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天然自信

    沈盈可真不客气,那只小手儿的四指还真就伸了进去半截。

秦尧有点撑不住了,心情颤抖,已经准备摊牌!妈蛋,宁死不受辱啊——关键是想装也快装不住了。

至于说摊牌之后怎么办,那就只能硬着头皮爱咋咋地了。

就在这时候,医务室进门地方却忽然响起了一道喊声:“沈老师?沈老师在吗?”

恩人啊!秦尧心中大呼。

果然沈盈也知道收敛了,但小爪子还是趁机向前抓了一把,这才嗖的一下收回,同时轻轻打了个响指。

刚才的精神催眠结束了?响指是结束催眠的印诀?应该是吧。

于是秦尧继续演戏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睁开眼,仿佛刚才的一两分钟时间完全不存在。从昏迷前一秒,完整跳过两分钟而到了现在。

完美!

沈盈还在捏着他的小腿,一路向上过了膝盖,延伸到了大腿内侧。

好吧,秦尧这次不用伪装了,身体自然反应也实属正常。他一下子坐起来,拎起裤子就蹬上了一只裤腿儿。“不行,老师我不治了。”

“出息!”沈盈妩媚地白了他一眼,“这才到哪儿呀,碰碰大腿就受不了,一触即发啊你,难怪虚成这样。”

呵,你倒是装得可以。没错,现在确实才到大腿,可刚才呢?

不过俩人儿各有心思,当然都不会说破。

恰在这时候,外面一道身影闯了进来。秦尧再度感到世事无常,这人赫然就是大二逼孔宰予!

这小子跑这里来干嘛?

而且看到秦尧正在穿裤子,孔宰予的眼睛有点发直。紧接着,秦尧脑袋里闪出一条信息——

“妒之念力+3。”

呵呵,竟然嫉妒了?吃醋了?

但尼玛不至于反应这么强烈吧?昨晚你对老子的爱意才加了一个点,吃醋时候却给了3个点,你占有欲挺强啊大兄dei。

当然秦尧心底再度发毛,这尼玛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,一个个的。

不过也还是赚了点,总念力值66了,数字挺吉利。

“尧兄果然在这里啊,身体无大碍吧。”孔宰予还是那么文绉绉的,但表情满是关切。

说实在的,从这家伙的脸上,真的完全感觉不到凶手应有的气质。要么就是秦尧猜测有误,要么就是孔宰予这小子演技太深。

秦尧对于对方的自来熟感到有点不自在:“还好,沈老师刚给看过,你怎么来了,还是身体有点不舒服?”

“不不,小弟是专程来看望尧兄你的。”孔宰予表示自己一大早就去秦尧他们宿舍,结果听老三说秦尧身体不好去了医务室。

“听闻尧兄身体不适,小弟心里极其不安,便赶紧过来看看,从没起这么早过啊,困死小弟了。哎,果然精气神不佳啊,昨晚天黑倒是没看这么清楚……”

你丫废话挺多。

而且咱们就是萍水相逢,甚至萍水一次还是因为捉你的奸,至于这么热情么?

无事献殷勤的感觉。

等等,从没起这么早过?现在都九点多了。秦尧有点愣:“九点多起床还是最早的一次?你们每天一二节都没课吗?”

“有啊,但有人帮我请假。其实我第三节课也起不来床的,嘿。”

真是个懒蛋,服了。秦尧甚至怀疑,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觉醒的遗族,怎么会这么困乏。难道就像秦尧这样,身子骨太虚?不像啊。

“对啦,晚上碧云轩116包间,小弟已经安排妥当,请尧兄务必赏光啊。”

秦尧有点无语,闷声点了点头。心道别看你现在装得像,老子可不怕你!现在已经66点念力值,足够我施展一次力字咒,外加释放一个三十点念力的大炮仗,炸死你。

而且秦尧也觉得好笑,心道沈盈不是正在搜寻学院里的遗族吗?得,就站在你眼前呢,只可惜你不知道啊。

所以秦尧此时对于自己的开挂能力也是相当满意的:简直就是一个人形雷达啊!只要对方是遗族,稍不留神就会被自己察觉出来,不管你表面隐藏多好。

看到秦尧拿起药告辞,沈盈笑意盈盈:“真的只采用药物保守治疗?小心落下病根儿,终身肾亏哦,那可就是*烦了。”

秦尧讪讪一笑,心道老子要是落在你手里,每天被你抽精伐髓,估计死得更快。

当他和孔宰予走后,沈盈脸上的笑容渐渐沉了下来。

“小家伙真是个演技派哦,差点就被你糊弄了过去。呵,我只打个响指,其实并未结束催眠,你就‘浑然不觉’地醒过来了?”

“要不是后面那个小子闯进来,我还真想拿住你好好检查检查,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构造呢。”

“竟然对我的精神催眠没有感觉,挺不错啊。”

姜还是老的辣,狐狸还是老的妖。

……

一整个白天,龙城学院里面纷纷扰扰人心浮动。

一个宿舍楼里连续四起离奇死亡案件,太吓人了。而且以前三起还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事件,但昨天这第四起是真真正正看到了作案的凶犯。所以,灵异案件一下子变成了个连环凶杀案。

在抓到凶犯之前,楼里面的女生是真的吓趴下了,说啥也不敢在里面住。有女生向学院提出来换宿舍,哪怕晚上大家集体住食堂,也说啥不敢住三号宿舍楼。

都住食堂肯定是胡闹,而且食堂那种大敞亮环境应该更不安全吧。但换宿舍楼也不现实,哪有那么多空余的楼房。

于是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仙儿想出了个馊主意:挑选身强体壮的男生组成学生护卫队,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护花大队,在三号宿舍楼的每个楼层都安排几个。一旦有歹徒进来,这些男生可以冲在前面。

这种晕晕乎乎的方案竟然获得通过,可见校领导也是病急乱投医了,但凡能稳妥一点的办法就都会采用,先试验一个月再说。

老二有点兴奋:“一共挑选二十名男生当护花使者,分成五个小组,每个小组四个人,每层楼一个小组。我勒个去的,可以正大光明地入住女生宿舍啊,单身狗的好机会。”

秦尧面无表情:“贪色不怕死是吧?再说人家要挑选身强体壮的,你又不行。”

“怨之念力+0.5。”

呀呵,看来老二一直对自己的文弱形象很在意啊,虽然平时不怎么说。

不过这个哀之念力还是第一次搜集到,这种念力应该说不是在怨秦尧,而是老二自己哀叹自己。

老四:“你也不见得行啊,那么虚。”

老三:“学院又不知道他虚,再说咱们太虚老大可是学院足球队的正印前锋,体育健将。”

事实上学院就是这么挑选的,首先是在武术队里挑十来个,其余再挑选其他体育社团的尖子。秦尧虽然不是武术队的,但他这种身强力壮的入选可能性很大。

“也就你们这些单身狗愿意去,我还不乐意呢。”秦尧笑了笑,“我在彩绘选修课上已经莺莺燕燕烦死了,不厌其烦啊。”

“妒之念力+0.5;”

“妒之念力+0.5;”

“妒之念力+0.5。”

呵呵,老二和老四就算了,老三你又不是单身,你嫉妒个啥?我看你和白小洁天生一对儿,都不是啥单纯货色。

秦尧:“再说别把这种事当成香艳的好事,毕竟是连环凶杀案,去了之后是玩儿命冒险。”

老二摇头晃脑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要说以前怀疑闹妖怪,我估计就算老四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也不敢去——谁不怕鬼啊。可现在一旦说是凶杀案,而且目击了逃走的罪犯,呵呵,谁还怕啊!一个楼里面二十个男生,每个小组也都有四个你这样的体育健将,还打不过一个罪犯?”

四个整天运动的二十岁左右的大小伙子,再都准备好棍棒,以及考虑到随时都能引来数不清的后援力量和持枪警官,估计面对世界拳王也敢一拥而上。

秦尧心中暗叹:可凶手并不是“人”啊,说他是妖怪还真没什么不妥的,毕竟已经远超人力范畴了。

希望那些男生们不要大意。

至于秦尧本人,假如没有被学院选中的话,他也会主动请缨。正义感是一方面,主要是他觉得自己毕竟是觉醒的遗族,多少还是有自保能力的。

当然,要是今晚能确定孔宰予真的就是凶犯的话,估计就没那么多麻烦了。不知哪来的自信,秦尧明明只是刚觉醒的遗族,但却有种天然的优越感。

面对林教授和沈盈这种高境界的可能还会有些敬意,但是面对同境界的,他总觉得自己根本不用畏惧。

事实上他以前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,平时踢足球就算遇到最弱的鱼腩球队也会全力以赴。可是偏偏在面对遗族这种生死大事上,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。

因为他自己不知道,连林雪宁也不知道的一点是——真龙族具有天然的、压倒一切的血脉自信!

别觉得秦尧面对林雪宁和沈盈的时候稍微有点谨慎,就觉得那是怂——错!大错而特错!

在实力分明、一境一重天的遗族世界,每一个境界之间都是压倒性的绝对优势。低境界的面对上一境界的强者,能勉强保持镇静就不错了,更别说刚刚觉醒就敢触发咒法进行偷袭。

那种压制是本能的,天然的,犹如食物链上老鼠怕猫一样,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。

所以说觉醒了真龙血脉的秦尧,真的有点另类,自信心有点爆。至于面对同境界的凶手,哪怕对方觉醒已久,秦尧也只是做到不大意罢了,但根本不怕。

而且这也不仅仅是胆子的问题,同时也跟实力有关。换做别的一般刚觉醒的血裔,无论如何也伤不到林雪宁这种嫡裔,但秦尧已经勉强做到了。

但需要知道的是,当时秦尧的念力很少,触发的并非他本境界内最强咒法呢。

因此面对孔宰予,秦尧没什么心理负担。

“老四,晚上孔宰予请客,你陪我一起去。”老四人高马大力量足,就算不是遗族,但天然还是比较能打的,多少能帮个忙。文静的老二和瘦弱的老三就算了,去了只能耽误事。

老四摇头:“不吃那小子的饭,烦他。”

秦尧:“我是说万一我想揍他,可能需要你帮我按住他。”

老四:“碧云轩是吧?几点?”

刹那间,秦尧脑袋里又浮现出一条信息——

“喜之念力+1。”

不用猜,肯定来自于老三。这货虽然和白小洁握手言和,但肯定依旧心有芥蒂,也肯定想看到孔宰予挨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