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背后一炸

    面对穷凶极恶的对手,孔宰予再度开始吟唱。但是有了上次的经历,凶手虽然还是感到头疼恶心,但却也已经有了一些适应性。

“你的‘圣诵’虽然不错,但还差了点火候儿!”凶手冷笑着,再度冲了过来。只不过这次主要针对孔宰予,准备先解决了这个嗡嗡嗡令人头大的家伙。

孔宰予吓坏,因为他近战更不行。

秦尧看得出这一点,于是忍住浑身难受咬牙蹿出去,使尽浑身解数撞击对手。已经不求打击方位了,只要硬生生撞准了就行。

可是对方的身法真的太华丽,一转身就扭了过去。而且不忘反手一拍,将秦尧的后背拍了个踉踉跄跄,嘴里甚至吐了口血。

而秦尧也不是白给的,趁机伸出了中指,对准凶手的后背来了一记“爆字咒”!

橘红色的光丸激射,奔向了凶手的臀。

仓促之中把握不稳,“套餐”选择不精确,于是只调集了15点念力就触发了这记爆字咒,比上次炸林雪宁的那个还弱一点。

但即便是这样,也把凶手炸了个屁股开花——是真的开花,裤子后面全部炸烂了,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,嗖嗖的进凉风!

而且那屁股一瞬间变红,继而变肿。

此时才能看得出,林雪宁哪怕是个娇滴滴的女子,真正抗击打能力也胜过了眼前这个凶手。可见嫡裔在血裔面前,真的是需要仰望的存在,差距太大。

凶手刹住了脚步,捂着屁股满是惊讶地转身看秦尧。“你竟然不止一类咒法?!”

“一种”和“一类”不是一个概念。

比如林雪宁是精神“类”的咒法,可能掌握好多种,无论是“遗忘”还是“迷惑”、“沉睡”什么的。

再比如孔宰予,他今天吟诵这首诗歌,而下次可能吟诵下一首,显然是两种咒法。

但是,这么多“种”全都属于一个大类。

但是秦尧的力字咒是巨力加身,而现在的爆字咒却是远距离攻击咒法,完全不是一个类属。

不能说绝无仅有,但非常罕见。

与此同时,秦尧脑袋里浮现出一条信息——

“怒之念力+12!”

呵呵,看样子被炸屁股之后,凶手也是真的恼了。

这样也好,原本只剩下了25点念力,现在又达到了37了。

至少有了选择——是继续释放爆字咒,还是选择加持力字咒?

因为秦尧已经感觉出来,力字咒的效用是真坑爹。还不到两分钟呢,竟然已经开始出现力量流泻的态势。

要是选择将念力全部凝聚成爆字咒,不知道能不能炸死扎伤凶手。目前看来是够呛,因为12点的爆字咒威力只能让他皮肤红肿,那么就算威力大两三倍,也应该不会致命。

而要是不选择力字咒,说不定凶手下次一次暴击,秦尧就撑不住而挂了。

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孔宰予也停了下来——这家伙似乎累坏了!刚才不停的吟诵,导致念力大幅度消耗。

于是凶手的精气神再度嚣张,冲秦尧冲了过来,一脚猛踹。秦尧就地一滚,反手一拳砸了出去。趁着力字咒还有效果,争取能干他一炮。

凶手这次没躲,竟似乎敞开了对抗。“看你小子有点门道,我就不保留了!”

说着,这家伙身体周围似乎微微一种波动。当秦尧一拳砸上去的时候,结果听到了咔嚓一声。而后,秦尧自己的身体倒飞了出来。

力量完全反弹!

对,就像上次砸砖头一样,原原本本反弹了回来,甚至将秦尧的左胳膊震得脱臼。

脱臼只要扶正就可以了,但肌肉的挫伤估计需要疼很久了。

特么的好疼啊。

这才是凶手真正强大的咒法,不但让身体变强,甚至能让这种强大气息外放,类似于武林高手那种气罩护身一样。

典型的战斗型高手。

他刚才没有将咒法威力提高到这一步,是为了节省更多念力。但看到秦尧有点超乎想象的难缠,而且孔宰予也在一旁嗡嗡嗡恶心人,凶手终于忍不住了。

这下不妙了,秦尧基本上没多少战斗力。因为不但骨折了一条胳膊,而且力字咒的威力也已经快速消散,顷刻间荡然无存。

混蛋的力字咒啊,自己还是太轻率了。其实秦尧能感觉出,假如自己的身体状态良好不虚,而且要是再有基本的格斗经验,哪怕只是和学院武术队那些同学一样,这力字咒就能发挥出强大的威能。

别的不说,他的力气至少不亚于凶手的。要是再拥有超出正常水准的技战术,甚至要是再玩儿冷兵器的话,他会成为同境界里人挡杀人、佛挡*的大杀器。

以世界拳王的力道挥剑劈刀、舞枪弄棒,就问你怕不怕?

但问题是秦尧不具备这些最基础的东西,就仓促上马了。

所以现在还是使用爆字咒稳妥点,虽然不知道爆字咒的最大威能可不可以把对手炸重伤。甚至,能量光丸能不能击中对方都还不好说。

秦尧颤颤悠悠地伸出右手,竖起了中指。

偏偏这时候凶手冲了过来,高高扬起一脚,似乎要把秦尧一脚踹废。

刹那间,秦尧脑袋里浮现出一道信息——

惊之念力+5。

看来是孔宰予这小子的贡献了,而秦尧总体念力又到了42。

全部用爆字咒,给这凶手这混蛋来一击?

而就在此时,醉醺醺的老四爆发了,竟然捡起一块砖头就砸了过来,直接抡向了凶手的后背。

还是老套路,老四也尝到了砖头反弹的滋味。只不过凶手的主要精力不在老四身上,于是砖头只是砸在了他的头顶上。

头皮蹭破了,但无大碍,反倒让老四稍微清醒了一点。

“妈妈咪的,邪门儿了……”老四嘟囔着,铁塔般的身体扑了上去,完全是无知者无畏的架势。

砰!

凶手不知道怎么一个后摆腿,虽然力道没有用足,但还是将老四重重地踹倒在地。

能老四是个倔种,竟然再度站了起来。

呀呵,没想到老四这么能打,而且抗揍啊!秦尧有点出乎预料。以前只知道老四人高马大力气足,却没想能到这一步。

于是秦尧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而后冲到老四的身边,晃了晃老四的胳膊:“脑袋还清醒吗?”

“好点……但……咱们打的是谁啊?是孔宰予那孙子吗?有点不像啊?”

孔宰予:“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秦尧二话没说,再度触发了力字咒。剪刀手指诀再次出现,指尖浮现出那橘红色的光丸。

老四醉醺醺地看得两眼发直,心道老大竟然会变魔术?还是自己喝晕了产生的幻觉?

秦尧则把指尖触向老四眉心,于是老四浑身一个寒战,紧接着气势暴涨。

对面的凶手都看傻眼了:还有这种骚操作?尼玛不但自己能变强,还能让别人变强?

对,就是这么骚。

紧接着老四的力气呼啦啦往上蹿,原本就健壮的胳膊简直是四棱子起筋线,给人一种健美先生的即视感。

他的身体素质本就比秦尧强,所以这次得到的力量加成更猛,达到了三倍半。但要知道的是,这个体型如狗熊般的憨货,原本的基础力量也比秦尧大啊。

所以现在老四的力量,比秦尧使用力字咒之后强了至少五六成!

老四乐不可支:“状态很好,感觉略吊。”

而且秦尧顺带着从老四那里得到了一个点的“喜之念力”,又从凶手那里得到三个点的“惊之念力”。

“少废话,给我扁他!”秦尧吼着,心道老子耗费了四十点的念力,就能支撑两分钟,啰嗦个毛。

不过随后他又得到了四个点,加上刚才剩余的两点念力,所以秦尧现在还有6点念力,脑袋倒是不会出现虚脱的情况。

老四像是脱缰的野马,嚎一嗓子就冲了出去,斗大的拳头猛砸向凶手。

凶手也有点懵逼了,因为他的念力也是有限度的,耗费了这么久,已经渐渐出现下滑的态势。

砰!

两人撞在了一起,老四竟硬生生扛住了对方的攻击。

秦尧倒抽一口冷气,够猛。

孔宰予则继续吟唱,争取尽量影响凶手的神智,好让他失误。

效果是有的,比如一分钟后,凶手正要躲避老四的一拳呢,结果被孔宰予的歌声打扰,于是没能完全躲避过去。大拳头砸在他的胸口,勉强冲破了气罩,最终让他胸口气息为止一窒,心腔子疼得不行。

形势有点好转了,但老四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凶手的念力也在衰竭,估计也撑不久,大家就是在打消耗战。

秦尧则着急得很,因为他已经帮不上忙了。不但手臂骨折,而且念力也就只剩下6点,连个最低限的爆字咒都放不出来。

还得凑一凑啊……秦尧想着,奋力扑了过去。一边用左手扔了一砖头,一边趁势凑到凶手身边要打。当然他现在的打击力度没多大用处,可他还是在对方的屁股上揩了一把!

刚才凶手的裤子被他炸烂了,现在可还光着呢!

刹那间,秦尧脑袋里闪烁出一条信息,“恶之念力+8”,哈哈,估计凶手真的要被气疯了。

和遗族打架就是爽啊,总能快速搜集到更多的念力。

终于时间快到了,老四虽然保持着强大的力气,但开始气喘吁吁。只要时间一到,马上就会虚脱下来,那时候他们一方会任人宰割。

当然凶手那边也不好受,正在大喘气,攻击力和防御力也在降低。

“老四,拼死也给我按住他!对,以强*暴的架势……擦,你不顶用啊……”

原本老四和凶手抱着滚地,老四都骑在对方身上了,可凶手不简单,奋力反转了过来,将老四骑在了身下。

“书呆子,给我拼命唱!”秦尧吼着,生怕老四被对方打坏。

于是孔宰予提高了嗓门,而且换了一首诗歌。仿佛有种战歌的意味了,估计这是这小子的极限。

凶手也脑袋一懵,仿佛被锤砸了一下脑袋。

秦尧则咬了咬牙,伸出中指低吼了一声“爆”。

橘红色的光丸出现在中指的指尖,秦尧飞扑过去,用这根手指狠狠捅向了凶手光溜溜的屁股!

光丸倏然挤入凶手的粪门,甚至连中指都攮了进去。

卫生问题暂时就来不及顾及了。

凶手双眼一瞪如死鱼,大惊失色。虽然从孔宰予的圣诵之中醒来,但背后的悲剧已经无法避免。

砰!

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