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番外2

    其实除了明落一行人之外,寻梦岛上,还有两个人——睿月和明月公主。

    他们生活在岛另一端的竹屋里,始终处于被软禁的状态,他们都只有明魄初期的灵力,所以也无法在夜知寒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。

    睿月倒是活得自在,他整日宅在竹屋内,练练书法,画点写意水墨画,读些古籍,没事在岛上散散步赏赏花,偶尔还能远远的看到明落等人生活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位隐居世间的文人,不争不抢,淡泊如谪仙。

    明落倒也没有亏待他们,虽说是软禁,也给到了他一定的自由,用度上也没缺他们的,采购的食材也会让小梧桐给他们送一份。

    睿月活得潇洒,但明月公主就没那么好受了。

    睿月是何风光的大能,如今却被束缚在这一方小岛之上,活得像个被世界抛弃的井底之蛙。

    曾经的睿月,天人之姿,神涌之境,现在却只能当个明魄境界的小妖。

    明月公主不服气,整日都在为睿月鸣不平,但却又无计可施,只能好生服侍睿月。

    “阿月,你可曾后悔跟着我?”睿月停下手中的笔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从不曾后悔!”明月公主信誓旦旦的说,只要她能看到睿月大人,能服侍在他身畔,就算过贫民生活,她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可是睿月却很后悔,他不动声色,漂亮的桃花眼如画中仙人,如果万年前,没有夺舍明落,他会不会也成融入他们的生活?

    那日,明落大婚,整座寻梦岛都张灯结彩,只有睿月这里清冷异常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素白的发带,发带上绣着腾云的白鹤,下面缀着漂亮的流苏,万年前,他送给明落一根蓝色发带,自己又留了一根同样的白色发带,可惜,这么多年,他从来都没有勇气戴上它。

    本是一双,如今却只剩一根。

    睿月自嘲的笑了笑,又将发带揣回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边,小白慢慢长大,他不再像儿时那般咋咋呼呼,反而长成了成熟稳重的大小伙子,也不知是不是明落的错觉,这小子,似乎有意在学夜知寒的行事作风。

    “白哥哥,你笑一个呀。”茜儿逗弄着手里的小玩意,展示给小白看。

    “小白哥哥,你笑起来很好看的,就和我娘似的。”小白反应不大,茜儿不依不饶,这些大人真奇怪,情绪总是藏起来,就连长大的小白哥哥,笑得也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一定要让小白哥哥过得快乐,这不,茜儿就带着新奇的小玩意来逗小白了。

    茜儿说得对,从外形上来看,小白倒是有点神似白芊芊,一身英武之气,眉眼俊秀,毕竟是血亲,长得像也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虽然小白已经和虎族认亲,但在他心里,明落和夜知寒,才是他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夜知寒救他危难之间,给他重新生活的机会,恩如生父。而明落,则是他最敬仰的师父,一辈子的师父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他心里还要再加个小丫头,这个让他头疼不已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茜儿已经十几岁了,可依然没头没脑的像个小孩子,活泼任性,嚣张跋扈,对小白更是毫无防备,总是对他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“小白哥哥~”茜儿忍不住撒娇,从背后搂着小白的脖子,像个挂件似的缀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茜儿,我要回落霞殿处理事务,别闹。”小白柔声劝慰。

    “那我和你一起!”一听小白要走,茜儿情急之下,直接用腿盘住他的腰,整个人都扒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幸亏茜儿在他身后,不然可就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魔族不同兽族……”小白细细哄着茜儿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去哪我就去哪,不然我就不下来了。”茜儿认死理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小白,你让她去吧,就当是看看眼界。”明落看不下去,出来劝人。

    “耶!!!”茜儿兴奋的跳下来,一下扑进明落怀里,“我就知道,干妈最疼我了!”

    小白闻言,只好带着茜儿同行。

    落霞殿实力滔天,夜知寒正在教小白如何掌管下面的分舵,他也将小白视如己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于明落和夜知寒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在溯玛大陆和人类世界畅通无阻,一边是他们自己的奇幻生活,一边是伊芙和明磊的现代化生活,她经常带着夜知寒回去拜访她哥。

    说是拜访,实际上不过是个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回去吃点好吃的,买点用品。

    有时候还会带上别人体验一下人类生活,比如带着白芊芊去逛街,带着鬼梦去旅行,还带过小时候的小白和茜儿去游乐场。

    当然,每次都要带上贪吃的小胖桃,让它一次吃个爽,最近胖桃馋上了火锅,总缠着明落再回一趟人类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最喜欢人类世界的,那肯定是溯玛长老了,他时不时的就来找明落咨询人类世界的问题,还有样学样的使用起了电脑,沉迷各种主机游戏,真是活像个贪玩的老顽童。

    夜知寒嘛……

    外人面前是个冷漠又强大的冰山,明落面前却是个宠妻无度的好好先生,明落说什么,他几乎都会满足她。

    明落严重怀疑,她要是说想要天上的星星,夜知寒都得把凌空境叫过来给她召唤流星。

    “小寒寒~”明落故意叫的腻歪,吓得夜知寒脊僵直,每次明落这么叫,肯定又有什么鬼点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夜知寒回头,冰蓝色的眸子宛如明净的湖泊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试试这件?”只见明落举起一套素粉色的男性衣袍。

    夜知寒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粉色,未免也太娘了,夜知寒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嘛,很多人类男孩都穿过粉色,显得青春活力,有什么不好?”明落一边说,一边动手扒夜知寒的衣服。

    没一会夜知寒身上便多了一件素粉色的衣袍,因为明落给他穿得太快了,导致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他身上,根本就没穿好。

    明落生怕夜知寒跑掉,便坐在他腿上给他强行穿这件粉衣袍。

    然而实际效果,却让明落不禁猛吞口水。

    粉色衣袍之中,露出夜知寒健硕的肌肉,黑发凌乱的搭在肩膀上,薄唇微抿,白皙的肌肤如瓷玉般干净,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尤为勾人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明落本想用粉色衣服逗弄夜知寒,没想到夜知寒穿上粉色衣服之后,冷淡的气质当中反而掺杂了一丝妖孽之感,明落脑中闪过一个词:野性。

    夜知寒穿粉衣,非但不娘,反而尽显妖孽狂野之气,这就让明落遭不住了,她本就坐在夜知寒腿上,这下,逃也逃不开。

    夜知寒将明落拉进怀里,眼中明明灭灭,似乎在克制什么,他的薄唇又软又冰,明落被吻得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等明落回过神来,夜知寒已经箍着她的腰,将她放在了桌子上……

    (大结局)