不住了。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可怕吸裹感,让他有种探舌的冲动。但他却也知道,只要自己敢探舌,回头肯定会被揍死。

好煎熬啊。

不过“好在”随后发生的一些变化,算是强行转移了他的注意力——腰子疼。伴随着林教授的吮吸,秦尧清晰感觉到自己腰部有点空虚酸软,甚至连坐着都觉得腰部酸痛。

再过一会儿,他的腰是真的受不住了。疼得好似好多根钢针扎的一样,忍不住发出了唔唔唔的声音。林教授听到动静,这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了嘴巴,长长得舒了口气。

这一刻,她的脸色似乎又多了一丝红晕。

而反观秦尧,却头晕脑胀地双手掐着腰,脸上肌肉都因为疼痛而扭曲纠结在了一起。

“很严重吗?真对不起,我一吸就有点忘乎所以。”

“还……还好……”秦尧一说话也能扯得腰子疼。

林教授有点愧疚:“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身体的恢复能力,下次一定要注意了。而且再下次的时间间隔拉长一些,你这几天多休息。对了,我给你钱去买点营养品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我的姐啊,你这话让人听着好别扭的好吧!

秦尧忽然联想到一个非常红的网络表情——宾馆里一个拎着包的妇人往床头柜上丢了一万块钱,还附带了一张字条:小伙子你让我很满意,这些钱拿去买点营养品。

“混蛋,你又瞎想什么呢!”林教授又气得脸蛋儿微红。她本是一番关心,哪知道被秦某人想得那么不健康。

“啊哈,我凭修炼和休息就够啦。”秦尧讪讪地笑了笑,“那今后几天呢,你还到学校讲课吗?”

林教授摇了摇头:“明天就一堂选修课,你跟她们说一声不要上了。再往后两天是周末,我也刚好继续休息。期间我们随时保持联系,但没事儿就不要打搅我了,我要练功休养。”

至于下一次吸收肾气真阳,就等周一林教授上班的时候。秦尧身体又一次虚弱下去,也得赶紧补一补。

而且出于安全起见,林雪宁竟然弄了一个备用手机号码让秦尧使用,并让秦尧以后打她另外一个新的号码,说是担心两人的通话被监听,可真够小心,但也说明林教授在这些事上确实老于世故。

而后秦尧告辞,心里头其实挺复杂。莫名其妙地多了个师父,而且又知晓了遗族世界里这么混乱险恶的关系,这一切都需要秦尧尽快适应。

他前脚离开了办公楼,林教授后脚离开,直接开车回家。

而在此前观察秦尧的那栋小楼上,监视者缓缓放下了望远镜。关上窗子,拨打了一个电话——

“他去了办公楼,刚才他和美术系教授林雪宁一前一后离开办公楼,应该不是巧合……对,注意调查林雪宁……假如林雪宁有问题,那才是真正的意外收获。”

……

秦尧却浑然不觉这些,捂着腰忍着疼回到了新的宿舍。

老四已经去吃午餐,孔宰予这货还在老宿舍里睡觉,百无聊赖地他也准备去吃饭,不料路过隔壁时候被大眼萌妹喊住了。

大眼萌妹的门开着,但坐在床上翻看卷宗,头也不抬。嘴里吃着块巧克力,看来她并非只吃棒棒糖,只要好吃的甜食都是她的菜。

“等等我啊,一起去吃饭,一小会儿。”

“哦,那高队长呢?”秦尧进了姚秦的临时宿舍。

姚秦一边吃一边咕哝不清:“他忙去了,别管他,就咱俩去吃。对了,中午你请我对吧?”

“呃……是啊。”

“赞!谁给我好吃的,就是我的亲人。”这妞儿看在美食的份儿上总算抬头给出一个笑容,“我要到二楼小餐厅里吃,大食堂里没好吃的。”

呵呵,小餐厅的菜价还贵一倍呢。

可说是一会儿,姚秦却又盯着卷宗翻看了十几分钟,时不时陷入思索。

“你看案情卷宗呢?”

“是啊……”姚秦合上案卷沉思说,“我有种预感,这案子肯定还没结束。但是从此前四次事件当中,又找不出其中的规律和联系。”

秦尧:“抓住赵振涛不就解决了。”

姚秦:“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!他可不是常人,这种家伙反侦察能力很强,而且又是受惊之后逃离学院,抓捕难度挺大。我就怕在抓到他之前,会爆发下次凶杀案,毕竟咱们知道赵振涛应该还有同伙。”

要是再发生一起凶杀案,原本警方头上稍微缓解的压力,会一下子十倍百倍的放大!

社会上到时候会怎么想?你们警方不是说找到嫌疑犯了吗?不是加强布控安保了吗?怎么还会继续出事?

甚至,到时候连整个学院都可能被迫暂时停学。隔几天就死个人,放在哪家学校也承受不住啊。

所以案件看似取得了进展,但姚秦并不敢松懈。她试图从几次案件之中找出规律来,从而推算出有可能发生的第五次案件会何时出现。

秦尧:“案发时间上有关联吗?比如每次相隔几天,又或者每次案件是不是发生在某些特殊的日子,比如星期几什么的?”

姚秦赞许般点了点头:“你竟然还会分析案子啊,不错,但我想过这个可能了,找不出时间点的特殊之处。”

秦尧:“受害者是否有共同之处呢?比如四个女生的生日,籍贯,平时的爱好什么的。”

姚秦还是摇头,由此可见姚秦已经把工作做得非常细致。

“算了先不想了,吃饭去喽。”姚秦兴冲冲地收起了卷宗,看得出她是个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的女孩子。工作时候该愁的愁,而放下工作马上就会非常轻松。

但秦尧却无法释怀。只要不能将赵振涛团伙一网打尽,他们就有可能继续兴风作浪,也可能再度报复秦尧。

上一次算是侥幸脱险,但下次呢?下下次呢?

自己在明处,而这个罪恶的团伙儿在暗处,防不胜防。再说秦尧又不是专业的办案人员或遗族高手,他只是个学生,在防备别人侵袭这种事情上面真的只是个毫无经验的菜鸟。

“希望这些家伙早早落网!”秦尧暗想,同时自己也不停思索案情本身,看看能否找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。

“你走路为什么捂着腰?”姚秦好奇地看着秦尧略显怪异的姿态。

“昨晚就对你说了,撸多了肾虚。”

姚秦瞪大了眼睛:“可你第二节课搬宿舍的时候还没这么严重啊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!”

“没发生什么……”秦尧有点心虚。

姚秦恍然大悟:“好哇你,趁那点时间也去搞那个了?这是多大的瘾啊,你是个魔鬼吗!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到了二楼小餐厅,姚秦就暴露了本来面目,稀里哗啦点了六菜一汤。虽说龙城学院小餐厅的菜量小得有点坑,但俩人六菜一汤外加三份大米还是显得比较另类。

看着一桌饭菜,特别是那满满的三碗大米,秦尧有点无语:“你自己吃两碗米?”

“你还吃主食?”姚秦愣住了,“那你再去要一碗吧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妈蛋,你是真的能吃,还是不花钱的饭菜可劲儿造啊。

而不过十分钟,秦尧就意识到请姚秦吃饭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了——这妞儿是真吃的下!

两碗大米下肚了,六盘菜也被她自己干掉了三分之二,可人家还是意犹未尽。当然她也终于意识到了一点不好意思,于是吞吞吐吐地笑道:“我还能点瓶饮料的对吧。”

呵呵,大钱都出去了,老子再跟你计较一瓶饮料的小钱,至于么。

结果人家姚秦点了1.25升的,确实只要一瓶。

“其实我很好奇,你这么能吃,是怎么保持身材不发胖的?”

姚秦一边吃一边叹息:“也没有不胖啊,师父说我都胖在胸和屁屁上了。”

呵呵,这逼装得可真是简单粗暴,幸亏秦尧不是女的,否则会跟她绝交的。

不过她师父说的似乎也没错儿,姚秦的身材就是这样,瞧那警服被她关键部位给撑的。

“师父?”秦尧假装不了解遗族的事情。

姚秦支支吾吾点了点头:“是啊是啊,教我……擒拿格斗的,我可是个打架高手。”

“看出来了,上次在教学楼上,你那根粗又硬的大棍子就说明了一切。”

姚秦:“那你会功夫吗?上次遭遇赵振涛的袭击,你们三个是怎么打败他的?”

当时孔宰予对姚秦和高战庭承认自己的遗族身份,两人倒也觉得击败赵振涛的事情可以解释得通了。

但今天姚秦又调查了,听说孔宰予据说只是个低等的血裔,而且在战斗中还是个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的“乐部”觉醒者。

只会以声乐扰乱对方神智,而且又是个等级不高的血裔,能扛得住穷凶极恶的赵振涛吗?要知道根据警方内部遗族高手的判断,赵振涛这混蛋已经几乎达到了血裔境界的巅峰,而且战斗经验娴熟。

所以说,姚秦还是怀疑秦尧有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