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临界觉醒

    整个过程有些诡异邪魅,而沉迷中的林教授似乎有点失神,一只手下意识地搭在了秦尧健壮的胸肌上,甚至不由自主地轻轻拂拭了一下。

“呀!”一声轻讶,林教授从沉迷中惊醒!

她的手指触碰到了秦尧脖子上的那枚护身符,而刚才那护身符似乎猛然变得炙热,几乎烫伤了她的手指!

将手指放在嘴巴里轻轻吮吸了一下,再看看倒是没有伤痕。只不过刚才那种滚烫的感觉是真实的,不会错。

于是她一只芊芊玉手解开了秦尧衬衣的纽扣,光洁而健壮的胸口上露出了那枚奇特的护身符。

林教授微微蹙眉,美得不可方物。她试着再触碰一下这小东西,倒是没有再被烫到。但好奇的是,护身符似乎发生了变化!

原本这洁白玉质的护身符中心,有一抹浓艳欲滴的金色。但是现在这抹金色竟好似水中的油彩,在里面流动了起来!

这到底是不是玉?!

慢慢的,这躁动的金色开始渗透、渗透……直至渗透出了护身符,仿佛一团粘稠的金漆,沾染在秦尧光洁的心口。

刹那间,一股浩荡澎湃的古老气息轰然爆发,让林教授骇然色变,并禁不住起身倒退了好几步。

那股气息太过于恐怖,如洪荒巨兽在俯视大地苍生。

而当她从震惊中清醒的时候,那抹金色已经消失不见,只在秦尧的心口留下一个淡淡的黄色痕迹,一抹即逝。

难道,渗透到了秦尧身体之中?

林教授睁大了眼睛,正要伸出手指在秦尧身上一探究竟,哪知秦尧却*一声缓缓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

不过还处在失神状态,仿佛一个人在梦游。但是他一身的气息却在发生奇怪而剧烈的变化,似乎浑身充斥着侵略感。

又或者简单点说:仿佛瞬间变得强大而危险!

“临界觉醒?”林教授微微蹙眉,但似乎并不觉得太过于意外,“难道是这枚吊坠里的金色物质让他达到了觉醒的条件?或许正是因为我刚才动用了血脉能力,所以才将这金色物质激活了吧。”

“那究竟是什么东西,怎么会散发出那么浩荡磅礴的压制感?”

“而且,秦尧从哪里得到的这枚吊坠?作为【遗族】的一员,再拥有遗族特殊用品的话,几乎九成九的可能应该属于某种传承。可是根据他的资料,似乎是个孤儿。”

“另外,咦……这是!”

这次,就算淡定从容的林教授也终于惊讶了起来,失去了以往的优雅。双目瞪得大大的,紧紧盯着秦尧背后那扭曲滚动的怪异影子。

那已经根本不是人的影子,张牙舞爪狰狞可怖,而且呈现出微微的红色!

“根本不可能!”那道影子渐渐消散之后,林教授惊讶地转身回到自己座位,开锁并打开抽屉,取出一本古老发黄的书籍。只翻到第二页,便看到了一副图案,恰和秦尧背后产生的影子极其相似。

合上这泛黄的书籍,林教授轻轻倚在了椅背上,似乎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而这时候,秦尧猛然咳嗽了一声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恢复了以往的神态,只是有点诧异:“老师,我刚才怎么了?”

林教授没说话,而是用那双魅惑人心的美眸盯着秦尧,连续好几秒。看得如此专注,以至于秦尧觉得有点恍惚,当然也有些尴尬。

而林雪宁却心中一惊——失效了!

林雪宁的双眼具有极其强大的精神冲击力,不但可以令人昏厥嗜睡,甚至还可以根据她的需要,抹杀普通人十分钟之内的任何记忆!

这一招屡试不爽,没想到今天竟然在秦尧面前失灵了。

难道刚才所谓的“临界觉醒”,让秦尧对这种精神类冲击产生了强大的抗拒能力?

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好在她脑袋反应极快,收回眼神优雅地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我正收拾东西,一转身就发现你睡着了。你是不是身体不好?精气神可不怎么样,熬夜学习了吗。”

她显然是在撒谎。

但作为一名肾虚患者,秦尧对老师的说法并不怀疑,毕竟自己的精气神确实不怎么好。但,总不能说自己“太虚”吧?于是尴尬笑着挠了挠头:“可能吧,让老师见笑了……呃?”

秦尧猛然低头便发现了不对劲——自己衬衫两粒纽扣竟然解开了,袒露出了胸膛!

要说自己精神不济而昏迷就算了,但衣服被解开怎么解释?

难道在自己昏迷期间,老师她竟然对自己……?

想象中的画面简直不堪入目啊!

秦尧心里暗暗地画圈圈:有本事趁我醒着的时候弄啊,偷偷摸摸算什么英雌!

林教授也显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暗怪自己刚才只顾着查图案,当然也没想到秦尧会自己清醒过来,所以没能妥善处理。

干咳了一声,脸上飞起一抹淡淡的红霞:“看你突然昏迷过去,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,所以检查一下你的心跳,并做了几下按压。”

是吗?那你咋不说对我人工呼吸了呢?

根据急救教程,不都是一边按压心脏,一边嘴对嘴吹气么?

还别说,秦尧真的猜了个差不多,虽然林教授刚才是吸而不是吹。于是他身体一震,因为一旦想到这一点,他就刻意留心了一下,发现自己嘴角竟真的好似有点女人的气味。

是错觉吗?还是……还是林教授真的给自己人工呼吸了,却不好意思说出口?

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。

一旦想到这一点,秦尧的心跳顿时加速了几分。

林教授:“需要去看医生吗?”

“不用,谢谢老师关心,其实最近一直精神不好,学习紧张啊。”

“那就回去早休息,注意身体。”

“好的。”秦尧依旧心情忐忑地起身,再看林教授的时候,似乎觉得自己那种特殊的好感更加浓厚。而就在这时候,他系着纽扣的手又停住了。

因为他触碰到了脖子下的护身符,感觉有些异样——变轻了!

这枚护身符很奇怪,明明是块玉石,但却比真金的份量还重,秦尧一直以为玉石的材质特殊导致了这一点。

可现在这东西变轻了,重量和正常石头无异,至少轻了好几倍。

怎么回事?他拿起护身符看了看,惊讶发现里面那道金黄色竟然没了,整个护身符变成了平淡无奇的白色玉石。

那道耀眼的金黄呢?

而且,仅仅因为失去一抹金黄色,石头就轻了好几倍?也就是说,单是那道金黄色就相当于好几块玉石的重量?

无法理解。

“有问题吗?”林教授和往常一样,毫无感情波动地说。

“哦没……老师再见。”秦尧点头离开了林教授的办公室并反手关上了门。

不过他也隐约感觉到,自己那种“太虚”的状态似乎有所好转,精气神好像充足了一点点。

而且感官也似乎更清晰了好多,仿佛很远处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都能隐约感觉到,这种奇妙的感觉无法具体形容。

难道自以为被林教授给人工呼吸了,于是让自己产生了精神亢奋?想到这个可能,秦尧觉得自己也太没出息,至于么。

而在刚才的办公室里,林教授倚在了椅背上,轻轻揉了揉微蹙的脑门自言自语:“竟然达到了觉醒的临界点,这可怎么办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