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冻龄女神

    林雪宁,女,32岁,龙城学院美术系、乃至整个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。

此时的她正严肃不苟地拿着特制的软毛画笔,在秦尧健壮而光滑的后背上绘制图案。旁边是十九个来自各个专业的女生,一个个都看得目不转睛。

不可否认,除了彩绘本身,校草级别的秦尧也是她们关注的重点。在这些女孩子当中,至少好几个都对秦尧抱有极大的好感。特别是看到秦尧那接近专业运动员的活力身躯后,好感度又提高了两个层次。

虽然这是个看脸的社会,但一副好身板儿依旧具有它应有的价值和诱惑力。别的不说,至少这副身板代表秦尧基本具有坚持不懈、生活自律、运动阳光等特质。

当然,秦尧的颜值也相当说得过去。俊秀的相貌,一米八的身高,加上健壮匀称的身材,自然是多数女孩最喜欢的类型。

唯独林雪宁教授似乎对他无动于衷,或许这也是大龄熟女对年轻小伙子的正常态度。除了刚开始秦尧脱去上衣露出护身符的时候,林教授稍微露出了一点点好奇,而后就古井不波地开始授课。

她穿着一条宽松的七分裤,下面是一双黑色的平底儿时尚小皮靴。身高一米七二、三围达到黄金比例的她,已经不需要用高跟鞋来为自己的S型体型加分。

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简约庄重。一袭如瀑的黑发有点随意的束在脑后,和白色衬衫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反差。

总之林教授的穿着特点就是简单、大方却又得体,而且她在化妆上也秉持了这一特点——只有很浅很浅的淡妆,淡到几乎素面朝天的地步。但越是这样,就越是显示出她的丽质天然。

比如那红红的嘴唇,就算不涂口红也比别人红艳;还有瘦长脸颊上那对迷人的眼线,就算别人用眉笔刻意去划,也画不出那么优美的线条。

足以让其他女人为之嫉妒的天然美。

不过在秦尧看来,身体的美丽远不如内涵美更加令人沉迷。比如林教授那出尘的冰山气质,以及满腹的学识和精湛的绘画技艺,都让他由衷佩服。

就好像现在,他就算看不到自己的后背,也能感觉出林教授那笔走龙蛇的恣意洒脱。那是一种信手拈来的自信,别的任何女生在他后背上作画,都绝对达不到这种大师级的境界。

“静心!”林教授在背后说着,画笔在秦尧后背上游走,其娴熟的手段令那些女生们叹为观止。

最后一笔轻轻一扬,一个完整的图案宣告完成。图案是一头奇异的怪兽,牛头虎身而且带着翅膀,造型怪异但却浑然天成,毫无违和感。辅之以其他的神秘纹路,在灯光下显得深沉而含蓄。

这么一副图案,换做别人至少需要大半天的功夫,但林教授只用了半个多小时便轻松完成,速度惊人。

“图案轮廓完成,赵琳你来填充颜料。”林教授的音线和她的容貌一样美,也一样的冷。白皙的手指将画笔放在一边,站在一侧静静观察指导。优美的身体曲线被白衬衫衬托得毫无人性,要不然秦尧刚才也不会心猿意马。

而听到赵琳这个名字的时候,秦尧略显躁动的心情马上又冷寂了下来,甚至有点不自在。

赵琳这妞儿倒是对秦尧极有好感,只是秦尧对她没有任何感觉,甚至有些排斥,典型的剃头挑子一头热。

身体微胖、相貌其实挺不错的赵琳乐坏了,看着秦尧那健美修长的上半身,她禁不住眼睛冒光儿。要不是顾忌着身边有老师和那么多同学,估计赵琳能伸出手去摸两下。

“大姐,拜托你快点行不行。”秦尧度日如年。

旁边一个女生哈哈笑道:“赵琳这才画了几分钟呀,刚才林教授绘制了半个多小时,也没见你嫌时间长。”

林教授冷冷地瞥了这个多嘴的女生一眼,顿时吓得这个女生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多说话。

她就是位冰山美人,冷不可近,高不可攀。淡淡然一个眼神,便仿佛道出了对这个世界的微微厌倦,令人退避三舍。

……

课程终于结束,女生们一个个叽叽喳喳地回寝室了,而秦尧却要帮着林教授收拾画笔颜料之类的教具,并且送回林教授的办公室。

或许这也是录取一个男生的又一个原因吧,毕竟总会有点体力活儿要干。

抱着教具,跟在林教授的身后。前面这具曼妙的躯体在走动时候轻轻扭出了令人心情荡漾的节奏,以至于秦尧有点轻微的恍惚。

林教授却似乎毫无察觉,将课本抱在饱满的胸前信步前行。路过女生三号宿舍的时候,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面色凝重地扭头看了看这栋看似普通的六层旧式楼宇。

“老师?”秦尧也停下了脚步,“你是在想那件事吧?”

林教授点了点头。

这些天来,三次离奇的死亡事件都发生在这栋宿舍楼里。

假如只有一起还可以说是偶然,但半月之内出现三起就让人不免浮想联翩。更何况三个坠楼的女孩原本并不认识,毫无关联。

秦尧:“有人说咱们学院闹了妖怪。”

林教授并未说话,但却也没看到她感到害怕。这座冰山依旧沉静,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的表情发生改变,哪怕是那些能够把小女生吓得惨叫的诡异事件。

这或许也是熟女气质的一部分,淡定,从容。

她继续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秦尧则回头看了看三号宿舍楼,黑暗之中显得越发阴森。当然这应该是心理因素,秦尧这么安慰自己。而后快步追上林教授,笑道:“老师真大胆,听到这种事情都不害怕。”

“哪有什么妖怪,荒诞不经。再说不是有你这位男子汉陪着我吗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秦尧也搞不懂,老师这句话究竟是不是带有一点特殊的小暧昧。从不同的角度解读,或许会有不同的答案。

吃不透意思的秦尧于是只能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终于到了办公室,由于是晚自习的时间,教师办公楼里并没几个人。寂静深夜里单独相处,总不免让人有点想入非非。

看着林教授俯身收拾办公桌的美妙身影,秦尧不知不觉竟然有点恍惚,甚至意识开始有点涣散。特别是林教授扭头和他对视之后,那双冷漠之中带有三分邪魅的眼睛,瞬间击垮了秦尧的心理防线。

仔细看的话,秦尧的眼睛已经变得无神,瞳孔也有点扩散。身体软软地向后躺下,直至昏迷在了沙发上。

林教授则静静走到沙发前,优雅地歪着脑袋看着他。地面上,灯光将林教授的影子扭曲,渐渐幻化出一个诡异奇特的形状。

似乎不像是人类的影子!

而后她缓缓低下头,将诱人的红唇轻轻贴在了秦尧的嘴上。刹那间,周围的空气都似乎有点扭曲恍惚。

无法理解!

林教授似乎异常享受这样一个过程,连呼吸都仿佛加速了几分。胸脯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,却又不舍得睁开双眸。

于是在她白皙的双颊上浮现出了一点点红晕,气色更足。

相反,秦尧昏迷中的脸色却更加惨白了一些。

肾虚公子仿佛更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