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南都孔氏

    高战庭敲门,连续好几下都没开。

本以为孔宰予不在宿舍,哪知道足足半分钟后这家伙慵懒的声音才传了出来:“谁呀,没带钥匙吗?我都睡下啦!”

我勒个去,才九点多就已经睡了,难怪秦尧没打通电话!

而且刚刚经历那场打架事件啊,你是有多没心没肺,能睡得着?

再考虑到他曾对秦尧说,早晨前三节课基本上都没上过,一直窝在被窝里睡觉……晚上九点多酣睡,上午十点多还不醒!

感觉这货是特妈枕头修炼成精了吧?

姚秦于是发现,孔宰予这货比秦尧更淡定从容。

“这么早就睡觉?”高战庭也觉得不可思议,自我介绍了一下,而且还是老套路般问了句,“我们能进去说吗?”

“进来干嘛,我还得睡觉呢,有事快说。”孔宰予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,并不给面子!

高战庭也有点无语,心道这货究竟是个什么品种。

姚秦则皱皱鼻子哼哧了一声说:“喂,警方办案懂不懂?给我清醒着点,老实交代你们刚才打架的事情!而且,我严重怀疑你这个人有问题。”

孔宰予点了点头:“我能有啥问题?”

姚秦:“袭击你们的根本不是普通的罪犯,而是一个拥有近乎超能力般的存在,而且凶残无比。可你竟然这么淡定,还有心情睡觉。”

姚秦这是故意用“超能力”之类的话来诈他,好观察他的反应。

哪知道孔宰予几乎就没有反应,点了点头说:“是啊,那个犯罪的是个遗族血裔,我知道。”

啊?姚秦和高战庭都愣住了。

妈了个蛋的,难道遗族的秘闻竟然都传播这么广泛了吗,随便哪个大学生都能了解?

孔宰予撇了撇嘴又打了个哈欠:“而且我还知道,你们也是遗族啊,有啥了不起的。”

姚秦和高战庭再次懵逼。

孔宰予笑了笑:“因为我出来上学之前家里叮嘱过,让我尽量不要招惹那些形象怪诞、吊儿郎当却又穿着正规警装的警官,因为这些人往往都是来自佛道两派的遗族高手。”

辨认方式这么简单粗暴,而且评价这么低劣,姚秦和高战庭几乎无语。

什么叫吊儿郎当?什么叫形象怪诞?难道我像吗?姚秦扪心自问相当不服。

高战庭:“你家?”

孔宰予:“我姓孔啊,南都孔氏。”

高战庭眼神微微一缩。

姚秦叉着*冷笑:“好大口气。不过真要是南都孔家人,会把子弟送到龙城学院这个破地方来读书?”

呵呵,龙城学院招你惹你了啊,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瞧不起。

“没办法,我爹是个坑儿的货啊,说要我凭真本事上学,考什么成绩就上什么学校,哎。”

拒绝走后门,看来孔宰予的老爹竟然还挺有原则的。

但其实回过头想一想,一个每天晚上九点睡觉、第二天十点还不起床的懒货,凭本事竟然还能考上个二本,其实也特妈算是个人才了!

姚秦还是没在意,但高战庭越来越觉得猜到了些什么,试探问道:“那令尊是……?”

孔宰予:“孔维泗。”

高战庭微微倒抽一口冷气。

姚秦却笑了,没心没肺捂着肚子,险些就乐得蹲地上了:“我知道了,‘孔二傻子’孔宰予肯定就是你吧!哈哈哈,难怪这么早就睡了,我听说你是个枕头精啊,‘老孔’当年大冷天掀你被子泼凉水,你都能继续睡得着对吧,醒来以后还以为自己尿床了,哈哈哈!”

孔宰予:“……”

其实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好不好。

“小姐。”高战庭稍微扯了扯姚秦的袖子,示意要稳重一些。而后说道,“既然今晚事发时候有孔二公子在场,那么凶手没有得逞也就可以理解了。不过,凶手跟孔二公子有过节吗?”

孔宰予摇了摇头:“没有,那混蛋就是个疯子,没来由就攻击我们。”

姚秦:“那个秦尧呢,他也是觉醒的遗族?”

“不能吧?没发现啊。”孔宰予眨了眨惺忪的眼睛,说得跟真话一样。“对了,我不想让普通人知道我们身为遗族的事情,这也是家父的安排,所以你们要是再去询问秦尧他们,请帮我保下密。”

这么没想到,这货竟然还有心帮助秦尧遮掩,虽然秦尧只是在回来路上稍微表示要掩饰遗族身份。

他对秦尧算是挺用心了,难怪时不时给秦尧贡献爱之念力,是真爱呢。

至于说对普通人保密遗族身份,这不仅仅是孔家的要求,事实上任何遗族都很忌讳自己身份的暴露。对此,姚秦和高战庭都很理解。

孔宰予:“还有事吗?没事我睡了。”

姚秦撇嘴:“理解,打扰你睡觉简直就像抢我的棒棒糖,罪不可赦对吧?”

“谢谢理解。”孔宰予微笑着关上了宿舍门。至始至终,姚秦和高战庭都没能走进宿舍一步。

姚秦和高战庭面面相觑,后者无奈地摇了摇头示意还是走吧。

“真没想到,南都孔氏竟然牵扯进来了。”回去的路上高战庭抱着脑袋说,“假如凶手只是个血裔,那么遇到孔家人就选择撤退也属正常。”

可姚秦似乎还是对那个名字读音和她相反的男人念念不忘:“那也不能简单排除其他人,毕竟这个孔宰予给我的感觉也很不正常。”

那货本来就不是个正常人好不好。

姚秦:“继续保持对秦尧和孔宰予的关注,原计划不变,让秦尧入选护花大队。”

……

秦尧在宿舍里一直焦躁地等待,结果不一会儿竟然等到了孔宰予这家伙的电话——

“尧兄,刚才警察找你了吗?哦哦找了啊,没事儿,我这边随便忽悠过去了。”

秦尧都愣了,心道孔宰予这货看起来像个大废物,关键时候竟然不糊涂?

“没提到我吧?”

孔宰予笑道:“那个小姚警官问你是不是遗族,我说不是。”

秦尧:“然后他们就走了?这么容易打发?”

孔宰予:“是啊,反正你注意点就是了,我这边不会出什么问题。”

电话挂了,孔宰予继续睡大觉,秦尧倒是乐了。心道孔宰予这货表面上浑浑噩噩,实际上也是个妙人儿呢。

而后老二和老三回来了,看到床上老四包扎着脑袋,显然大为震惊。秦尧解释说酒喝多了,回来的时候摔倒的。

至于孔宰予和白小洁的事情,秦尧实话实说——是白小洁对孔宰予有意思,孔宰予本人始终保持着合理的距离。所以,何去何从还是让老三自己定夺。

“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。”老二不忿道。

老三稍微有点局促。

秦尧没再多说,自己只要把事实原原本本陈述给当事人就是了。至于说老三和白小洁最终的结果,他不想干涉。劝慰者终究只是个外人,回过头还是人家小两口亲近。你这当大哥的说得越多,回头越是得罪人。

“我出去一下,你们先睡吧,照顾好老四。”秦尧拿起件外套出门。

“都十一点了你去哪儿?”老二扶了扶眼镜恍然大悟,“又去厕所‘蹲坑’?一撸一个小时?”

呵呵……

这次为了免于被打搅,秦尧直接跑到了一号教学楼的最顶层!

都这个时间了,教学楼是最安静的地方,而楼顶更是空无一人。另外这栋老教学楼上面还按着太阳能和水塔之类的东西,置身其间根本不会被发现。

这个修炼好位置,是秦尧想了半天才想到的。

就是风有点大,等过些天再凉一些,不知道这个修炼圣地是否还能管用。

秦尧静下心来,双脚微微分开,双手合掌于心口。

“喃么!萨摩多伐折啰喃!悍!”

“喃么!萨摩多伐折啰喃!悍!”

“喃么!萨摩多伐折啰喃!悍!”

反复念诵着简单到令人无语的修炼咒文,脑袋渐渐陷入一片空明。念力凝聚成团,充实而厚重。而后念力渐渐翻滚沸腾,欢动跳跃……

其实秦尧并不热衷于修炼本身,这家伙是想知道自己的进步幅度。因为根据《九字真言咒》记载,只有在每天修炼结束之后,识海里才会出现一次数据报告——权且这么称呼吧。而每天的修炼时间,又必须在晚上子时。

所以就算此前打了一架、释放了很多咒法,根据“躺着也能赢”的开挂本事,秦尧应该已经提高了一些,只是没有数据参考罢了。

时间过得很快,甚至不知不觉中便已经结束。秦尧缓缓睁开眼,脑袋里如约浮现了那三行数字。

念力:14;

念力上限:102;

血脉浓度:1/23409。

数字变化不是很明显?

秦尧其实仔细计算着呢,念力上限提升一个点,这是修炼的效果。

而血脉浓度则从1/23459提升到了1/23409,分母缩小了50,简单点说算是提升了五十个点。

一天才提高五十个点?看来距离突破还是有点距离啊,毕竟进阶到嫡裔境界需要突破万分之一大关呢……秦尧沉思。

要是别的遗族知道秦尧这么想,估计能气得跟他拼命!

相对于普通血裔而言,他这一天的变化可谓是惊人之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