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拜师

    此外林教授还表示,江湖闲散遗族一旦觉醒之后,要么被圣教收编,要么被管制。

而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路,就是投奔主要的江湖门派或几大世家,而且是被圣教所承认的门派世家。

比如说你觉醒之后投奔了佛门,成为佛门的子弟;要是投奔了岳家、公孙家,就会成为这些门阀的客卿。

到时候也能入籍,不用直接被圣教管束,而由所在的门派或世家代管就是了。很显然,代管是比较松弛的,相对也会自由一些。

毕竟你投奔了他们,就要为他们办事,好处是相互的。

而这么一来,闲散遗族还是没什么自由度,总要受到严格约束的。

总之根据林教授的讲述,无论孔家所在的圣教,还是姚秦可能代表的道门,都对秦尧这样的闲散遗族相当不友好,抓住之后基本上就等于半个囚犯。

秦尧好奇问:“老师那您呢?您属于哪一方?”

林教授叹了口气,满是倦怠的神色:“原本算是属于一个江湖世家吧。”

秦尧一怔:“所谓‘原本’是啥意思?”

林:“意思是,已经灭族了。”

噗!

秦尧其实已经猜到,林教授可能来自于某个较大的势力——一般势力估计也养不起她这样的嫡裔境界图腾师吧。

但万万没有想到,她所在的世家竟然被灭了。

“被……被谁灭的?”

“被千年交情的家族所构陷诬赖,而后被圣教执法者所灭。”

我去,圣教直接灭的,意思是官方把你们消灭了?

要是被什么江湖仇家给灭了,大不了报仇,又或者请官方(圣教)给主持公道。

但尼玛竟然被圣教给灭了,等于官方宣告了你的死亡,那还玩儿个屁啊,永无出头之日的感脚啊。

坏人捅你一刀,你可以报警,请官方打击对方。而要是法院给你定罪,警方把你抓捕,你找谁报仇去?

“不仅被灭族,而且所有家族重要的幸存者,都被通缉——包括我。”林教授不知怎么的,竟然如此坦诚相告,“你也可以去告发我,说不定会有一些奖励。”

“呵呵,别试探我。我要是去举报,您马上就一掌拍死我。”

“拍不死,我现在受了伤,没多少战斗力的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我身上有你的心相印图腾。要是圣教抓了你并处死,我也跟着殉葬对吧?”

“果然没那么傻。”

我勒个去的,这就是你给我绘制心相印图腾的原因?

但秦尧忽然开始理解这个苦命的女人了。她现在孤苦伶仃的一个人,而且被天下最强大的遗族官方组织给通缉,可谓是性命攸关。为了自保,她对秦尧做那么点小手脚完全可以理解。

换做别的人,说不定直接把秦尧灭口算了。哦不,也可能当初在秦尧被自己的砖头拍晕的时候,压根儿就不会管他的死活,假装看不见。

林教授很善良,但是生存的危机又让她变得谨慎而敏感。

林教授叹道:“反正现在咱俩的情况就这样,要么我死你也死,要么你死我活着,反正不存在我死了你却活着的可能。”

好像横竖都是我吃亏?奶大了不起啊你,哎。

林教授继续说:“既然这样,所以我才索性向你摊牌了。反正咱们两个以后算是拴在一条绳子上了,分不开,因此我有了个想法……”

“所以嫁给我?咱俩凑合着过?……啊好疼,饶命饶命……”心相印图腾又让他为自己的满口花花付出了代价。

林教授停止了心相印图腾的作用,咬了咬下唇说:“我的意思是,以后你拜我为师。”

秦:“姑奶奶,我从来没否认您是我老师啊?对吧,林老师?”

林:“又不是学校里的师生关系。”

秦:“那是啥,杨过和小龙女那样的?啊啊啊又来,你再发力催动这个混蛋心相印,就不怕自己伤势再度发作啊!”

林教授似乎有点生气了,真正严肃了起来:“我要你真正拜我为师,就好像古时候那种师徒关系一样。从今以后,咱们就相依为命。就算圣教找上门来,咱俩要么被一起抓了,要么一起亡命天涯。”

秦:“可是,你其实比我大不几岁,咱俩更像是同龄人……”

林:“但根据圣教的律法,只有师徒关系可以株连,朋友关系不会被株连清算。”

其实夫妻关系也当然会被株连,但林教授显然不会选择这么干。

这是要我在你这条贼船上永不下来啊。

秦:“那就拜呗,又没啥,反正你本来就是我老师,喊声师父也不吃亏,再说又这么漂亮。”

林:“没那么简单,敞开衣服,袒露心脏部位。”

啊,又画图腾?

对啊,这次绘制一个特殊的联系图腾。到时候圣教一旦调查,会证实你我拥有血脉相连的师生关系。所以我一旦入罪,你也跟着获刑。

和心相印图腾一样可恶,女人果然越美越恶毒!秦尧暗自腹诽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解开了衣服。

“请你记得一点,但凡你针对我而产生的想法,我是能感知到的。以后再说我恶毒,我就揍你。”

“哦哦对不起。”秦尧欲哭无泪,差点忘了这个。小祖宗,以后不在心底骂你了不行吗。

但这次林教授却没有直接用笔在他心口绘制,反倒是将一个奇怪图案绘制在她自己的左掌心。趁着这图案尚未冷却凝结,她将这只手轻轻贴在了秦尧的心口。

哦,老师的手好柔软、好柔软……但是秦尧不敢说。

“想什么呢,静心!”林教授倒是脸色微微一红,斥责了一句。

当手拿开的时候,血迹圆满沾在秦尧的心口,而后渗透隐没。

林教授似乎更加放心了,收起了特殊的画笔:“以后要是圣教抓住了我呢,为了查清有没有‘余孽’,肯定会验证我的手掌。到时候,你会随之产生反应的,他们一眼就能发现你。”

抓捕别的逃犯,圣教未必会那么谨慎,但林雪宁是一位图腾术,而且是嫡裔境界的图腾师!

图腾师最讲究传承,基本上都是师徒之间代代相传,从太古至今而绵绵不绝。所以圣教一旦抓住她,肯定要确定她的师承和弟子等关系。

秦尧小算盘打起来:那我到时候要是说,是被你强迫收徒的呢?也不知道圣教信不信。嗯,说不定圣教宁可错杀三千,也不漏网一个……算了,还是别冒险。

他忽然想到一件事:“那要是男师父收女徒弟,也得用左手按在土地的胸口?”

林教授点了点头:“当然。”

“那师父就老流氓了啊。”

林教授没理他,心道这小子满脑子不知道想什么,不健康。

秦尧:“那您的老师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思想龌蹉!心相印发动,血液燃烧,秦尧痛得*。

不过林教授还是给了他一个答案:“你师祖是位女图腾师,事实上我们这一脉图腾师几乎代代都是女的,你比较例外。”

哦,这样啊。秦尧一边想着一边咕哝道:“那刚才要是我当师父、你当弟子多好?”

心相印再度发动,血液再度燃烧。这货,迟早死在自己一张破嘴上。

总之如今不但有心相印图腾的作用,而且确定了师徒的关系,秦尧算是被紧紧捆在林教授的贼船上面下不来了。

但是还别说,他没觉得心惊恐怖。面对这个突然多出来的美女师父,或许一般人都不会觉得反感吧。

虽然他不知道,自己为此究竟要面对多么恐怖的威胁。

林教授淡然说:“根据我们这个传承的规矩,按说你是该跪在地上磕头的。”

“啥?不跪!”秦尧坚信男儿膝下有黄金,“顶多给师父捏捏背捶捶腿什么的。看在丝袜美足的份儿上,捏脚丫子都没问题,但就是不跪。”

林教授叹了口气:“那算了,反正我也不在乎那个形式。”

这才叫开明的师父。

秦尧:“现在我既然都是本门弟子了,你得告诉我咱们这个传承究竟是咋回事吧?”

“你没必要知道,知道太多反而不好。”

切,还把我当外人儿,这师父不是亲生的,宝宝不开心。

林教授:“倒是你,在修炼上面有需要我帮助的吗?我虽然以图腾为主业,但毕竟也是个嫡裔遗族。作为师父,总要尽点责任吧。当然,你有为自己保密的权利,我这个师父是比较开明的。”

“那我选择保密。”

果然,徒弟也不是亲生的。

不过有些小事还是要问一下的。“一般来说,血裔晋升到嫡裔需要多久?”

“刚觉醒就想这么多干什么,一般人没个十年八年就别想,甚至一辈子就停驻在血裔阶段了。就算我当初被视为家族天才,也用了四年半的时间才到嫡裔境界。你现在是基础阶段,专心修炼就是了,不要急躁。”

“万一我是天才中的天才呢。”秦尧乐道。他此前就算过了,就算不使用吞噬别人血气的那种可怕功法,而只凭天天修炼,大约不到一年就可以达到突破边缘了啊。

不比不知道,看来自己还是挺牛掰的。

林教授点了点头:“其实,我也觉得你可能是个天才。一般刚觉醒的血裔都没多大攻击能力,而你那天将我的衣服都炸破了,看起来效果还不错。”

何止不错?我那次才用了好像二十几点的念力哦。要是我积累了一百点念力,释放一个强大的爆字咒,呵呵,说不定会把你炸得大喊雅蠛蝶!

【妖子曰】不赏不评,鲜矣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