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爱!

    当秦尧带着老三他们冲到校门口的时候,两个警官刚检查结束,白小洁和那个男生也刚走进来。

看到了老三,白小洁略显尴尬。

而秦尧则注视着她旁边那个穿风衣的男生,中等身材、身材偏瘦,还真和那个凶手差不多。当然容貌无法对比,因为当时凶手戴着面具,至于衣服什么的更有时间更换,没对比价值。

但是本能的,秦尧觉得这家伙可能不是凶手。因为……怎么说呢,这小子长得白白净净的,没有丝毫凶气。双眼单纯得像个二逼,笑起来还有点迂腐书生气。多多少少有点娘里娘气,因为长相阴柔,甚至有点妩媚。

不可否认,这小子长得总体上挺……挺漂亮的——假如漂亮二字适合形容男人的话。

简而言之一个词——娘炮。

真不太像那个凶悍的凶手,除非这家伙特别能伪装。

而看到秦尧他们四个来者不善,这个风衣男生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气氛有点尬。

老三率先忍不住:“白小洁,你不是说班级有安排吗!”

白小洁眼神闪过一丝慌乱,干咳一声说:“是有安排,但是班级活动结束之后还有时间,我就和朋友一起出去买点东西。怎么,我连买东西的自由都没了?出个门儿还得跟你汇报吗?倒是你,带着三个兄弟来干嘛啊,找事儿吗!”

呀呵,这女人倒打一耙挺顺溜。

老三遇到事儿就有点口拙,秦尧代他说:“我们三个跟着来不是闹事的,相反,是怕闹出事才一起出来的。不过你既然推辞了老三,却又跟着一个男生出去,这么晚才回来,我想你得尊重老三的感受对吧。就算是普通朋友出门,也该跟老三打个电话说一声。”

白小洁:“走的急,电话忘了打了。”

你倒是忘得干净。

那个风衣男生听出了问题根源所在,一开口就是一股酸溜溜的书呆子气:“非也非也,这位学长不要怀疑我和小洁学姐的清白!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们两个可是清者自清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秦尧忍不住怒喷。老子当然不至于对付一个女人,但真以为不会揍你这个插足的第三者吗?何况还是个娘炮。回头不当着不远处两个警官的面,看怎么收拾你小子。

风衣娘炮竟然忍得住斥责,连连点头:“这位学长好霸气,威武威武。小弟是大一中文系的孔宰予,多多指教。”

你……你特么脑袋没病吧?在抓你奸夫现场呢,你来这里套交情来了?

老三则继续盯着白小洁,气不打一处了来:“小洁,你要是找个优秀的家伙也就算了,可你看看这玩意儿,简直就是个书呆子型的娘炮,哪里值得你多看他一眼了?!”

白小洁没来及说话,可是心思单纯质朴的老四单刀直入:“比你有钱。老三,这小子单是外面一件博柏利风衣就得两万多。”

好直接的解释,老三瞬间感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秦尧觉得假如这句话是自己说的,老三能给自己贡献起码一百点怨之念力。

孔宰予马上“谦虚”地摆了摆手,哪知道老四眼尖嘴利道:“还有那块江诗丹顿手表,没看准啥型号,但这个牌子没有十万以下的。”

又是一万点伤害,老三心痛得无法呼吸,以至于秦尧和老二都开始有点心疼老三了。

但老四这个憨货更进一步,指着白小洁手中的女包儿说:“香奈儿的新款,估计是这个孔宰予送的吧,白小洁自己买不起的。”

白小洁是买不起,但你老三更送不起。

伤害再加一万点!

老四把话说这么明白,以至于大家反倒都没话说了。

是,人家孔宰予娘炮,看起来没男人味儿,也可能没啥本事,但……但人家有钱啊。

有钱,这是多么简单粗暴的优势啊。

孔宰予连忙摆手解释:“不不,各位学长想错了。小弟刚刚加入学生会,小洁学长热心帮我好多事情了,小弟心里过意不去,这才买个包包表达感谢,绝无其他意思。至于回来较晚,是因为小弟的车跟别人不小心刮擦了下,协调处理了一段时间,这才耽误到这时候呢……”

大一新生还有自己的车……尼玛又是一万点伤害。这种装逼于无形的打击能力,老三真的无法招架。

秦尧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孔宰予估计真就是个有钱烧包的富二代,也可能真的对白小洁没啥意思。大一新生没啥生存经验,遇到一个关心自己的学长,肯定非常感激。只不过平时出手阔绰习惯了,一个简单的感谢就是一个香奈儿的包儿。

但问题是你白小洁可不是大学菜鸟了吧?人家送,你就接?不知道一个女生接受男生这么贵重的礼物,往往带着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

再加上故意背着老三,还是孤男寡女一起出去,这正常吗?

所以秦尧断定:孔宰予这货是无心,但白小洁却肯定是有意了!这小娘皮一定是觉得孔宰予这种富二代容易勾搭上手,所以已经有了移情别恋的想法儿。

现在怎么办?要是白小洁迷途知返道个歉,说不定老三也可能接受,说到底也就是处事不当、误收了别人礼物。那么秦尧要是再搀和的话,就有点破坏人家关系的嫌疑了。

虽然秦尧觉得白小洁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珍惜,但最终决定还得老三本人做出。

秦尧:“老三,事情大体就是这样,你先回去仔细考虑一下,白小洁你也回去休息,有事情你和老三明天再谈。”

有一个晚上的冷静时间,双方做出的决策也会更理智。

白小洁点了点头,因为她也不想在校门口丢人现眼。而孔宰予则连连拱手道谢:“这位学长一看就是明白事理的,多谢理解。对了,没请教这位学长高姓大名?”

日哦,懒得理你了。

不过从孔宰予的眼神可以看出,这货单纯得像二逼一样,估计还真的是想跟秦尧交个朋友呢。

遇到这种极品货色,真尼玛无解。

白小洁也顺便说:“谢谢尧哥理解。”

我理解你一脸!我只是不想让老三多受伤害,也不想让老三在冲动之中盲目决定而后悔罢了。我做出的任何决定,跟你没一毛钱关系好吗。

秦尧转身离开,老三则有点失魂落魄,老二和老四则狠狠瞪了孔宰予和白小洁。

可就在秦尧他们走出没有五步远,他脑袋里竟忽然出现一条信息——爱之念力+1。

爱!

秦尧懵逼了,这尼玛又是闹那样呢?!

两年前大家刚认识的时候,白小洁确实对秦尧有些好感——校草的称呼不是白给的。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秦尧对她根本不来电。而后来老三则加大了攻势,最终和白小洁走到了一起。

这些都无所谓,当初谁都有暗恋某个人的权利。但问题是,你白小洁都跟老三交往一年半了,现在咋还贼心不死呢?

难道说今天只是帮她解围一下,在校门口给她一个下台阶(虽然秦尧只是为了老三考虑),她就对秦尧产生了这么浓浓的爱意?

那你简直就是见一个爱一个啊,你的爱也太随便了吧。

要不是觉醒之后能够准确感应到别人的念力,秦尧还真不敢相信。

所以对于这份莫名其妙的爱意,秦尧没有丝毫的喜悦,反倒暗暗恶心——姐们儿,你是我兄弟的女朋友好不好?而且咱们刚才是来捉奸的,啥场合啊还有心情水性杨花,心里就没点B数吗?

这女人,简直不可理喻、没羞没臊。

白小洁看了秦尧一眼,低着头匆匆奔向自己的宿舍。不过并未将手中的香奈儿手包还给孔宰予,就从这一点,秦尧就断定她和老三之间根本没戏了。

算了,不值得,只希望老三晚上能想得开吧。

孔宰予则踩着小碎步跟上来,因为他的宿舍和秦尧他们挨着,男生们的几个宿舍楼都在一个片儿区。

虽然秦尧他们四个都不爱搭理孔宰予,但孔宰予这货还是混不吝的尾随。估计真的是不做亏心事、不怕鬼敲门,更不怕挨揍,所以脸皮厚得可以。

“你妹的,离我们远点!”老四又晃了晃粗壮的胳膊。

孔宰予讪讪地笑了笑,让双方的距离拉长到了十来米。直到秦尧他们到了宿舍楼,这货才挥了挥手向秦尧道别:“学长们再见,明天小弟在碧云轩请客,为今天的误会消除而小小庆祝一下,请各位学长务必赏光哈。”

赏你妹……

老三他们都懒得搭理,唯独秦尧勉勉强强点了点头,算是好歹有个回应。有道是挥手不打笑脸人,孔宰予就是傻了点,但这货看起来不坏。这小子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示好,搞得秦尧都不好意思让他热脸怼个冷屁股了。

孔宰予看到了回应,顿时高兴地道别。

与此同时,秦尧脑袋里又浮现出那样一条信息——爱之念力+1。

哦?

等等,尼玛!

日哦,白小洁早就走没影儿了啊,肯定脱离了秦尧搜集念力的范围,咋还有爱之念力呢?

到底谁给的?

无论是校门口还是这里,秦尧在这两个地点同时有交集的人物,只有同寝室的仨货外加这个孔宰予对吧。

同寝室仨货肯定不会对秦尧有这种想法儿,对吧?

那么……

联想到孔宰予那有点娘炮的模样和气质,以及孔宰予连续热情地攀谈和邀请……秦尧禁不住打了个冷颤,遍体鸡皮疙瘩。

浑身一颤,整个世界索然寡味。这世道,太特么没节操了。

等等!当秦尧从节操的思维之中跳出来,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。猛然转身,但孔宰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的拐角。

这小子问题很大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