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尴尬的吸阳

    既然提到了攻击力强弱问题,林教授解释说:

“其实在同一境界之内,咒法的强度也不尽相同,而控制咒法的娴熟程度更是千差万别。比如十万分之一的血脉浓度是觉醒底线,但有的天才说不定一觉醒就达到了两三万分之一的程度,自然比那些九万分之一的强了不少。”

秦尧暗乐:你这是在夸我吗?我现在大约就是两万三千分之一啊。

林教授:“可惜我们手头没有鉴定血脉浓度的仪器,不能为你检测一下。无论圣教还是那些大的门阀世家,他们都有的,只是精度存在差别。”

秦尧其实已经不需要这个,但还是感到意外:“这东西还能仪器检测?那此前数千上万年来没有现代仪器,又是怎么检测的。”

林教授:“据说古时候只能将血液滴入某种特殊药物,但那种精度很差,好像千分之一的准确度都达不到,只能做一个大体的参考。”

但是现在不同了,随着科技的发展,遗族高层们竟然制造出了检测遗族血脉浓度的仪器。

林教授继续说:“那些世家所掌握的仪器一般不是很高端吧,但一般也能达到万分之一的精确度——其实基本上就够用了,当时我家就有一台。”

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家里竟然有这玩意儿。

曾经有。

至于圣教最核心的那台机器,甚至能够精确到十万分之一。

其实就算是这样,也无非达到了秦尧脑袋的水准啊。要知道秦尧脑袋里的那行数字,就是精确到十万分之一的。

不过诚如林雪宁所言,这东西也没必要太精确,知道一个大体的数值就可以做参考了。

“什么,你脑袋里自动浮现血脉浓度的数字?”林教授有点吃惊,“不愧是真龙血脉,什么怪诞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你身上。”

而听说秦尧刚觉醒就达到了两万多分之一的浓度,而且每天都在进步的时候,林教授更惊讶。

随后就是开心——很难见到她由衷开心的样子,见她淡然笑道:“这么说,我收你这个弟子算是收对啦,以后可以多一个实力很不错的小保镖。”

“保镖……”秦尧无法适应这个角色。从小到大连打架都没几次,打心眼儿里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学生。

林教授点了点头:“我现在受了伤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其实就算恢复了,也肯定无法对付可恶的圣教执法者啊。有你跟我联手,生存的概率会大一些。”

“师父在上,您老人家招我当弟子,单纯就只是为了‘活着’这个最低目标啊,跟着你混可真没前途!”

不然呢?我又不是什么神秘老爷爷、隐藏大boss,肯定不能像狗血小说里那样,直接把你弄成一个绝世高手啊。

“那你要是养好了伤,能有多厉害?有个基本的尺度吗?”

林教授稍微想了想道:“我是图腾师,主业并非战斗。但即便这样,我觉得打趴下三五个你这样的也没啥难度。”

“呃……完蛋。那以后医务室沈老师要是再想对我图谋不轨,我够呛能反抗的了啊。生死事小,失节事大啊。”

你有节吗小老弟。

而秦尧之所以问这个,也就是想了解一下血裔和嫡裔的差距究竟有多大。

“那么追捕你的圣教执法者,有多强?”

林教授叹了口气:“其实我只遭遇过两次,都是嫡裔带队。”

“所谓‘带队’,是不是指人家是一大帮人?”

“你真聪明。”

秦尧再度头大,心道还真得注意保密。特别是孔宰予这小子,本来家族就可能跟圣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“那您老人家千万要赶紧恢复起来,要不然仅凭我自己,遇到圣教那些执法者岂不是更加歇菜。老师,需要采补肾气真阳吗。”

林教授一嗔:“又准备找虐是吧。”

但没有搜集到她的怒之念力,说明并非真恼。

秦尧摇了摇头:“我是认真的,只有你赶紧养好了伤,我才有安全感啊。”

林教授似乎有点犹豫。

以前盗摄肾阳毫无心理负担,因为那时候秦尧都在昏迷之中,毫无记忆。可现在要是再这么弄,感觉有点无法适应。

“你……身体真的没事了?才两天。”

秦尧点了点头。虽然只恢复了两天,但感觉比以前休养一周还有效。遗族觉醒后的身躯确实强大,恢复能力也远超常人。

再度犹豫片刻,林教授终于下定了决心。“其实我每周只需要补充两三次真阳就够了,不需要太频繁。”

但言外之意就是,频繁也没坏处,应该是多多益善。

于是秦尧做出了一个任杀任剐的架势——少废话,来吧!

但心里的想法却出卖了他……只见林教授的脸蛋儿微微一红,轻轻咬牙微怒:“你又想不健康的东西,我才不吸你的真阳!”

感觉就像是说“我林雪宁就算是死,就算从这里跳下去,也绝不吸你一口真阳!”然后时隔不久,再说一句“阳气真香”吧。

秦尧收敛一下飞起的心态,正色说:“好,我承认错误。不过现在我的身体真的能承受了,希望你早些康复吧。现在学院里那么多的遗族,真怕咱们身份万一暴露,我一个人应付不下来。”

林教授平复了一下心态,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。示意秦尧走过去,坐在她的对面,并且要求闭上眼睛。

人家都是男人亲女人的时候做这种姿势,现在他俩反了过来,感觉好不适应。

秦尧闭上眼坐在椅子上,林教授站在一侧,慢慢弯下了腰。红唇轻轻贴近,再贴近,甚至已经让秦尧感觉到了她温暖的呼吸。

此时此刻,两人的唇已经不到三厘米的距离。

有点紧张……刹那间,秦尧的心跳加快一下。

而由于心相印图腾的作用,林教授清晰感觉到了这种心跳加速。于是她心中忽然产生了巨大的羞涩感,随即向后猛撤了身子扭过头去。

不行,还是无法适应。

秦尧则慢慢睁开了眼,有点淡淡的失落。

“要不然你坐这里闭上眼,我来吧。”秦尧自告奋勇。

林教授难为情地点了点头,毕竟已经到了这一步,而且自己确实无法摆脱吸摄真阳的需要。

除非她更换了盗摄的对象,再找一个对她精神类咒法无法免疫的男人。可是当初为了在秦尧身上盗摄,她已经下了不知多少次的决心。要是再换个男人,感觉负罪感就更重了,自己都无法接受。

就这么着吧!再说两人都已经成为师徒啦,弟子帮着师父治病疗伤,有啥好忌讳的呀。

“好,但你不许瞎想。”说完她款款坐下。

秦尧则弯下腰,将脑袋向着那诱人的红唇贴了过去。哦,那双唇不但美艳,而且为了吸食还微微开启着呢,更让人有些无法自持。

忍住……秦尧如此告诫自己。

但当他刚刚接近她的脸,心头忽然跳出一条简介而意义复杂的信息——

“欲之念力+2。”

呃,什么鬼……应该是她的本能吧,毕竟她从未在清醒状态下跟男子如此亲密。

但这条信息无疑极大撩拨了秦尧的心,仿佛在一堆干柴上落下了一颗火苗。

刹那间,脑袋里面就不纯洁了。

砰!

伴随着重击声和秦尧的痛呼声,他的身体应声倒飞出去。林教授气喘吁吁地站起来,一双美眸大大地瞪着倒地的秦尧。

“欺师灭祖的小混蛋,敢对师父胡思乱想!”

还好,这次倒是没有催动心相印图腾的威力。

哼,或许也是心虚吧,毕竟她才是先动了心的那个。

秦尧又不便说出这一点,毕竟女生还是要脸的,直接说出来就太难堪了。于是他只能哭丧着脸揉着肚子:“好大的力气,嫡裔强者就算不用咒法,也能发出这么大的力气吗。”

这不是咒法的威力,而是嫡裔遗族本身具备的实力。就好像当初林雪宁一个人就能将人高马大的秦尧扛上楼,说明她肉身力量也绝不弱于普通的男人。

激动之中的全力一拳,当然可想而知。

或许内心深处也觉得自己理亏,林教授轻轻喘了口气又坐回座位。“算了,年轻小男生遇到这种事情,把持不住也可以理解。起来吧,但以后要记得对师父保持基本的尊重。”

何止我这样的小男生把持不住,大龄成熟美女也……哼。秦尧满肚子的碎碎念,但是没敢继续想下去,因为这事儿针对林教授,会被她感应到的。

“其实,我觉得这种尴尬来自于心相印图腾。”秦尧说,“假如不能感知彼此的想法,也就没那么多的尴尬了。”

就是这个道理。

事实上孤男寡女在这里啃嘴,要说不动情思根本不可能啊,就算太监来了也得心痒对吧。要是大家心照不宣,都假装对方不清楚自己的想法,一闭眼、一咬牙也就过去了。

可你明明知道对方怎么打量着你,知道对方正在对你产生哪些不可描述的想法儿,你就下不去嘴了。

“要不然,把心相印图腾解除了呗。”

“想得美!”林教授哼哧了一声,终于以坚定的口吻说,“你给我坐下,不许有任何小动作,还是我来!再敢胡思乱想,我就等吸收结束之后揍死你。”

意思是必须开吸,不管你咋想,但是会秋后算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