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有点惨的初战

    凶手主动来找秦尧还有另一个可能——

或许凶手昨晚对自己的实力比较自信,认为那一砖头就算砸不死秦尧,但至少让他鼻骨塌陷破了相,又或者是脑震荡,还得在医院养伤半个月。

可今天白天,他要是看到秦尧生龙活虎,脸上连道伤都没有,会作何想?

肯定觉得奇怪,甚至怀疑秦尧的身份吧?要是这样,倒也可能诱使这个凶手找到秦尧并一探究竟。

不过这些原因先放一放,秦尧首先要应付这个凶手才行。虽然真龙血气让他无畏无惧,但无畏不代表无敌。面对一个技巧娴熟、觉醒已久的遗族,威胁还是非常大的。

秦尧全身的细胞都仿佛活跃起来,体内的血气在迅速升腾。不过他还不熟悉这种状态,更无法轻易将血气凝聚成影。

只有在临界觉醒的那次,身体才自发将血气凝聚出了真龙幻影,但秦尧无法做到收发随心。

而根据《九字真言咒》的记载,假如可以凝聚出幻影的话,意味着血气被调动到了较高程度,咒法也会增强。

他做不到,但对面戴着面具的凶手却可以,这就是一个老资格血裔和新晋血裔之间的差距。甚至你的血液浓度可能胜过对方,但战斗经验却足以让你败北。

地面上,奇异的影子随着凶手的身体而快速掠过,奔向秦尧。

但就在这一刻,凶手硬生生停下了脚步,似乎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。因为此时,面目和善的孔宰予忽然双拳紧握,紧接着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血气!

那血气渐渐凝聚成型,如一只大鸟般缓缓振翅,大气而优雅。

他也已经可以从容凝聚血气幻影!

“又一个遗族!”凶手的瞳孔微微一缩。地面上,他的狼型幻影在缓缓摇动。

孔宰予也如临大敌,双手交叠放在胸前,简直像是一个害怕被人袭胸的小媳妇,秦尧觉得这家伙似乎更娘了。

“你……你什么人,不要……不要过来……”孔宰予的语音有点微微的颤。

秦尧一头黑线,心道你小子显然不是刚觉醒的遗族了,一股血气也已经非常浓郁了,怎么这么怂啊。

看到孔宰予这么怂,凶手却似乎松了口气。呵呵,这种娘炮,他自己能打仨。大家都是血裔不假,但经验和技巧在战斗之中太重要了。至于那个秦尧,虽然感觉也有血气翻滚,但连幻影都凝聚不出的话,显然不足为虑。

孔宰予向秦尧这边靠了靠,低声说:“尧兄你也有血气啊,难道你也是遗族?”

秦尧:“少废话,准备打架!”

孔宰予:“咱们……能打得过吗,这家伙似乎……好凶……”

秦尧:“不打一架怎么知道。对了,你上去打,我在外面辅助。”

爆字咒似乎是远距离打击方式,自己适合在背后运筹帷幄啊。

但孔宰予哭丧起了脸:“我不会打架。”

秦尧头大:“那你会啥?”

“唱……唱歌……”

唱尼玛!

凶手似乎更有信心了。他现在能确定孔宰予就是个菜鸟,而秦尧虽然非常镇定大胆,但却是个连血气幻影都无法凝聚的新手。

这样两个人联手,没多大威胁。

凶手掩饰着声音桀桀而笑:“小小一个龙城学院竟然出现这么多觉醒的遗族,有意思啊。”

秦尧:这算多吗?我知道还有俩呢。

孔宰予声音有点微微发颤:“你想干……干什么?你知道我爸……我爸是很厉害的。”

凶手狞笑:“我只知道真要是厉害的老子,不会把儿子送到龙城学院这种半野鸡大学。”

看来不止是秦尧有这个想法,虽然将龙城学院说成野鸡大学也稍微有点过分。

“你找我们做什么?”秦尧问。

“自然有用。”凶手没再多说,直接开干。大步走向秦尧两人,似乎胸有成竹。

地面上的狼影狰狞扭曲,展示出了越来越强的威胁。

双方之间的距离从十米到五米,越来越近。而秦尧的爆字咒是远距离攻击的咒法,再近可就不妙了。

倒是那个力字咒适合近战,越近越好。当力字咒触发之后,可以加持己身,力量会瞬间增强好多。

至于秦尧现在的念力,已经逐步积累到了80,目前还算充足。

先试试力字咒!价格贵的,应该就是好的!

于是秦尧单手伸出食指和中指——这个咒法的指诀竟然是个剪刀手的标志,同样蛋疼。与此同时,嘴里用晦涩的古怪文字念诵了一个字——“力”!

刹那间,秦尧双手指尖再度出现一团橘红色的光,黑夜之中极其醒目。而且这次的光团似乎更加浓郁璀璨,比上次凝实了许多。

毕竟是耗费了40点念力才凝聚出来的啊。

对,虽然触发的底线是30点念力,但那样只能持续使用一分钟。而每多耗费十点,效果就多持续一分钟。

也就是说,耗费40点念力其实也只能让秦尧变强两分钟。

不要觉得短,事实上真正面对面打架的时候,两分钟足以决定胜负。任何一拳一脚只要击中了要害,说不定一个照面就倒下了。

再说了,毕竟是首次使用,持续时间太长的话,秦尧担心自己的身体撑不住。

而后根据九字真言咒的要求,他将两指缓缓伸向自己的眉心。渐渐的接近,直至光团已经和眉心接触。

倏然一下,光团隐入了眉心,同时秦尧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在体内爆发了!

这一刹那之间,他的力量翻了一倍都不止。

原本他就比常人力气大,现在恐怕一拳能打出个世界重量级拳王的力道来。对于普通人而言,这已经相当恐怖了。

当然他的血气此时也更加旺盛,展现出了强大的侵略感。

凶手有点惊讶,点了点头:“力量型的,还不错,你真的是刚刚觉醒的?但要不是,怎么连幻影都凝聚不出来?”

看来也是个识货的,知道秦尧的能力超过了其他刚觉醒的血裔。

但秦尧没有回话,因为他……难受!

完全承受不住突如其来增强的力量!

力字咒所增加力量的幅度,是基于你自身的筋骨肉承受能力。秦尧的体质算是很不错的,于是一下子达到了以前三倍的力量。

但问题是,他筋骨肉虽然勉强受得住,但是最近身体太虚了啊。

于是当这股雄浑的伟力出现的时候,这家伙浑身酸爽,简直有种血液沸腾的痛苦。

完蛋,这坑爹的咒法,还不如不用呢!

眼看着对手冲了过来,秦尧一咬牙硬怼上去。可他没有什么战斗技巧,虽然不至于像王八拳那么难堪,但也谈不上任何章法。

结果对面那凶手轻易躲过了第一拳,而后单膝撞击在秦尧的腹部。

轰,仿佛被车撞了一样,身体几乎是倒飞出去,重重撞在了墙壁上。

好疼。

妈蛋啊,一个照面就被撞飞了,有这么逊么?

实际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。

这才是秦尧真正意义上的初战啊,但是有点惨。

不过凶手的表现却也反常,竟然微微点头,好像有点赞许:“刚刚觉醒就能硬生生承受我全力一击,行啊小子,比一般刚觉醒的血裔强了不少。”

看得出这个凶手很自负,估计在血裔之中也是非常顶尖儿的存在。

而秦尧的表现也确实可以了,若不是有觉醒遗族的强壮肉身,加上力字咒的巨力加持,估计他现在不死即残。

此时凶手再度袭来,沉重的铁拳似乎要把秦尧一击砸晕。可在这时候,秦尧身边忽然响起了歌声。

孔宰予这货竟真的在唱歌!

而且这歌声古朴雅致,根本不是现在的各种流派。假如非要硬扯的话,只能说和山野民歌有点相似。

只不过吐词却又非常别扭,不知道是哪里的奇怪方言,但肯定和当今任何一种方言都不一样。

而事实上,孔宰予这货只是在以春秋古音,唱诵《诗经》里的一首诗——

“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。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……”

当然,痛苦中的秦尧是懵逼的。他愣愣的捂着肚子扭头,只见孔宰予双手交叠放在胸前,且行且吟。不过这货没骨气,他不是往前行,而是往后。

在这一刻,秦尧恍然有点错觉,感觉孔宰予这货竟然有点……圣洁、庄重?尼玛,这俩词儿放在这家伙身上,怎么这么别扭。

瞧他那姿态,特别是双手交叠于胸前的姿态,原本看着像娘炮,但现在看起来简直像是孔老夫子的圣像。

莫非这就是他施展咒法的印诀?

应该是的。

而伴随着孔宰予的吟唱,对面原本凶残的凶手忽然停下来,双眼瞬间迷离了一般,仿佛被迷了魂。

又是精神类的咒法吗?秦尧觉得似是而非。

但是凶手那么凶残强大,孔宰予的“歌声”竟然能使他浑噩不清,说明孔宰予这家伙的实力其实相当深厚啊!只不过没有战斗能力,也缺乏战斗骨气,才显得这么怂逼。

趁着这个机会,秦尧也倒退了几步,再度和退后的孔宰予并肩。但他不能丢下老四,于是只能将醉醺醺的老四给搀扶起来。

老四这混蛋一身酒气,但却醒了一些酒,眼睛迷迷糊糊、脑袋晕晕沉沉地站起来,摇摇晃晃指着对面的凶手就吼:“王八蛋……打架是吧……姓孔的你……你找死……”

日哦,你还惦记着揍孔宰予的事情呢?这才叫酒后吐真言,一旁的秦尧觉得能寒碜死。

孔宰予也为之一愣,刚才那奇怪的唱歌咒法自然顿挫了一下。而随着这一吼,凶手也仿佛被闹钟唤醒,脑袋一晃双眼恢复了清明。

凶手惊怒:“难道是圣教的咒法?你竟然是圣教的人?!”

孔宰予咽了口吐沫:“那你……是不是怕了……你肯定是怕了吧。”

麻痹语音颤得不成整句了,是你自己怕得不行了吧。

秦尧则觉得好奇,心道“圣教”又是啥玩意儿?但看起来似乎很猛啊。也不知道这块不明觉厉的大招牌,能不能吓退了凶手。

事与愿违。只见凶手眼神一紧,狞笑:“我可得罪不起圣教啊,但今天既然得罪了,那就只能……灭口了!”

艹您……秦尧心中暗暗叫苦。要是不提什么圣教,估计还只会被揍或被抓什么的;一旦提了这个,却等于逼着对方杀人灭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