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 主动出现

    当晚六点,秦尧带着老四准时赴约。而孔宰予这个热情且彬彬有礼的家伙果然早到了,不失东道主的风范。

说是包间儿,其实是一面沿水的,这也是酒店的一个特色。最好的几间包房都挨着那条小河,环境优雅别致。推开落地窗就是轻盈凉爽的河风,喝酒谈事也有更有气氛。

当然作为这一带最好的酒店,又是最好的小单间,价格也肯定不便宜。但是对于大土豪孔宰予而言,不算啥。

“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,哈哈!”孔宰予边带路边问,“就你们两位啊,那俩学长呢?”

乐乎你妹啊,老三能有你的心这么大?你是给人戴帽子的,自然没有心理负担,人家老三心里憋屈呢。

相对落座,六个人的单间只坐他们仨,自然显得宽敞得很。秦尧故意将落地窗开大一些,表面上是为了更通风,而实际上是主动占据有利位置——外面就是小河。

假如发生冲突的话,要是自己能打得过,那就堵住出路不让对手逃走;假如打不过,跳出去就能逃。据说这河就是个人工改造的景观河,最深处都不到一米五深。

于是小圆桌相对坐定,呈正三角形方位。孔宰予背对隔断墙,秦尧堵住沿河的落地窗一面,而老四堵在了进门的位置。

孔宰予似乎完全没在意到这些,依旧礼敬有加地给秦尧和老四递烟,结果发现都不抽。

事实上老四平时还是抽点的,但今天这不是看孔宰予不顺眼么。下定决心不吃孔宰予的饭,自然也不抽他的烟,就等着秦尧一声令下就拍孔宰予一顿。

颇有点骨气。

不过烟还是挺不错的,一百块一盒那种,老四就算没抽过也见过。

孔宰予没介意,收起香烟又热情地给秦尧和老四斟酒,看得老四直瞪眼。

“这茅台真的吧?”老四忍不住问。

孔宰予乐呵呵颔首:“真的,而且是家里自藏十几年的。家里知道我开学可能有应酬,就在车里随便带了几箱。”

狗大户……

“宿舍里能放得下?”老四的真实意思其实是:舍友还不给你喝光了啊。

孔宰予讪讪地笑了笑:“我在学院旁边有套小房子,周末自己住。”

老四想打自己一嘴巴,心道老子问这个干什么,简直是特意给孔宰予创造装逼的机会。

但既然都说到这个话题了,老四还是硬着头皮嗯了一声:“刚入学就在外面租房子,亏得你能这么快就熟悉学院旁边的小区环境。”

孔宰予:“我哪知道这些,是管家挑选之后买的,我就管住。我这人出了门啥都不懂,所以才请两位学长以后多多照顾啊。”

你妹……秦尧和老四算是听出来了,人家这房子不是租的,是买的;而且,他家里甚至是有管家的那种。

管家,和保姆可不是一个概念。

老四更想抽自己嘴巴了,心道老子没来由的说这个扎心的话题干什么!

但秦尧又觉得奇怪:但凡家里能请得起管家、上个学就能花近百万先买套房的家庭——甚至可能称得上是“家族”,其子弟就来读个二流末、三流强的龙城学院?他家老爷子是瞎了眼吗?

不否认在高考面前众生平等,但有些家庭会更平等。

秦尧觉得孔宰予家应该就是“更平等”的那一类。

更何况这小子还极有可能是个觉醒的遗族!

除非这货实在实在太不像话,比如脑袋缺根筋什么的,于是就算家里背景雄厚,倾尽全力也只能将之送进龙城学院?

那这货脑袋缺根筋得缺到啥程度啊。

孔宰予像脑袋缺根筋的吗?

别说,还真像……于是从这个角度来看,秦尧倒是觉得勉强可以理解了。

总之现在越发了解了孔宰予的狗大户成色,秦尧心中有数却不动声色,自顾自喝着十年陈的正宗茅台。浓郁而纯正的酱香味,确实假不了,不喝白不喝。

老四继续有骨气,只看不喝。

紧接着菜上来了,虽然不至于非常夸张——太夸张的菜品这酒店里也没有,但是帝王蟹和大龙虾之类的玩意儿还是管饱的。

“小店也没啥好吃的,不合口味的话,两位学长再点几个。”

秦尧摇了摇头继续吃,老四怒其不争继续不动杯盏。

但是当那盘每只半斤多的大闸蟹上来的时候……

老四满嘴蟹黄,双手流油,一口一个“真香”!

没办法,虽然这道菜不是本桌最贵的,但却是老四最爱的。

铁骨铮铮王敬则,一盘螃蟹能卖国。

老四名叫王敬则。

“老四,少喝点!”秦尧轻轻呵了一句。妈个蛋的,一旦破了戒,这小子简直有种把水族吃绝种的架势。吃还不算啥,关键是酒喝多了就怕耽误事。

要知道不到一个小时,这五十多度的白酒就已经被老四干掉半斤多了。

平时老四确实有七八两高度的酒量,还算可以。但这次进度太快,就怕这小子喝多了。

孔宰予却热情好客: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敬则学长这是跟小弟看对眼儿了啊哈哈。酒只管喝,这两瓶不够的话,我在吧台上还存着两瓶呢!”

哪需要那么多,当一斤酒下肚之后,老四的舌头就开始秃噜了。而且就算不再继续喝,酒精的作用也继续发酵,让他越来越脑袋昏沉。

此时的他没有吐酒就算不错了,已经算是超水平发挥。

“敬则学长真是海量呀!”孔宰予还在拍马屁。

老四:“哪有哪有,真不行了……顶多……再来一杯……”

秦尧一头黑线,心道你小子脸都不要了,不花钱的酒就那么好喝么。

好在老四话音刚落,就软趴趴地趴在了桌面上,鼾声与呼噜齐鸣,口水共鼻涕同流,惨不忍睹。

“老四……?”推了推,没醒。

说好了来帮忙揍孔宰予呢?

当然也不可否认,随着三人吃饭喝酒打屁越来越深入,秦尧也慢慢放松了警惕,总是本能觉得孔宰予不像是那个凶手。

可就在老四晕倒之后,秦尧脑袋里却忽然闪过一道信息——

“恶之念力+5!”

恶之念力!这意味着有人对秦尧产生了浓烈的“厌恶”情绪,说白了就是敌对情绪!

情绪并非杀机,若没有秦尧这种奇怪开挂的本事,其他人真的感应不出来。现在秦尧这份能力,等于给他安装了一个大脑生物雷达。

念力一次加5个点,绝壁是觉醒者才能干得出的事情,普通人倾尽所有也达不到这个数值。

“果然还是来了!”秦尧心中一凛,虽然继续推动老四,但却用眼角注意着孔宰予。

可是孔宰予这小子却毫无异常,依旧带着点醉意,双眼迷离地看着秦尧。

妈蛋,装的真像啊。

可就在秦尧暗骂这小子装得像的时候,脑袋里却又浮现出一道消息——

“爱之念力+3!”

呃……?

刚才不是“恶”吗,一瞬间又“爱”起来了?情绪转换这么快,你丫是人格分裂吗?

或者说是个双重人格的神经病?

秦尧有点不解,但也觉得现在已经有点不妙。老四的呼噜声越来越沉重,还是赶紧回去为妙。

可气的是这家伙人高马大的身体太重,秦尧背上他确实很累,要知道人醉了之后可谓是死沉死沉的,比醒着的时候难背多了。

更何况,秦尧现在还虚成这样。

“我喊辆车。”孔宰予说。这家伙其实有车,但他喝了酒不能开。

“不用了,离学院不到三百米,走走。”秦尧说着,勉强将老四背起来。而且他觉得等一会儿吹吹夜风,老四也应该清醒一点,能够被扶着走路吧。

当然,只要防备着孔宰予这个人格分裂的神经病。

孔宰予也很开心:“好,那刚好边走边聊。我和尧兄相见恨晚啊,还真没聊够呢。”

于是两人开始返程,秦尧真后悔带着老四这混蛋来。还不如带着排骨精老三或者文弱的老二呢,都不像老四重得像头猪。

沿着小河,过了一座小桥,而后经过一道人烟稀疏的小街就直达学院的小北门,这也是最近的一条路。

而当他们三个进入小街之后不久,而且前后都没有人的时候,秦尧就更加警惕了,虽然表面上还是假装心平气和地跟孔宰予聊天。

就在此时,新的信息浮现——

“恶之念力+3!”

又来了!

秦尧心头一紧,将老四一屁股放在了一家小店的门前台阶上,让他依着门暂时昏坐着。

秦尧自己则假装酸痛地揉着肩膀,嘴里抱怨着老四的沉重,但却又仔细提防着孔宰予,生怕这小子突然暴起。

但是没有,孔宰予依旧和颜悦色。

但就在这时候,忽然房顶上跳落一道黑影,轻盈落地之后直奔秦尧而来!

竟然还有第四个人!

秦尧瞬间反应过来——刚才孔宰予的“爱”是真的,这小子确实是对秦尧产生了感觉,虽然让秦尧很蛋疼。

至于说连续两股“恶之念力”,则来自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!

而且,虽然这黑影处在高速冲击之中,但秦尧依旧能清醒地判断出,这家伙肯定就是昨晚遭遇的凶手!

王八蛋,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?难道对昨天自己砸砖头的行为感到不满,于是来报复?只能这么理解了。因为除此之外,秦尧和这个家伙实在没有别的交集。

问题是,他怎么找到的秦尧?除非这家伙本来就是龙城学院的人。在昨晚记住了秦尧的面貌,而今天白天则不动声色寻找,并且轻易找到了秦尧。

另外令凶手主动找上门来的原因,也不一定完全是因为砸砖头而报复,还有一种可能。

【妖子曰】读而不评则罔,评而不读则殆。

兄弟姐妹们,喜欢本书的情节就留下你的光辉足迹,活跃一下评论区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