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大眼萌妹

    林雪宁发现,假如任凭秦尧这个大懵懂到处晃悠,迟早会出事,而且极有可能把她都给连带出去。

虽然这小子目前很仗义,没有将林教授的事情泄露,但遗族界能人辈出,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事情层出不穷。

别的不说,一旦有人注意到了秦尧,至少会本能联想到一件事——为你绘制本命图腾和咒文的图腾师是谁?秦尧总不能说不知道吧?

“还是别等周末了,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。”林教授又慎重地补充一句,“注意保密,别被人看到。”

“我知道,孤男寡女的。”

“孤你个大头鬼,我是担心被别的遗族给盯上。”

哦哦,这样啊……呵呵,有点想歪了。

可就在秦尧准备妥善安置昏睡的老四,从而去林教授家的时候,咚咚的敲门声响起。不像是老二和老三回来了,因为这俩人有钥匙犯不着敲门,而且敲门声也没这么霸气。

打开一看,是两个穿着警服的人。

男警官人高马大的体型几乎不弱于老四,双目炯炯有神,好似脱枷的豹子。肩膀宽大手臂粗壮,一看就是个很能打的。而满嘴没剃干净的圈嘴胡子茬,又给这副形象增添了几分粗犷。

但是这位女警官就……怎么说呢,基本上不像是个警务人员——身高勉强一米六的妹纸,长相萌萌哒,眼睛又大又圆、嘴巴如殷红的樱桃,反正看起来就像动漫里的萌娃娃。

没有戴警帽,一个随意的波波头发型。背后还背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小背包,这根本不像是警官的打扮好不好?和那身警服搭一起太违和了。

而且警服本来都是制式的,一般体型都比较合适。可这位小妹儿不是一般体型,身材不高但是饱满凹凸,强大的乳量令人不敢直视。所以上身第二三颗纽扣岌岌可危,随时有崩线的危险。

而长裤从臀部到大腿也被衬托出了完美浑圆的曲线,以至于秦尧看一眼就心跳。

更更关键的是,这女警官嘴巴里竟然还裹着一枚棒棒糖!

棒棒糖!

哪来这么二的警官,不会是走后门混进警队的吧。

这妞儿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秦尧,仿佛小猫看待耗子一样目不转睛,让秦尧有点不舒服。

人高马大的警官沉闷地说:“同学你好,我们是派驻学院的警官。我姓高,你可以称我为高队长。哦,我们可以进去谈吗?”

“请!”秦尧招呼着,但心里有点不乐意,心头也微微一紧。

高队长和奇葩小女警进门坐下,道:“是这样,刚才我们听到学院外面的小路上有惨叫和打斗声,所以赶紧去现场调查。后来根据学院的监控镜头,发现你们三位同学应该是打架的参与者,对吧?”

警方一旦发现这件事,那就瞒不住,秦尧只能点了点头,并且回头指了指酣睡的老四:“瞧,我这位同学还被打伤了呢。”

高队长的眼神中闪烁出一抹惊喜的神色:“和你们打架那人的体貌特征请叙述一下。”

“中等高矮胖瘦吧,是个男的,还戴着个面具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。我们也没招惹他啊,他在小巷子里莫名出现就打我们。”

女警官:“此前你们没有交集?”

秦尧假装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

男女警官都陷入了沉思,因为事态有点反常了。

秦尧:“不过这家伙是练武术的吧?太能打架了。虽然老四喝晕了,但力气还是挺大的,我也一直坚持锻炼,可我们加起来都打不过他。要不是他最后好像担心什么仓促走了,说不定最终能把我们仨都打趴下。”

高队长:“那你怎么不向我们报警。”

秦尧:“先救人啊,当时老四一头血,我也骨头脱臼了。我们先去医务室包扎了一下,这不刚把老四扶到床上。正发愁让人照顾老四,我好去三号宿舍楼报警呢,结果你们来了。”

秦尧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说谎天才,面对警方的询问,这瞎话竟然是一套接着一套,而且刚好自圆其说。

现在唯一的破绽是孔宰予那边,因为监控镜头里也有他,而且警方一会儿估计也会找他询问。所以现在应该马上脱离警方,并电话告知孔宰予,以便口径一致。

于是秦尧假装晕晕乎乎地摸了摸脑袋:“其实我也喝了不少酒,头晕晕乎乎的,脑袋也被人砸了一下,也可能有记不准的地方。等明天清醒之后,我和老四再对一对,看他能记得多少。”

说自己喝醉了,那么就算警方发现他言语之中有不实之处,也可以说是酒后神志不清。

高队长摸了摸又稠又硬的胡子茬,皱了皱眉头:“其实我们怀疑袭击你们的人,就是三号宿舍连环命案的凶手。对方极其凶残,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,随时和我们警方保持联系,这是我的名片。还有这两天不要出门,说不定警方还可能需要你配合。”

哦……接过名片,看到上面写着“高战庭”三个字,职务竟然是东部大区的警方重案特派员。好家伙,看样子这件案子影响太大,市里面都处理不了,干脆请东部大区的高等警官介入了。

“嗯啊,我没有名片,你喊我姚秦就行。”吃棒棒糖的大眼睛萌妹警官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秦尧有点愣:“秦尧。”

“跟我闹着玩儿有意思么。”大眼萌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“我真叫‘秦尧’,刚好跟你‘姚秦’的发音相反。或许,咱们这是缘分。”说着秦尧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,亮了亮上面的姓名。

姚秦估计也觉得挺巧合,乐滋滋地笑了,大大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,标准的猫系萌妹。

“那我称你为小姚警官吧。”秦尧觉得有点不伦不类,“不过咱们学院发生的可是连环凶杀案啊,姚警官这样的女孩子也……”

姚秦顿时眼睛一瞪:“瞧不起人么?!”

“怨之念力+1。”

呵呵,这么小心眼儿啊。

姚秦咕哝着丢掉了没了糖的棒棒,变戏法儿一样又掏出了一枚。

秦尧:“这么能吃糖,不怕牙疼啊。”

姚秦竟好像生了气:“要你管!谁敢管我吃东西,谁就是我的天敌!”

简直像是个护食盆的猫。

是真不高兴了,因为秦尧脑袋里闪过一条信息——“怨之念力+3”。

啥?一下子三个点,远远超出常人?

又是个遗族?!

秦尧有点惊呆了。自从觉醒之后,一不小心就能发现这些隐藏的怪物。真不敢想,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少潜藏的遗族啊。

而反过来一想,也是,假如这小妞儿没有一点本事的话,怎么会派遣过来处理这么难办的案子呢?要知道,连龙城市的警方都束手无策了,这才请了东部大区的高级警官前来,说明姚秦应该具有常人不具备的能力才对呢。

果然不能小瞧了任何人。

至于说遭遇的遗族太多,那是因为秦尧是个“人形雷达”。假如姚秦、沈盈和林教授站在一起,只要大家不说或者不遭遇危险,估计半年之内也不会相互发现对方是遗族吧。

随后高战庭和姚秦走了,说不定就去询问另一个当事人孔宰予。于是秦尧赶紧电话联系孔宰予,两人必须马上统一口径。毕竟在身为遗族这件事上,他俩的利益是一致的——谁都不愿暴露。

但麻烦来了,孔宰予这货的电话竟然打不通!

干嘛去了?完蛋完蛋。

要是秦尧现在冲到孔宰予宿舍里,那岂不是欲盖弥彰了?姚秦和高战庭会怎么想?

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儿,秦尧赶紧联系了林教授。这时候但凡关乎遗族的事情,他都本能觉得只有林教授最靠谱儿。

“怎么了?我都要关机休息了。”林雪宁显得有点不耐烦。她要趁机休息一个小时,等秦尧来了之后再谈事情。身体有损,昨晚又消耗过度,导致她现在的精气神非常差。

秦尧:“我估计去不成了,因为刚才被警方找上门,而且要求我这几天不要离开学校。”

林雪宁:“……”

惹事精果然名不虚传,一转眼又被警方给盯上了?

秦尧:“另外还有件事,来找我的警官里面有个大眼萌妹,也是遗族。”

林雪宁:“……”

“林老师?”

“哦,在。”林雪宁一头黑线,“那你别过来了,明天上午三四节课我到办公室去一趟,咱们见个面。”

“好的!对了,新认识的这个遗族,有可能被那个遗族警官给查出马脚来……林老师?老师?”

冻龄女神没说话,直接挂了。妈蛋,林雪宁几乎要被气疯了。秦尧这小子是啥运道啊,这么能惹事。

……

在秦尧宿舍楼通往孔宰予宿舍楼的小路上,姚秦拿着棒棒糖在自己小嘴儿里面翻动着,若有所思。

高战庭双手抱着后脑勺,深深蹙眉。“事情有点复杂了啊。原本以为凶手的作案对象限定为女生,作案地点也限定为三号宿舍楼,可是刚才那一战却完全推翻了这个设定。”

一旦推翻的话,意味着搜索范围和保护对象群体同时扩大。

要是搜索和保护的范围扩大,保护对象群体也扩大,那么这案子就不容易破了,东部大区派来的警力也不够用。

姚秦:“万一秦尧这家伙是在说瞎话呢?”

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高战庭有点兴奋,“我在他身上可没发现什么异常。”

姚秦眨着大眼睛说:“就是因为没有任何异常,反倒是最大的异常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能接受过几次警方询问?而且是在刚刚经历刺杀之后,劫后余生却这么镇定,像话吗?”

高战庭点了点头:“是啊。平时接触的大奸大恶多了,总是本能地将对手想象成老练之辈。但秦尧是个普通大学生才对,不应该这么淡定从容。”

姚秦得意地笑了笑:“很多时候,天衣无缝本身就是破绽。”

这妞儿有着和她外貌截然相反的心智。

“还有,”姚秦说,“既然咱们怀疑袭击他的人是凶杀案的凶手,而我们又怀疑凶手是个觉醒的遗族,那就说明这个秦尧的生存能力挺强的。”

何止是挺强,是超强好不好?换做普通大学生的话,秦尧他们三个估计早就被凶手干掉了。

高战庭:“但也存在侥幸的可能,毕竟那个躺床上的老四身体够强壮,而这个秦尧的身体素质看起来也不错。”

“只能说有这个可能,但可能性很小。”姚秦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,“先不武断地下结论吧,等咱们见过第三个当事人再说。”

大眼萌妹表面呆萌而实则精明,就怕孔宰予这货很难糊弄过去。

姚秦:“对了,不管秦尧这家伙有没有问题,明天让龙城学院把他调到‘护花大队’,入住在女生宿舍楼里。嗯,就住在我隔壁。”

高战庭摇头:“既然怀疑他有问题,那就必须让他远离小姐!”

“干脆躲家里更安全,可案子还破不破了?凶手还抓不抓了?哼,这些流窜江湖的闲散遗族,本姑娘抓住一个打死一个!”姚秦白了他一眼,语气不容置疑如强势的女王。随后伸向背后的方形小背包儿,又掏出了一根棒棒糖。

那边秦尧急得挠心,而这边姚秦边走边聊已经到了孔宰予的宿舍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