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好凶残的女人

    半推半就,秦尧跟着沈盈进了里面的检查室,躺在了那张病床上。

而后沈盈告诉他,她所使用的方法是传统的经脉检查,但又和一般国医有所不同。

只不过让秦尧感到别扭的是,检查还得解开上衣,露出光溜溜的上半身。一男一女躲在在狭小的检查室里,唯一一个护士还在二楼整理什么病例档案,太尴尬了。

沈盈倒是不觉得难为情,大大方方地在秦尧肾脏两侧按了一阵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法,难得一见的严肃说:“虚大了,比上次拿药时候更虚。年纪轻轻这么虚,说没做坏事谁信呀。”

真没做坏事……但秦尧又不能说自己被林教授吸了肾阳,那就等于把林教授给暴露了。吸阳啊,说出去就跟妖怪一样,估计连警方得到消息之后都会纠缠上林教授,毕竟学院这阵子怪事太多。

“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用不多久你就肾衰竭了,典型的未老先衰啊,不治不行了,把裤子脱了。”

“哈?”秦尧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脱裤子?就在这里,孤男寡女的?

而且我上身都已经脱了,要是裤子再脱掉的话……你到底是给我补肾呢,还是让我更进一步大泄一场啊?

沈盈不屑地撇了撇嘴:“想什么呢?我有特殊手法,给你按摩足少阴肾经。每天按摩十来分钟,连续一周之后,保管你恢复个七七八八——当然前提是不能继续放纵自己了。”

还有这种办法?神医吗?

但不必要脱裤子吧。

可沈盈说了,脱了裤子肯定按得更精准,力道渗透到经脉穴道里也更透彻。“又没让你脱干净,留条秋裤也行。”

“可我没穿秋裤……”

“那就没办法了,内裤总穿着的吧,哈哈哈。”

很好笑吗?姐姐你也太大大咧咧了吧。你这么一笑,更吓得我不敢脱了。

“还是不要这么麻烦沈老师了……”

“医者仁心,当我还占你便宜呢?真是的,大男人家的利索点!都像你这样,产妇遇到男产科医师就不生孩子了?男人遇到女护士就不割包皮了?”

理由竟如此堂皇,秦尧无言以对,默默解开腰带。

可当他的裤子才刚刚褪到腿弯,脑袋里就出现了一条消息——

欲之念力+1!

啊?姐,说好的医者仁心呢?说好的不占便宜呢?虽然我的裆量大了点,但你一下子就给我奉献了一个点的欲之念力啊。

一个点,按说正常女人到了兴奋极点也才能给这么多的念力吧。你是真能掩饰压抑自己的表情啊我的姐,装得那么淡定,看上去只是微微眯了眯桃花眼,哼。

秦尧已经开始犹豫,要不要再把裤子拉上去了。

“扭捏的像个大姑娘,还怕我吃了你呀小老弟!”

“嗯……”秦尧真怕被她给吃了。

“嗯你个头呀,快脱!”沈盈不但嘴上说,手头也没闲着,扯着秦尧的裤脚一下子给脱了下来,“要从你的臭脚丫子开始揉捏按摩,你当我乐意啊真是的。喂,以后内裤买更大一点的,影响发育哦——我可是以一名医务人员的专业眼光来说这件事的。”

专业你个鬼。

秦尧真的想挣扎起身了,但哪知道这时候忽然脑袋里面一震。只见沈盈的眼睛一眯,似乎有些淡淡的念力波动传了出来。

精神类的咒法?

!!!

秦尧注意到,刚才沈盈说是捏他的脚,但在床尾他双脚前却做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——两小指和无名指勾结,与竖起的两中指相抵。两个食指分别贴在中指背面,而拇指依附着食指。

秦尧很清楚,这是施展咒法所需要的印诀!

不论施展什么咒法,都需要咒文,同时还辅助以形形*的手印或指诀,后者统称为印诀。

只不过秦尧的《九字真言咒》至简至朴,伸出个中指就能施展,而且咒文也是单字,故而比一般咒法高明了太多。

要是换做一般人,或许未必能注意到沈盈那娴熟的手法,毕竟他躺在那里,而沈盈在他双脚对面,而且精神类咒法只需默诵而不用念出来。

但他有过经验,也微微感觉到了念力波动。昨晚林教授也曾施展过,当时秦尧还以为她在抛媚眼儿呢。

后来为了消弭尴尬,林教授在成功绘制了心相印图腾之后,也解释了这一点。

因此秦尧知道,当时遇到那种轻微念力波动的时候,是对方在向自己施展精神类咒法。

只可惜他是精神类咒法全免疫啊,不然不知道能够吸收多么可观的念力呢。

但是有失便有得,还是得的多。精神类咒法全免疫,这几乎算是一个开挂般的超级能力了。

就好像现在,沈盈的咒法其实对他没任何作用。

而现在秦尧心里却在惊讶:妈个蛋啊,她竟也是个觉醒的遗族?

这到底是个什么混账世界啊,怎么妖魔鬼怪遍地都是的感觉啊。自打秦尧觉醒,昨夜识破了孔宰予,今天又见识了沈盈……是不是遗族的数量其实很多,一直都隐藏在我们中间,只是我们没察觉?

有这个可能。

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,秦尧必须赶紧想出应对之策!沈盈这个人简直比林教授还可疑,鬼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来路,秦尧可不想让她知道他也是个觉醒者。

下面该怎么做?他真想通过手机问问林教授,再补充一句“在线等、急”的字样。

一切都来不及了,只能随机应变。而幸好秦尧从林教授那里见识过精神类咒法的作用,知道这东西多半是给自己施加幻觉。

恰好这个时候,沈盈身体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秦尧一侧,并伸出手在他眼前轻轻晃了一下。

呵呵,这动作,不是在检查我是不是被迷幻了吧?赌了,老子就配合一下!

于是秦尧假装双眼迷离,并没有任何反应。

紧接着沈盈就微微抿嘴一笑,似乎自言自语:“小屁孩儿,脱阳都脱成人肉干了,不是撸得多就是被采得狠,自己干了这么多羞羞的事情,倒装得跟个纯情少年一样呢。”

妈个蛋,你才装呢……但秦尧没动静。

随后沈盈笑着将一根手指点触在秦尧眉心,笑问:“问:有没有人用你采阴补阳?”

我勒个去,催眠之后问问题吗?怎么演下去?

秦尧真的只能继续赌下去,一条道走到黑。尝试着和电视上被催眠的那些镜头一样,有点机械地喃喃道:“没有。”

“不可能,那你怎么会这么虚,而且时隔几天就虚成了这样!”沈盈哼了一声,又道,“问:那为什么你变得这么虚?”

秦尧:“我和女友每晚三到五次,或者,自己撸……”

呼……沈盈叹了口气,似乎有点失望:“还真只是个性瘾者啊,那你小子也搞得太没节制了。哎,本以为能揪出一个同行呢,这些天总觉得有觉醒者在这个学院里活动呢,让我抓住非得让他欲·仙欲·死……”

佯装昏迷之中的秦尧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,心道估计可算是糊弄过去了。但就在这时候,他脑袋里忽然闪出一条惊人的信息——

“欲之念力+22。”

!!!

好家伙,念力好强啊。

要知道,一般血裔也只能给秦尧贡献顶多20点念力,无论是哪个类型的念力。

而像林教授那种更高级别的嫡裔遗族,在被炸成那样的愤怒状态下,才能超过20的数值,一次性给秦尧贡献了29点念力值。

这倒好,沈盈一次给出的欲之念力也超过了20,看来也是个嫡裔了,好猛啊,和林教授一样深藏不露呢。

这倒好,秦尧体内的念力值竟然积累到了63点了,好丰富啊。晚上就算有什么意外发生,秦尧也更有信心底气了。

当然秦尧这时候才明白,刚才脱裤子一刹那给自己的1点欲之念力,根本不算什么啊。

放在普通人身上,一个点的“欲之念力”可能是裆妇银娃级的反应,但在一个精神类嫡裔身上无非就是心思一动罢了。

只有像现在这样,一下子给出了22点才……咦,等等,她究竟要干嘛?

!!!

秦尧瞬间回过神来,大呼不妙!

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,一只盈盈小手就放在了秦尧那XXXL还嫌略紧的内裤上。

“内容好丰富呀,嘿……”沈盈的笑声软而滑腻。

手更滑腻,已经向上送到了内裤的松紧口,做好了探进的准备。

天哪,这个女人太凶残了!太可怕了!她是魔鬼吗!

哪怕秦尧都已经虚成那样了,可下面竟还是忍不住有点小反应。

当然幸亏也是虚得狠了,否则放在以前肯定已经展现出了勃勃生机,那样就不是装作昏迷的状态了。

即便如此,对尺码估计非常敏*感的沈盈还是怔了怔:“咦,幻迷之中被摸一下,竟然还能有点小反应?不愧是重度性*瘾症患者,你是有多色呀小老弟。”

我?

色?

纯洁的小老姐,你确定有资格这么说我吗?

当然秦尧也有点小慌,因为沈盈要是继续下去,真的将手探入来一个五龙盘柱,他就算再虚也得强硬起来。

那么自己身为遗族、而且对精神类咒法免疫的事情就会暴露……

从现在来看,沈盈绝不是盏省油的灯。要是被她发现了这些,不知道会出多少妖蛾子事情?

刚才她自己也说了,要是找到了学院里潜藏的遗族,会“让他欲·仙欲·死”。虽然不知道怎么个欲·仙欲·死法儿,但肯定不怎么好受。

但是面对一个嫡裔遗族,秦尧根本没什么信心。再说了,刚才那念力未必是沈盈最强状态,鬼知道她的上限在哪里?究竟有多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