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离奇再遇

    一天提高五十个点,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就这样按部就班搞下去,只需要大约260天,血脉浓度就能逼近了万分之一大关!

九个月,从觉醒到进阶嫡裔,真的慢吗?

要知道在遗族世界之中,多少资质不错之辈,穷其一生也无非修炼到了嫡裔境界。因为在遗族之中,嫡裔都算是中高端的实力了。

至于说更高一级的真裔遗族,如今放在任何一个势力之中都是超级大佬。

总之秦尧假如被人知道,只需要不到一年就能达到嫡裔之境,怕是会让人嫉妒眼红。也说不定直接将他掳走放在试验台上,仔细研究一下他是什么品种。

可就算这样,秦尧竟还觉得慢。

脸呢?

至于说这五十个点的构成,其实秦尧也已经心中有数。因为九字真言咒记载,在当今血裔的阶段,每施展一次咒法,血脉浓度就提升十个点。

这就是躺赢的关键啊,竟然施展咒法就能提高修炼效果。

而今天秦尧一共使用了四次咒法,因此一共提高了40个点。至于多出的10个点,应该是今晚修炼所带来的效果,但这个数值未必是恒定的,应该跟修炼效果有关系。

“真坑爹啊!”秦尧摇了摇头,“不管咒法的威力大小,每施展一次都提高十个点,太亏了。”

比如原来80个念力值,你分八次施展最低限度的爆字咒,血脉浓度就能提升80个点!

而你要是施展两次力字咒,却只能让血脉浓度提升20个点,距离大境界的进阶慢了许多啊。

可问题是,你不能保证每次都用最低威力的咒法对吧?比如面对凶手的时候,你都用十个念力值的“最低套餐”,打人家身上跟挠痒痒似的,那有啥用?

“亏就亏吧,按说已经比别人沾光多了。”秦尧总算想开了。

至于念力上限,则只跟修炼有关系。看样子每修炼一天,念力上限提高一个点。但200点是血裔境界的上限,不突破大境界,就永远限制在200范围之内。

就算这样,理论上他也能在百日之内,将这个上限给冲满。

其实这些都算很快。

但秦尧却不想想,自己更加强大的捷径还不是这个,而是——吞噬!

通过吞噬其他遗族的血气,会让他的血脉浓度急剧暴涨!

或许在自己的心底,秦尧还在刻意回避这个。因为吞噬血气这种事情听起来有点头皮发麻,而且一旦做出来有可能成为人人喊打的遗族公敌吧?纯属个人猜测。

再说了,他自己才刚刚觉醒几十个小时,吞谁啊。就好像几个小时前遇到了凶手,差点都被人家干死了,还吞呢。

嗯嗯,总之效果还算“勉强”可以了……秦尧收拾一下情怀,整了整衣服并从沉思回到了现实之中。赶紧走吧,楼顶的小风儿有点凉。

可当他刚刚走到下楼的那扇门前,却忽然接受到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——

“怨之念力+6!”

呀呵?秦尧呆住了。

他很清楚,自己现在吸收念力的范围只有十丈,也就是大约三十米远。

现在他站在这栋教学楼最顶部,周身半径三十米的距离,意思是就在这栋大楼里面?

而且对方能一次性贡献6点念力,意味着还是一个遗族?

更重要的是,这人肯定和秦尧有关系,因为他只能吸收针对自己而产生的念力。

遗族,认识自己,就在这个教学楼内!

说实在的,秦尧第一反应就是联想到了那个菊花绽放的凶手。但现在身边没有孔宰予和老四,他一个人只怕是搞不定啊。

但作为意志力强大、血气高贵傲慢的真龙遗族,怕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。秦尧咬了咬牙,蹑手蹑脚走了下去。结果刚刚走到最高层的走廊,就看到远远的一道黑影向这边走来。

两人大老远的一个对视,全都呆住了。

竟真是那个凶手!

虽然没有戴着面具,但体型和气息什么的错不了。而且那家伙一瘸一拐的,这是菊花绽放的症状。

只不过相距太远而且光线太暗,还是看不清长相。

秦尧有点傻眼,这也太直接了吧?本想着自己凭借人形雷达的优势,在背后观察找机会呢,哪知道竟然面对面撞上了。

妈蛋啊,就算加上对方刚刚给的6点念力,现在自己总共也才20点念力,够干嘛的?

力字咒触发不了,顶多一个稍具威力的爆字咒,对这个凶手根本形不成真正伤害吧。

对面的凶手似乎也有点懵逼,在这里怎么也能遇见秦尧这个霉星。这是什么地方?这可是教学楼的楼顶,大半夜的这里也能遇见秦尧,什么鬼?

而凶手有点犯怵的原因,则是他身体伤势不轻,而且念力在此前战斗之中消耗太多了。他可不像秦尧,能够吸收别人的念力投机取巧。

更何况这是在学院里,假如动静搞大了、时间拖久了,就怕被警方团团围住。虽然自己是个血裔不假,但警方的子弹还是能严重威胁他的生命的。

于是,两人竟然形成了狼咬狗两怕的局面。

秦尧脑袋转得飞快,知道倒退就意味着认怂,也会让对方疯狂追击。于是只能兵行险着,狐假虎威,猛地吼了一嗓子——

“高队长、姚警官,凶手在我这个点出现了,收网!”

这可是深夜啊,吼声回荡在整个校区上空,相当震撼。

于是这形势就好像秦尧在帮警方搞一个陷阱,而今遇到猎物就要紧急收网了。

装得太像了,凶手一听就几乎要尿了!

么个蛋啊,什么情况?凶手也不相信自己的行踪怎么就暴露了,甚至对方还挖了个阱等着自己跳,这也太悬乎了,不可思议啊。

现在凶手有两条路可走——第一就是硬刚到底,先干翻了秦尧,然后临时想办法,船到桥头自然直;第二就是赶紧撤,免得陷入重围。

另外凶手也觉得,对方要是挖了陷阱的话,肯定非常恐怖。因为秦尧是遗族,也知道凶手本人是遗族。那么秦尧想要挖陷阱对付他,肯定也得找遗族的伙伴吧?

等等,他刚才喊的还是什么警方人员啊。假如警方之中的遗族出现,那就更加麻烦了。

刹那间,他送给秦尧两个点的“怨之念力”,转身就逃。不是他的怨念程度低了,而是因为他体内的念力真的剩余不多,实在无从爆发了。当然,这也是他选择撤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看到凶手逃了,秦尧顿时胆子大了起来。没有倒退,他竟然追了上去。但由于担心自己陷入单兵作战的窘境,于是他一边跑一边喊,好让姚秦和高战庭随时能听到他的声音、确定他的方位。

凶手着急了,因为他颤抖的菊花决定了他无法跑得太快。于是这家伙在步行梯一个转折之后,猛然急刹车。当然,凶手此时又已经将面具戴上了。

追赶中的秦尧来不及收身,我勒个去,险些撞了个满怀!

两人只相隔半层楼梯的距离,一上一下极度尴尬。

呵呵,你倒是继续追啊。

秦尧:“你……怎么不跑了……”

——“怨之念力+1。”

“那好,换你撵我了,等我朋友们到了再说。”秦尧转身就走。妈蛋,摆明了打不赢的大魔头,老子只能扯了。

这次连怨念都没了,估计面对秦尧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选手,凶手也是真的没辙,甚至连气都提不起来。

扭头继续跑吧,回头再找这小子算账!可就在凶手转身往下跑的时候,头顶上秦尧又止步了,手头一个橘红色的光丸激射下来!

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进我退,敌退我追。

凶手真是哭的意思都有了!要不是菊花有恙追不上,他今天就算豁出去也得跟秦尧撕个人死逼破。

爆字咒的光丸炸了,只是个低配套餐的小玩意儿,但还是把凶手的后背炸了个窟窿。凶手本人也一个趔趄,一头撞在了墙上,只是身体过硬而没受伤。

这次秦尧更不敢追了,因为连释放最低配置的爆字咒也做不到了,还追个屁啊。再加上身体这么虚,万一被对手反过来抓住按地上摩擦,还不得摩擦出呻*吟声啊。

于是凶手再次逃了,而确切意义上讲,是秦尧再次逃过了一劫,是机智的虚张声势让他保住了小命儿。

大喘气,不一会儿一道娇小的身影跑了过来,是姚秦。

她和高战庭听到呼声就赶了过来,而且沿着两个步行梯分头行动,刚好她这边遇到了秦尧。

“人呢?!”姚秦瞪着猫咪般的大眼睛问。

只是让秦尧感到震惊的是,这大眼萌妹手里拎着的,竟然是一根小鸡蛋般粗、七八十厘米长的铜棍!

好家伙,这是您老人家的专属兵器吗,与萌妹萝莉的形象完全背离啊。

“来这么晚啊,跑了!”秦尧倚着墙松了口气,心道救星总算是来了。没遇到姚秦之前,他真担心凶手杀一个回马枪。

“这还晚?你喊了之后不到三分钟就赶来了!”姚秦嘴里依旧裹着棒棒糖,说话也咕咕哝哝。右手中的大棒槌,则在左手掌心儿里有节奏的拍打着。

她的速度够快了,毕竟当时她还在三号宿舍楼。

“你不是谎报警情吧?”姚秦越来越觉得秦尧不是个好人。

秦尧苦笑:“这大半夜的报假警,而且在这个风声鹤唳人心惶惶的时期,你当我是疯子吗。”

恰在这时候,高战庭那高大的身影从另一边跑了过来,叹息着摇头:“刚才在楼梯窗子上,看到一个身影快速蹿离,应该是凶手。哎,失之交臂!”

秦尧总算洗清了报假警的嫌疑。

但问题又来了,姚秦狠狠盯着他:“现在是夜里十二点半,我想知道你这个时候来这里干嘛?来抓凶手?那你怎么知道凶手会在这里出现?我想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又粗又硬的棒槌轻轻拍打着手心儿,仿佛一言不合就会拍在秦尧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