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身份确定

    是啊,我特妈大半夜来这里干嘛?

说是来修炼吗,那岂不是承认自己是遗族了。

“你能回避一下吗,我想跟高队长单独交代。”

姚秦坚定地摇头:“欺负他脑袋不好使吗?想得美。”

高战庭:“……”

秦尧干咳一声:“是这样,我这人在‘那方面’需求强烈。可是今天宿舍里面老四受伤了,老二老三照顾他半夜不睡。没办法,为了不被他们看到,我就跑到这没人的地方撸一下,泄泄火。”

姚秦:“你是不想活了吗!”

怒之念力+1。

秦尧:“我本来想单独对高队长说的,是你非不允许。”

高战庭:“为什么不在宿舍厕所里撸?”

秦尧:“高队长有经验啊!”

高战庭:“……”

怨之念力+1。

姚秦:“少废话,为什么不在宿舍厕所里!”

秦尧唉声叹气:“我要是说,昨晚我在厕所里撸,刚刚被他们仨抓住,你们信吗?说瞎话天打雷劈,不信你们去问老二和老三。妈蛋,厕所对我来说就是撸之禁地啊,心理有阴影了,进去根本硬不起来。”

别说,这还真的确有其事,所以姚秦和高战庭都本能觉得,这家伙这次没有说谎,眼神也很真诚。

姚秦一脸嫌弃:“你是有多猥琐呀!”

秦尧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:“我也没办法啊,有瘾怎么办。你看我这眼圈儿黑的,连校医沈老师都说我快要没治了。对了,你们也可以去沈老师那边求证一下,我从她那里拿了好几次药了。”

姚秦暗呼倒霉,心道今天算是遇到了极品货色。“哼,白搭了一副好皮囊,就不能找个女朋友啊,在这里喝着凉风当打气筒也不羞。”

“有些事,临时找女朋友是来不及的。”

“呵呵,男人!”姚秦没再理他,将手中的粗又硬旋拧,竟然变成了三截,中间以钢链相连接。如此收拾折叠,便轻松放进了背后的小背包儿里。

原来她这背包不仅仅是放糖果的。

高战庭捏着满是胡子茬的下巴沉吟:“你们说,凶手在学院外面袭击秦尧和孔宰予后都已经收拾潜逃了,为什么不逃到外面,反倒蹿进了学院里面?”

姚秦还是盯着秦尧,仿佛在说:还不是跟你有关!你这家伙出现在哪里,凶手就出现在哪里,哼!

秦尧:“其实我有个大胆的猜测——这个凶手是否就是我们学院的师生?他到外面袭击我们不假,但老窝却在学院里面。所以受了伤之后返回学院,这是回窝的本能。”

有可能!

或许也正因为此,所以对方才屡屡得手而没被查到,毕竟是吃窝边草的兔子,太熟悉环境。

高战庭:“那这凶手为什么到这楼顶上去?”

秦尧:“或许是他修……休息的地方吧。这种人为了掩人耳目,总会找个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做些什么事情。”

他差点就把“修炼”二字说出来,话到嘴边又成了“休息”。至于说他猜到凶手是在楼顶修炼,废话,他自己就是来干这个的。

姚秦满是怀疑地白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不仅仅是休息,甚至可能藏匿赃物、修炼功夫都在这上面吧。高队长,招呼后面的警官们加紧搜查,我们一起到楼顶去看看……秦尧你要一起上去吗?”

秦尧:“我去干嘛,刚才经历了一个哆嗦,上面对我而言已经索然寡味。”

姚秦皱了皱小鼻子:“因为我怀疑你这家伙总有点不对劲,所以我要你带我去你‘哆嗦’的地方看看,我要看‘罪证’,再确定你是不是说了假话!”

“口味真重,警官了不起啊!警官就可以打着办案的幌子,去免费参观人家的隐私啊!”

“不好意思,有办案权就是可以为所欲为。”姚秦很得意,她根本不信秦尧在楼顶撸什么不健康动作。

“对不起,我虚得太厉害,顺风尿湿鞋的体质,加上又是顶着风,所以根本没有喷到地面上,全都滴到裤裆里了。要检查裤裆吗?我手疼没力气解腰带,要检查你自己来。”

“你……”姚秦算是服了这个没羞没臊的家伙了。

怒之念力+2。

秦尧也不想把事儿惹大,语气一缓说:“高队长你看看,你们这位小姚警官也太欺负人了,我一个大老爷们家不要面子的吗?还让我带路去找现场‘罪证’,难道喷一管子遗传基因还犯法吗?充其量和随地吐痰一个罪过儿吧,警方竟然还管这些。”

高战庭干咳一声:“年轻人之间开个玩笑罢了,别介意。不过还是一起上去吧,对这个凶手多了解一些,对你或许也有帮助。因为就目前来看,凶手可能一直在针对你。”

秦尧点着头又瞪了姚秦一眼:“这还算句话,真是的,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。”

于是三人一路上行,直至回到了风嗖嗖的楼顶。

姚秦并未真的要去秦尧指认滴落的罪证,就开始了全面的搜索。三个人用手机当手电筒,反正上面的面积也不大。

结果不到十分钟,秦尧就有了发现。

在楼角落一个狭窄的水塔后面,也就一个人勉强可以挤进去的空隙,找到一个隐藏的包裹。

别说是夜里,就算白天有人到这里,也很难看到这个角度。

小包裹打开,里面是一身外衣和一双鞋子。

姚秦:“谁会在这里放这东西,是凶手吗?”

高战庭:“衣服鞋子虽然不算新,但也不破,不该当垃圾扔了吧。”

姚秦:“就算是扔垃圾,你会选择辛辛苦苦跑到楼顶,再塞进这鬼地方?”

秦尧点头道:“所以,这应该是凶手放的。假设我刚才的推测是对的——凶手就是我们学院的人,那么这家伙穿着伪装的衣服、戴着面具,总不能大摇大摆回学生宿舍或教师公寓吧?他只能趁没人的时候先找个地方,把自己原本的衣服换过来再回去!”

应该就是这样了!

凶手平时将作案衣服和面具藏在这里,行动之前在这里换了衣服,行动之后再换回来。

只不过今天还没等他换回来,恰好就遭遇了秦尧这尊活祖宗,硬是打破了他的计划。

随后三人将衣服摊开,中等胖瘦的男装,大约就是一米七多点的男人穿的,鞋子也是四十码,刚好跟凶手的体型对得上!

“哈哈,那可就好办了!”姚秦乐了,“只要让人调查一下,这件衣服究竟是谁的,不就得了?”

不过龙城学院上万人呢,其中因为男女生比例失调,男生占了六千多。一个个的调查,不容易。

除非挨个儿班级巡展一遍,甚至以系为单位都没问题,问学生们有没有见到过穿这身衣服的。这么干,一个上午就能调查出来。

但这么干显然会打草惊蛇,将凶手吓走。

高战庭:“就算不这么干,凶手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,也肯定会吓得风声鹤唳了。要查就抓紧吧,我建议也别等明天早晨,现在就开始!”

对,都别睡了,毕竟这是大事。就让警方带着这套衣服挨个儿询问各个宿舍,看看哪个班级的同学能认得出这身衣服。

只要是本班、甚至本宿舍的学生穿过这件衣服,不信别人认不出。

说干就干,而且这也算是重大发现。龙城学院连环凶杀案到了这一刻,总算是出现了重大的突破。

姚秦和高战庭带头,外加其余两个警察,沿着男生宿舍楼挨个儿询问。大约凌晨一点半的时候,问到了大三体育教育专业二班(学院都称之为“体教二班”)所在的宿舍里,几个同学齐声指出——这是他们班的班长赵振涛的衣服!

“确定不会错吗?”高战庭问。

其中一个同学指了指桌面,发现上面还有他们宿舍前阵子郊游的照片。照片上,一个中等身材的男生穿着的,就是高战庭手中那件衣服。

秦尧作为数次直接见证凶手的目击者、当事人,也一直跟着。他能够清楚的辨认出,照片上的赵振涛,和他遇到的凶手无论是体貌特征还是站姿气质,完全一样。

肯定是他!

姚秦:“那么赵振涛他人呢?”

宿舍同学摇了摇头:“他经常到外面打游戏,时不时回来很晚,有时候干脆不回来。今天晚饭后就出门了,到现在都没见他。”

对上了,果然是!

哈哈哈,皇天不负有心人,总算是找到了啊。

高战庭:“那么再往前一天,晚自习结束后,他有没有在宿舍?”

几个同学想了想,再度摇头。“没有。”

呵呵,高战庭问的,是三号宿舍楼第四起命案发生、也就是秦尧拍砖头的那个时间。

凶手在那个时候作案,而赵振涛刚好当时没在宿舍。

还用怀疑吗?肯定是这小子。

警方现在猛然松了口气。虽然赵振涛这小子逃了,甚至有可能很长时间内都捉不到,但警方的压力小了。

因为案子侦办算是结束了,现在只要抓捕就行。而且赵振涛不敢回学院的话,那么学院的安保压力也就小多了。

只要不再出现凶杀案,那么社会舆论压力就没那么大;只要确定了凶手身份,就至少已经给全体师生、乃至全社会一个基本的交代。

“还等什么,连夜开始部署。”高战庭对身边两个龙城当地警官下令,“调动贵市一切机动警力,严格封锁附近区域,并争取逐步缩小包围圈。”

行动开始了。

但是出于谨慎,以及尽量确定更多信息,姚秦还是拿出了前面几次凶杀案的记录,一一比对。

结果几个同学的答案,却让秦尧他们大为吃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