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遗族的视野

    林雪宁办公室。

冻龄女神的神色似乎好了点,脸上比那晚多了几分红晕,看来连续两天的休养是有些好处。

“快要好了吗?”

“哪有那么容易,至少还得两三个月吧,期间还不能大幅度动用念力。”林教授白了秦尧一眼,“还不是你,上次导致我情绪激动多用了些念力,伤势一下子加重了不少。”

“那……”秦尧本想说是不是还需要吸取肾气真阳,但话到嘴边又成了“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?”

林教授显然明白秦尧隐晦的意思,摇了摇头:“先说正经事吧。你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一边,就从前天晚上你从我家回来说起。”

秦尧点了点头,一五一十详尽说明,主要事件如下——

1、前天晚上回到宿舍,遇到老三的女友白小洁可能出轨,结果由此认识了二货遗族孔宰予。

2、昨天一早去看肾虚,却发现医务室沈盈老师也是个遗族。沈老师要对自己不老实,恰好孔宰予热情地探望给解围了。

3、晚上和孔宰予吃饭时候,就发现了凶手(赵振涛)在盯着,并在回来的路上动手,最终被秦尧三人联手迫走。

4、回到宿舍,姚秦和高战庭来调查刚才的打架事件。

5、两个警官走后,秦尧去教学楼顶修炼,修炼完毕之后遭遇凶手赵振涛,并通过衣物最终确认了赵振涛的身份。

“然后就是今早,我被选入护花大队。刚安排了新宿舍,我就来找你了。对了,我和孔宰予、老四还被安排进了同一个宿舍。”

“老师……老师?”看到林教授有点发呆,秦尧讪讪的笑道,“我身上发生的事,是不是密集了点儿。”

林教授苦笑:“何止是密集,别的遗族就算半年也遇不到这么多破事,感觉你就是个惹事精。所以我才需要赶紧见你,免得你继续这么扑腾下去,迟早会出大事。”

事实上昨晚要不是三人能打,就已经出大事了。正常条件下,秦尧、孔宰予和喝醉的老四,本不该能打得过赵振涛的。

林教授缓声说:“目前对你而言,无论是警方遗族,还是孔氏遗族,又或者是赵振涛那样的,都可能成为你的敌人,给你带来灾祸。”

我勒个去!

秦尧有点懵顶,脑袋都要炸了:“感情说除了您老人家,我是一个朋友都没了,举世皆敌啊。不至于吧,我人品就那么差吗。”

林教授耸了耸肩,无奈。

“首先你要对你普及一下遗族主要势力,不然你还是迷迷糊糊。”

秦尧支起耳朵不敢懈怠:“您今天总算愿意说了。”

前天晚上不想说,一来是在犹豫,二来是实在困乏需要休息。除此之外,林雪宁今天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原因,故而准备对秦尧交代细致一些。

“遗族自太古时代绵延至今,一直游走在人类世界的暗面。其中一直起着主导作用、甚至可以说是遗族最官方机构的,叫做‘圣教’——就是怀疑孔宰予所在的那个势力。”

秦尧一惊:“书呆子这么吊?”

林:“圣教大了去了,有强大如神的教尊,也有普通的杂役,不见得人人都厉害。但总的来说,在遗族世界之中,圣教就代表着官方,也自命不凡,自称是整个东方人类世界的守护者,傲得很。”

嗯嗯,明白。

假如“圣教”相当于朝廷,那么自然还有与之对立的“江湖”。在这江湖之中,也有相当一部分强大的遗族势力。或为教派,或为世家门阀,一代代绵绵不绝。

林:“江湖势力之中以佛道两家为最强,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大家族,更有一些自发觉醒的闲散遗族。其中佛门遗族比较淡然,而道门遗族往往喜欢往警方系统里面渗透——或许渗透这个词不太准确吧,当然圣教安排在警方里面的高手更多。”

也就是说,为了抓捕恶性的遗族犯罪事件,考虑到一般警力难度很大,于是圣教就派了不少人进入警方系统。

但由于圣教毕竟也人手有限,所以也会吸收一些道门的遗族高手为辅助补充。

一般案子,这些遗族警官不会出手的。但就像龙城学院这种遗族犯罪案件,警方高层一旦察觉不对劲,就会出动这种超级警力。

“很显然,姚秦和高战庭就属于这样的人物。”

“而他们既然和孔宰予这种圣教子弟完全不熟,那么极有可能来自于道门吧。”

不难懂。

但秦尧却有一点不解:“听您这么一说,感觉圣教和佛道两门也不坏啊,为什么会对我形成威胁呢?”

林教授的脸色又沉顿了一下,似乎再度想起了森森过往。“他们太自命不凡了,所以容不得别人。对于你这样的江湖‘闲散遗族’,他们的处理方式一般就是抓住并仔细审问。”

审问之后,发现你确实没有问题,就会强令你加入他们的组织,免得在江湖上流窜作案。

“他们会给你个身份编号,这叫做‘入籍’。入籍者每周向当地遗族组织报告行踪、事件,每月到指定地方报到一次,证明期间没有犯过案子。假如错过了时间没有报到,事后必须检讨并说明原因。”

秦尧头大了:“这岂不就是罪犯监外执行吗?”

“差不多。”林教授点了点头,“毕竟我们遗族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能量。这人一旦拥有了强大的力量,确实总会蠢动。”

至于说佛、道和几大世家的子弟,倒不用到圣教的派出机构每周上报、每月报到,但也必须向所属的门派或世家禀明。而一旦他们犯了事,所在门派或家族有义务主动处理,并交给圣教。

另外圣教还对所有遗族下了死规矩:不准肆意传播遗族的事情,不许擅自对普通人施展咒法,不准私下勾结串联,不准以自身血脉威能在世俗社会里博取政治或经济利益……

秦尧的嘴巴都快吊了下来:“我勒个去,这管束的真跟罪犯差不多了!真要是这样,那还不如普通人活得痛快呢。”

林教授白了他一眼:“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让你不要泄露遗族身份了?”

秦尧:“幸亏有您这位人生导师啊,否则现在恐怕已经被抓了。对了,孔宰予这家伙知道我是遗族了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林教授摇了摇头,她又不清楚那位是啥玩意儿。但她也说了,凡事都有例外。圣教规矩虽严格,但不代表每一位“圣徒”都是执法狂魔。

另外,孔家确实是圣教之中的一个中流砥柱般的分支,但不代表每个孔氏子弟都会成为圣徒。

在他们内部也必须努力往上爬,选取其中最优秀者,才有资格成为圣教的一员。

假如你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,一辈子修为连突破到嫡裔的可能都没有,圣教也懒得接纳。

秦尧松了口气:“那孔宰予这货肯定不是圣徒了,晚上九点睡、早晨十点起的懒货。平时就知道穿名牌、讲享受,吃吃喝喝倒是拿手。”

典型的二世祖嘴脸,而且是比较蠢的那种。而孔宰予和其他一般二世祖最大的不同,则是这家伙秉持“礼多人不怪”的原则,从不高高在上,反倒是见人就施礼,而且舍得吃亏花钱。

这样的人未必得到多高的评价,但一般也不会真的烦他。

林教授继续说:“除了圣教和江湖势力,其实还有一个隐秘的势力需要关注。他们以前强大异常,但后来好似销声匿迹,其实一直在地下发展。”

秦尧:“什么势力?”

林:“墨家。”

啥……佛门、道门,现在又出现了什么墨家,秦尧觉得画风有点诡异。这是啥,三教九流都出现了吗?

林:“两千年前,儒墨两家并称为当时显学,其实也是圣教内部的两大支柱。只是前汉时期墨家骤然消失,突然得令人错愕。”

“事实上他们因为一些隐晦的原因,受到了儒家的压制,不得不转入地下。”

“由此,‘儒’成为圣教当今的主体,并操持遗族世界之牛耳两千余年;而‘墨’却只能受到打压,流落江湖秘密结社。”

秦尧眼睛都快瞪出来了:“你说的所谓圣教,难道指的竟然是儒家?儒释道,还有什么墨家,这就是遗族?”

林教授摇了摇头:“不,这只是遗族的‘表象’,明白?圣教以东方守护者自居,自然一直站在历朝历代的权力巅峰,也控制着历朝历代的思想、舆论和行为。”

秦:“据我所知,墨家的思想也不坏啊,甚至有些思想还挺让人敬佩的,他们为什么会遭到打压?而且听您这口气,似乎儒墨一开始都是圣教的一部分啊。”

林教授忍不住哀伤地摇了摇头:“因为在圣教那些狂热分子的眼中,异端比异教徒更该死。”

秦尧忽然觉得自己固有的历史观有点颠覆。

假如说前几天的觉醒为他打开了遗族世界的一扇门,那么现在,他不得不开始以遗族的视野看待这个崭新的世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