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肉和狼

    一个同学指着第三次凶杀案发生的时间,摇着头且肯定地说:“这次?不不,这次我记得清楚,当初我们宿舍一起出去聚餐,赵振涛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另一个同学更是言之凿凿:“对,前面两次时间太久,大家记不清,但这次我们记得很清楚啊。因为这次是我女朋友的生日,我请全宿舍同学都去吃饭聚餐。赵振涛全程都在,回来时候都十一点多了。”

秦尧、高战庭和姚秦面面相觑。

第三次凶杀案发生的时候,赵振涛没有作案时间!

那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作案的不止赵振涛一个,至少还有另外一个。

秦尧倒抽一口冷气,心道这龙城学院都成啥了,遗族集中营吗?妈卖批的,太匪夷所思了。

假如对方是团伙儿作案,那么就算赵振涛被吓得不敢回学院,也保不住凶案会再次发生。

姚秦面色阴沉:“那就先抓住赵振涛再说。既然是团伙作案,那么应该可以拔出萝卜带出泥。在抓到赵振涛之前,继续做好学院安保,特别是三号宿舍楼。”

这些是警方的事情,秦尧觉得自己可以回去了,而且暗暗松了口气。凶手赵振涛的身份确定,这小子不敢回学院,那么秦尧基本上就安全了吧。虽然赵振涛还有同伙儿,但他的同伙儿应该对秦尧没有多大的恶意吧,毕竟大家没有交集。

但姚秦却话锋一转:“至于三号宿舍楼的安保,单凭警方的警力显然是不够的。学院为此成立了个护花大队,到时候你会被选进来。”

秦尧指了指自己的鼻子:“你是说我?我现在身体很虚的。”

姚秦:“可你是两次遭遇凶手的人,具有不错的实战经验。对了,你同宿舍的那个老四人高马大的,也拉进来吧,他也有对阵凶手的经验了。”

“好,你胸大你说了算。”其实秦尧本来就不介意被选入护花大队。

……

于是第二天一早,学院里就轰传赵振涛就是最大嫌疑人的消息,举校震惊。毕竟大家此前都没想到,这么丧心病狂的凶手竟然会是一个大三的学生。

当然大家也稍稍松了口气,认为既然确定了身份,那么凶手应该不敢继续作恶了。

不过校方表示稳妥起见,还是按照原计划成立三号宿舍楼联防队,其实就是俗称的护花大队。全校范围内挑选了二十人,结果由于警方的钦点,秦尧和老四正式成为其中一员,并被安排在一楼进门不远的地方。

隔壁是临时警务室,负责人是姚秦。因为这毕竟是女生宿舍,请同学男生进来还好说,但要是校外男警官入住就不合适了。为了避嫌,警方也会只派遣女警入住。

至于高战庭这样的男警官就只能任劳任怨,在三号宿舍楼的门口值班室里轮流值班。没有案情发生,不准随便进入宿舍楼内部。

秦尧他们宿舍也接到了消息,只有老四浑浑噩噩醒来最晚。等秦尧和老二、老三都吃饭回来了,老四这货才醒过来。

“我昨天喝了多少?”

秦尧一脸无奈:“喊都喊不住,鬼知道你喝多少。反正是不要钱的酒,你就可劲儿造呗。”

老四:“我记得晕晕沉沉的咱们打架了,是不是把孔宰予那孙子打了?”

“打你个蛋!”秦尧乐了,“可别提这件事了,真特么寒碜人。”

于是他简单说了说遭遇赵振涛的事情,但没提赵振涛是遗族,更不提他自己和孔宰予的特殊,只说秦尧三人联手对付赵振涛,勉强打赢回来了。

而且正是因为这件事为开始,才使得赵振涛最终暴露。当然,秦尧又隐去了自己在楼顶练功的环节。

“我勒个去,我竟然跟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打架了?还揭露了凶手的真实身份?我这么猛?!”老四大为兴奋,晕沉的脑袋也似乎清醒了一些,“这尼玛算是立功了吧,学院或警方就没点表示吗?”

“有。”秦尧郑重地点了点头,“警方给我一个‘见义勇为’的荣誉称号,估计评年级优秀和市优秀毕业生的时候有用。”

老四一愣:“我呢?”

“我也没想到他们会给荣誉啊,等我知道的时候,他们局长都批示过了,就我自己。”

“我去,我脑袋都被砸破了,你这家伙生龙活虎,结果荣誉都给你啦!”

怨之念力+1。

秦尧乐得直颤。

老四:“那物质奖励呢?”

秦尧:“警方没有,但学院给了三千块的奖金,外加两千块的营养费。”

学校不是公司,穷学生也没多大消费能力,奖金一般就这个德行。

老四眼睛一亮:“三千奖金给你一半,营养费全是我的,我受伤了,需要补充营养!”

秦尧:“已经全打我卡上了……”

怨之念力+1。

“不行不行,我特么被你气得头疼,晕……”老四捂着脑袋就往床上倒。

秦尧大乐,心道你小子不是气晕的,是短时间内念力消耗过甚,导致的精力不济。

“跟你开玩笑呢,见义勇为表彰给的是咱们三个,你、我还有孔宰予。至于物质奖励,营养费和一千块奖金都给你,人家孔宰予那份奖金咱们不能吞了——虽然这家伙不缺这点钱。至于该给我的那一千块奖金,咱们晚上聚个餐吧。”

老四乐了:“这才像个当老大的,哈哈,聚餐我请。”

事实上在发现并确定赵振涛身份这件事上,假如说有功劳的话,秦尧自己得占百分之八十的功劳。但大家和和气气最好,犯不着争这点不必要的东西。

而且老四也不是真的争财,这家伙只是不能忍受不公平,有点小性子罢了。

至于穷哥们儿花一千块去吃饭,只是因为秦尧要暂时离开宿舍,而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。

就这样,秦尧和老四当天上午就搬进了女生三号宿舍楼。让他倍感无语的是,孔宰予这货竟然也被抽调进了护花大队,而且跟他一个宿舍!

隔壁就是姚秦,双臂抱着搭在鼓囊囊的胸口上,嘴巴里裹着棒棒糖所以说话咕咕哝哝含糊不清:“经过我周密考虑,觉得你们三个还是继续当一个组合吧。你们联手能打跑赵振涛,有过配合,比其余小队更娴熟。”

话说打架这事儿说起来简单,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儿。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打过架,更没打过群架。就算招进护花大队里的体育生们,又有几个经常打群架的啊。所以秦尧他们三个这个组合,其实很难得。

姚秦:“而且由于就在我宿舍旁边,所以也用不着太多的人,你们仨一个宿舍算了,也是联防队一分队。”

也就是护花大队第一小队。

其余小队都是五六个人,但他们三个就组成了一个小队。姚秦说的只是表面借口,事实上是因为她知道孔宰予是个遗族。一个遗族就比其他一个小队更猛吧,已经够可以的了。

“能和两位学长朝夕相处,小弟幸何如之啊。”孔宰予大乐。第二节后大班空儿就被喊起床,本来他相当不乐意呢。哪知道来了之后竟然和秦尧分在一个宿舍,于是这小子瞬间精神满满。

而秦尧一想到这货动不动就给自己来一点爱之念力,马上就一头黑线。

孔宰予:“晚上庆祝一下吧,我请客,今天换洋酒吧。”

又来了,有钱真的可以无限作。

秦尧摇了摇头:“我和原宿舍兄弟约好了,要喝个暂别酒。”

孔宰予:“没问题呀,我都请,一起。”

秦尧:“……”

孔宰予:“还有小姚警官,一起去哈,请务必赏光。”

秦尧算是发现了,这货除了睡觉,也就剩下请客这个爱好了。

孔宰予打了个哈欠:“小姚警官,还有别的安排吗?”

姚秦摇了摇头。

于是孔宰予乐滋滋道:“那我先回原宿舍睡个回笼觉,下午就搬家哈。”

泥妹,现在都快第三节课了,又开始睡了。

秦尧也没理他,因为他急着有事呢。昨天和林教授约好了,要在大约上午三四节课的时间见个面。林教授太担心秦尧的冒冒失失了,生怕惹出什么祸端,所以必须好好叮嘱一下。

偏偏姚秦和高战庭说了,希望秦尧近期不要离开校园。当然不是强制性的,你非要出去也行,但那样等于主动引起遗族警官的关注。

因此就算林教授的身体状态很不好,也得勉强来一趟。

“你干嘛去?”姚秦睁大眼睛问,“三四节不是没课吗?”

她正准备跟秦尧细聊,顺便套套他的底呢。

“选修课的事,老师身体不好请假几天。我是选修课的课代表,对我交代一下。”

姚秦点了点头,没多说。

但是当秦尧离开之后,这妞儿却轻身跟了出去。因为对于秦尧这家伙,她是真的越来越怀疑。

她的跟踪监视水平还是挺高的,至少秦尧很难发现。

但秦尧更不知道的是,当他走出三号宿舍楼的同时,远处一座楼的窗子里,就有一架小型望远镜盯上了他。

视线跟踪着他的行迹,从三号宿舍楼直至林雪宁办公室所在的办公楼。

秦尧现在就像块肉骨头,不知不觉就被一群狼给盯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